性别修正计划02

作者: balance

第七章

“嗯……嗯……啊!”放学后的体育器材室,明明是一个无论是从时间还是空间维度来看都不应该有人的地方,此刻却充斥着淫靡连连的叫喊。如果此刻有好事者趴在器材室高高的窗户上向里窥视,就会看见一幅让人血脉贲张的春宫图:两个妙龄少女,一个趴在地上,翘着不算肥硕但却也初具规模的臀部,正把头埋在另一个女生的胯下;而躺在地上的女生则用双手死死捂住嘴巴,一双玉腿不时在冰凉的瓷砖地上蹬动两下,胸前两座雪白山丘则随着某种频率来回晃摇,看上去仿佛是在遭受什么酷刑,但如果把视角拉近一些,看到女孩子绯红的脸颊,听到她口中漏出的些许嘤咛,恐怕任何有常识的人都会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

趴着的是法丽姐姐,躺着的是我,安蕾娜。

“法丽姐姐……你怎么……这么会……的。”我好不容易压制住快感,勉强从唇缝间吐出这几个字。瓷砖地很凉,但再凉也压制不住我身体里升腾起来的欲火。

法丽姐姐抬起头,用手把散开的长发拂到耳后,紧接着笑靥如花地凑到我胸前,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怎么,我可是为了你特意从那种电影里学的呢,难道……你不满意么?”

不等我答话,法丽姐姐又说:“唉呀,你知道么小安蕾娜,这个世界上,命运会欺骗你,生活会欺骗你,人们也会欺骗你……”她的脸色突然由挑逗似的笑脸转变为浅浅的忧容,语气也变得低落,仿佛现在的双人欢愉不过是她灰色人生中带有明亮色彩的短暂一瞬。

“法丽姐姐……”即使是一向不擅察言观色的我此刻也感觉出事情有些不对,不禁紧紧握住她的手,像是表忠心一般对她说:“那个,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但法丽姐姐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姐姐,无论发生什么,安蕾娜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奇怪的是,法丽听到这话以后,居然捂住嘴“哧哧”笑了起来:“哎呀我的好妹妹,我还没把话说完呢,虽然上面那些坏东西都会欺骗我,但我的安蕾娜不会啊。”言毕,她伸出另一只手在我的乳头处狠狠地揪了一下。

我一下就明白了“安蕾娜不会骗我”是什么意思了,因为乳头那里……是人家的敏感带!!!

“啊~~”

由于为了说话松开了捂住嘴的两只手,再加上刚才那种语境让我放松了戒备,没想到法丽会给我来一手突袭,结果就是在这双重因素影响下,我发出了如同爱情动作片里一样的叫喊。

果然啊果然,最后还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明明都有好好捂住嘴巴的……谁知道……呜呜呜。

“哈哈哈哈哈已经一年多啦,小安蕾娜还是那么笨。”法丽姐姐眼见自己得逞,笑得合不拢嘴。“诶呀呀呀呀,就是因为小安蕾娜一直都这么笨笨的,才更有让人家玩下去的动力呀。”

“姐姐你!”我想要出口反驳,但把我们过往爱爱的记录在脑海里调取了一遍,发现我好像一直都是被动的那一方,无论是让我浪叫不断,还是让我高潮连连成为人体喷泉,法丽似乎“总有办法”,且这些办法都是一直在变,不断更新换代的。而我总是跟不上她所用的新套路。

这么一比,好像我确实是更笨的那一方哦……

那也不行,理不直气也得壮,可是我该说什么呢,要不就……万能公式吧。

“姐姐你讨厌死了!”我紧闭双眼喊出这句话,然后把头一歪,小嘴一撅,不让视线与姐姐对上。

“喔呦,全身都是软的,只有嘴还硬着呢。”法丽笑的更开心了,“难得我为了安蕾娜妹妹学了那种技巧,结果妹妹却嫌我讨厌……”她假装出一副被伤了心的模样,转身穿起被她放在一旁的白色文胸,“那既然妹妹嫌我讨厌,姐姐看今天就到这里吧。”

等会儿,我来这里找法丽是为了啥?不就是为了解决我无法高潮的问题吗?现在我高潮还没来,法丽却先走了,中间还被她那么玩弄,现在我身体里的快感已经如同山呼海啸一般,若是再不排解的话,恐怕……会死人的吧,怎么想都会死的吧。

“法丽姐姐等等!”

“唉,明明身为姐姐一直在努力让妹妹舒服,自己一点都没有享受到,结果还是被妹妹讨厌,我不是一个好姐姐…….”法丽还在碎碎念,但从她刻意放慢的穿衣速度来看,很明显她是另有所图。

“法丽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等一下,你不能……不能……不能管杀不管埋啊!”我原本是想找一个更贴切的词的,奈何做爱中的大脑智商归零,情急之下只好用这个词凑数了。

“你刚才叫我什么,我好像没太听清。”法丽站起身扣上文胸的扣带,回头睥睨着我,脸上还带着一抹玩味的笑容。

“姐姐大人请回来和我做!”

