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雌堕03

作者: 朝行云

第三章

看完电影,我因为急着回宿舍脱胸罩,故意没有提和沈雪再吃个晚饭的事,沈雪也没说什么,我松了口气,只不过,一路上我总能听到胸罩上铃铛若有若无的响声。

“到你宿舍楼了,你上去吧,我走了哦~”宿舍楼下,我挥手和沈雪告别。

“那好,我回去了,回宿舍聊。”沈雪漏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看的我心动。

“好,再见!”

“再见。”目送着沈雪离去的时候,我发现沈雪走路的姿势有点怪,步子迈的很小,而且双腿并的也有点紧。

“之前并排走的时候没发现啊,是不是不舒服,回宿舍发微信问一下吧。”

沈雪迈着急促的小碎步地挪到宿舍楼门口,躲在楼梯拐角,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我扭头离开以后,一只手扶着墙,一只手捂着嘴,身体微弯,双腿颤抖。

“嗯~”沈雪发出压抑但充满情欲的低吟。

白浊的精液混杂着无色的液体从沈雪真空的小穴汹涌而出,一股一股带着淫靡气味的液体顺着沈雪的大腿直流地面,在地上形成了一片水渍。

沈雪将身体靠在墙上,等待高潮的余韵过去,不久后,沈雪简单整了整衣服,从宿舍楼后门走回了张伟的公寓。

我一路哼着小曲,飞快地回到宿舍。宿舍里,老蔡老四还没有回来,张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玩着电脑,那个装着jk的黑色背包扔在床上。

“靠,怎么有人在?”我无奈,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回自己的床位。

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我想着沈雪离开时候的不对劲,打算先给沈雪发个微信,沈雪回复的很快,说自己没事,简单聊了一会儿,我把手机往桌上一扔,对张伟说:

“饿不饿?”

“帮我带一份!”张伟和我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说

“好家伙,咱俩想一起去了”“我今天跟女朋友逛了一天街了,累得不行了,你去帮我带一份吧?”我咧着嘴,

“我玩了一天的游戏了,也很累,你帮我带吧!”张伟不为所动。

今天过得太刺激了这会儿一放松下来我只觉得双腿酸疼,一点不想动,于是我使出绝技:

“爸爸,儿子饿了!”

“说吧儿子,想吃什么爸爸给你买。”张伟一脸爽到的表情,

“随便,你吃啥我吃啥吧。”我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说。

张伟点了点头,穿着人字拖离开了宿舍。

等到张伟离开宿舍后,我迅速却动作轻柔地跑到宿舍门口,仔细听了听,等听不到张伟的脚步后,我一把脱下身上的半截袖,低头看到了自己胸口上的内衣。

“还挺好看的……好想穿着……”看着粉白色带着荷叶蕾丝边的内衣,内衣中间的铃铛随着我的动作轻轻摇晃发出铃铃的响声,我脑海里浮现出这么一个想法。

我摇了摇头,双手伸到背后摸索着解开了胸罩带子,然后从裤兜里掏出来丝袜和内裤,从张伟床上拿下书包,塞了进去。

“呼,还好张伟这小子打开书包看……”看着包里匆忙一下被我团成一团的jk制服,我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把衣服丝袜和内衣整理好,放了进去,又把书包原样放回,然后坐在细节图座位上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不一会儿,张伟拎着两份饭两杯冰淇淋圣代回来了。

“乖儿子!还知道给爸爸带个饮料”,看到冰淇淋圣代,我戏谑地说。

“滚,我一个人吃两份!”张伟没好气道,说着把手机拎着的盖浇饭递给了我。

“拿来吧你!”我一把抢走张伟手里的冰淇淋圣代,全然没注意张伟脸上露出了奇怪的微笑。

“奇怪,明明很饿的,怎么吃了两口就吃不进了?”我扒拉了两口盖浇饭,却发现完全没有食欲了,想着中午也是这样,那时候还想着是因为自己身上的女装才没有胃口。

我沉思了一会儿,看了看肚子上的赘肉,“算了,就当减肥了”,于是我吃完了冰淇淋圣代。

到了晚上,老四和老蔡都发了消息说今晚要在网吧决战到天亮,宿舍里,我和张伟联机玩了几把撸啊撸,就上床睡觉了。

我跪在一面全身镜旁边,眼前是一个粗大还带着淡淡腥臭的男性阳具,我仿佛在吃天底下最好吃的美味一样,认真的从龟头舔舐到蛋蛋,那鸡巴上腥臭的气味就想令人欲罢不能的香水一样刺激着我的大脑。

“咕……啾……噗……”粗大的肉棒在我的嘴里一进一出,发出淫靡的水声。

我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有一种投入又抽离的感觉,就像在看第一人称的VR电影,无法醒来。

眼前的肉棒在我的口角之下射出了一股一股白色的浓精,我努力吞咽,没有一丝浪费。

很快,我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那根肉棒在我菊穴周围摩擦了一圈又一圈,我不安的扭动身体,带着一种莫名的期待。