如果第一次闭着眼睛说姐姐讨厌是因为不占道理的心虚,那这一次闭眼说话则只是因为单纯的羞耻感,外加不想看到法丽得逞的笑容而已。

好吧,看来这次气势也彻底被法丽拿捏住了,虽说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人家也想当一回攻的说……

不过总感觉只要法丽还在,我就只能是小受呢,虽说有时候当她的小受也没啥不好的……

“暗号正确!”法丽飞速解开了文胸,直接扑到了我身上,没了胸罩的束缚,她的那对雪白山峰直接压在了我的胸上,胸前的粉红蓓蕾与我的乳头摩擦碰撞,下身那里也有意无意地接触着,再往下,一双嫩藕般的细腿在我的腿上不安分地磨来磨去,她的脚就在我的脚踝附近,十个脚趾不停活动,挠得我脚踝痒痒的。明明就比我矮,还天天说我俩一样高,这下原形毕露了吧。

不过从这个视角看,那两座山……真大啊,法丽说她都已经开始穿c了,哼,不就两坨肉大了一点点吗,谁没有啊,我一点都不嫉妒!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法丽已经双手环到我的后背,同时把脸贴近,直至我们的鼻尖相碰。这个距离下,我甚至能闻出她的洗发水是茉莉花香,她呼出的鼻息弄得我脸好痒,但我不反感,恰恰相反,我希望时间能永远驻留在此刻。

“谁是我最听话的妹妹啊?”法丽姐姐的瞳孔里满含笑意。

“是我是我是我,安蕾娜,安蕾娜永远永远都是姐姐大人最听话的妹妹!”我像在课堂上积极抢答的小学生那样回答着姐姐大人的问题,心理学中的破窗效应在我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叫姐姐大人什么的,果然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妹妹真乖,这是给妹妹的奖励哦。”毫无征兆地,法丽吻了上来,我自然也是轻启朱唇,想要与法丽紧紧的吻在一起,但这次不同的是,法丽刚张开嘴,就用舌头往我的嘴里送了一个东西。

“欢迎来到天堂,安蕾娜。”

“姐姐大人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这怎么哦哦哦哦哦去了去了去了要死了要死了死了呀啊啊啊啊啊啊。”我嘴里的药片刚一化开,一股电流就从嘴部传导到四肢百骸,先前积攒起的快感在那一瞬被彻底点爆,每一个细胞,每一束神经末梢都在肆意地喧嚣,尽情享受着这解脱的快感。下身有如大坝泄洪一般向外喷着爱液,两条腿先是不断蹬着空气,而后又绷得笔直,最后微微弯曲,彻底软了下来。

“哇,没想到这个在安蕾娜身上这么厉害,小安蕾娜不会变成傻瓜了吧。”法丽看着安蕾娜身下的小湖泊,一想到刚才安蕾娜足足喷了半分钟才停止,即使是百合老手的她也感到一阵后怕。

“傻瓜……嘿嘿……傻瓜……”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是躺在瓷砖地上,但却像躺在云朵里一样,感觉好温暖,好柔软,好舒适,好幸福。脑袋被彻底放空,什么都不去想,只需要体会肉体带来的快感就够了,这就是天堂吗?

“……这么厉害……不会……傻瓜……”

“傻瓜……嘿嘿……傻瓜……”我为什么要重复呢,为什么我会一边重复一边笑,我笑到底是因为我身体里残余的快感还是“傻瓜”这词本身,这些应该都不重要吧,毕竟我不想思考,也不能思考,傻瓜就傻瓜吧。

“唔,果然安蕾娜是水做的呢。”法丽伸出手指在地上蘸了一下,满意地看着爱液在地板和手指间拉出一道晶莹的白丝,随后毫不犹豫地把手指放到了自己嘴里“嗯,真甜,不愧是我妹妹嘿嘿!”

“嘿嘿……嘿嘿……”地上躺着的那个,可能过一会才能把魂找回来了吧。

两天后

“法丽姐姐法丽姐姐,你那天给人家吃的到底是什么啊?”课间休息时,我双手搂着法丽的腰部,站在她身后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像一只树懒一样紧紧黏着她。

“不——知——道。”法丽姐姐拖了一个长音,疲惫的声音中夹杂着无奈。

“呜呜呜,法丽姐姐是坏人。”法丽今天穿着一身夏季校服,纯白色的短袖紧紧裹住胸前一对丰满,甚至就连小腹也若隐若现,由于夏季校服的轻薄性,法丽里面穿的白色文胸也一览无余,若是再细心些,甚至可以看到双峰之间若隐若现的沟壑。下面是一件刚过膝盖的蓝粉色网格薄短裙,由于法丽是性转者的原因,她发育的比同班的其他女生还要好,因此短裙下方也就名正言顺的成为了全班男生都津津乐道的绝对领域。不过只有我俩知道,法丽的那片区域只对我开放。我偷偷撤下一只手,趁姐姐不注意偷偷伸到裙子底下。“坏人就要被安蕾娜惩罚!”

“哎呀!你个小坏蛋长本事了是吧,还敢捏我屁股。看我今天不把你吃干抹净!”

“哈哈哈明明就是姐姐错在先,还要怪我。而且——”我凑到法丽耳边“姐姐今天下面穿的是镂空的吧,我一下就摸出来了。明明上面穿的只是普通的白色运动文胸,谁想到下面会是这样的呢”

“你!还不是因为夏季校服太透明了,人家再怎么说也是要面子的嘛……”

“姐姐要是再瞒下去,我下一次的惩罚可就说不定是什么了哦”我装作一副反派威胁主角的模样,末了还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诶呀好啦好啦,我告诉你就是。”兴许是法丽终于被我磨得不耐烦了,最后还是松了口。

“姐姐最好了,贴贴!”

“贴贴,mua~”

教学楼某个隐蔽角落

“法丽姐姐,为什么要在这里说啊?”我被法丽强行拽到一个小角落里,看起来法丽似乎很害怕让别人听到这个秘密。

“你没法高潮这个症状持续多久了?”法丽开门见山。

“欸……我记得我没有告诉过姐姐我没法高潮啊?姐姐怎么会知道……”

“你是不是也注射了那种新型改造的药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还有一个大咪咪研究员来你家,诱惑你去跟她搞百合?”

“姐姐难道你也……”

“对,那个就是……我也中招了。”法丽把头甩到一边,但脸上的红霞仍然清晰可见。“谁让她那么大,还那么诱惑我,我一个不小心就……”

“噗嘿嘿,看来姐姐也一样呢。”我没想到平日里支配欲那么强的法丽在希芙雅阿姨面前居然是这样,应该说是一物降一物吗?

不对,以希芙雅阿姨的战力,应该是一物降万物吧……

“咳嗯,总而言之,我们俩搞百合这事肯定是被发现了,从那之后他们就送来了新型的药剂,也就是那时候开始,我就发现无论是后庭还是前面,不管如何玩弄都无法高潮。”

(怎么会……原来希芙雅阿姨说的“简单粗暴”办法就是这个吗?)

“他们挺精的,我们现在只是性转第一年,里面的器官和阴道还尚未形成,快感只能从后庭和前面残留的冠状沟部分还有乳头获得,把这三条路锁死基本就是断了我们百合的念想。”

“啊?那该怎么办……”我突然有点不知所措,难道我和法丽就这样要被迫分开了吗?

“办法就在你那天吃的药里。那药分两部分:片剂和针剂。做爱之前先扎针剂,然后等快感累计足够时,药物也已循环至全身,此时再服用片剂,就可以达到类似于引爆炸药库的效果,牵一发而动全身,进而把人送到毁灭高潮。”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我感觉自从性转后,我整个人都没什么主见了,经常会感到很无助,很想依赖别人。相比之下法丽姐姐就要沉稳的多,突然感觉……好像一直依赖姐姐也挺不错呢。

“那药现在贵的要死,我把我这些年攒的钱全拿出去了也就买了两片,一片我自己先吃了试试药,确定没问题后才把第二片给了你吃。”

“姐姐……”

“不过比起贵,更要命的是这药现在有价无市。全国现在光性转人数就几千万,就算我们这种特殊药剂服用者只占百分之一,那也是几十万人了。几十万百合姐妹花和击剑好兄弟啊,都指着这药爽上天呢。”

“本来我们性转换者因为药剂的原因,性方面就发育的比同龄人要快,偏偏那方面又需求旺盛,搞得我欲火焚身的是药剂,让我清心寡欲的也是药剂,现在好了,又当又立了!”

“姐姐,那我们该怎么办……”我突然好害怕,我不想跟姐姐分开。

“别怕,小安蕾娜。”法丽突然把我抱在她怀里,我的头就枕着法丽的酥胸,如果我还是男生,我脑子里一定会想着“至福”一类的词汇。但我现在是法丽姐姐的妹妹,我只害怕和姐姐分开。至于胸部,我只能说很软很舒服,但除此之外我没有半点其他想法。

“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一定会有一个办法的。但你能不能答应姐姐一件事,如果那一天真的发生了,无论我们之间有没有性,我们都是最好的姐妹好不好。”

“好,我答应你,法丽姐姐。”我抬起头,坚定地回答法丽姐姐,但随后我又把头埋进法丽的胸里,因为这样姐姐就看不见我眼眶里的泪水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