“骚货,想要吗?”略显朦胧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看着梦里的自己羞涩的点头,伴随着短暂的被贯穿的感觉,一种强烈的满足感涌现。

“嗯……好棒……啊啊啊啊啊……”我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股白色精液和透明的前列腺液顺着自己的短小阴茎无力地流了出来,分外色气……

我睁开眼,剧烈急促的心跳让我深深吸了口气,全然没注意脖子上的吊坠有淡淡微光隐去。

我感觉内裤湿漉漉的,掀开被子一看,发现被精液打湿了一大片。

“好家伙,我最近这是怎么了?做这么奇怪变态的梦还能遗精?”我无声地自嘲,脱下了被精液打湿的内裤。

脱下内裤时,我发现自己双腿腿毛少了许多,而且好像还瘦了一点儿?我感觉到胸部有点肿痛的感觉,疑惑的用手揉了揉,没感觉有什么不同,索性也不去在意了,拿起手机就跟沈雪聊天起来……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我发现自己的饭量变得很小,我也去医院检查过,医生听说了我的问题以后以为是胃癌一类的病,给我吓得不清,可是各项检查做下来以后,却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医生看了一眼我胖胖的身材,无奈地说:

“没事,放宽心,该吃吃,该喝喝。”

医院里,我拿着各项检查的结果,迷茫了一阵。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由于我这一个多月来每天都只吃一点点东西(甚至每顿饭都是一口),确实瘦了不少,再加上沈雪嫌弃我胖,

特意陪我在学校的健身房一起办了张健身卡,一周4 5天都约我去健身,所以我的体重飞快的由170斤掉到了120斤,隐隐约约都能看到了腰上的线条了。

其实我还有件事隐瞒了医生,主要实在不好意思说,因为一个多月以来,伴随着我的暴瘦,我发现的腿毛越来越少,身上的毛孔也在缩小。而且最主要的是,我每天都在做同样类型的梦——梦里,我总是穿着各种各样的女装,以各种各样的姿势被人爆菊,

从一开始只有一个人,到后面我被双手双腿反绑吊在空中,周围站了三四个男人,我身上全是他们的精液……

我从一开始的抗拒,变得有些期待……

不仅如此,我走在大街上,以往光看美女,可现在偶尔看到男的会下意识的看他们裤裆……

现在我每天晚上睡觉都要打飞机,可是撸管根本让我感受不到多少刺激,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次撸的时候,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菊穴在一张一缩,有着一种强烈的空虚感。

想象着梦里的淫靡场景和那些淫声浪语,我的鸡鸡开始流出了点点前列腺液,顾及到这是在医院,我猛地摇了摇头,把那些不健康的东西从脑子里甩出去。

“好想知道后面被插是什么感觉啊……” 我被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走出医院打了辆车回到了学校宿舍。

打开宿舍门,不出意料的这会儿一个人没有,老四老蔡一个专业,这会儿在上课,而张伟虽然跟我是一个专业,但张伟是众所周知的富二代,平常在寝室的时间很少,因此宿舍里只剩我一个人。

我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张伟的桌子,很快移开了目光走到自己的床位。

我们宿舍是上床下桌的设计,每个人都有一个不算小的衣柜,我打开自己的衣柜,在衣柜最里面塞着一套我刚买的全套女装——一双黑色,一双5cm的高跟鞋,一身胸口有个心形开口的黑色旗袍,还有一套印着红色草莓的白色内衣,还有一顶假发。

这套女装前天就到了,但是宿舍一直有人,所以根本没办法试穿,所以今天我迫不及待地拆开包装,准备试穿。

我飞快地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说来奇怪,我虽然瘦了不少,但是胸部却仍然保持着自己胖的时候的状态。

由于我还记得上次被胸罩勒的难受情况,所以这次买的时候特意按照网上的方法量了量自己胸部的尺寸,我飞快的套上女士内裤,看着自己的下体被压成平坦一片,一种酥麻感从下体传遍全身,我没有迟疑地拿出胸罩,穿在了身上,看着胸罩把自己的胸部聚拢成一团小小的山峰,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满足感。

接着我又穿上了黑丝、旗袍、高跟鞋,又按照说明书笨拙地戴上了假发,大概半个小时后,我穿戴好了所有的女装。

我走到宿舍的落地镜前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身黑色的旗袍,旗袍胸部的心形镂空正好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胸部沟壑,假发很好的修饰了我脸部线条的棱角,一双黑丝紧紧包裹着双腿,白色的绑带高跟鞋看上去特别的色气。

“虽然瘦了不少,但是腰跟腿还是有点粗啊……”我站在镜子前,来回转动身体,看着镜子里的人一身女装,我心底不断泛起一阵变态但是刺激的快感。

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梦里自己被肏的画面,脸庞两侧晕染了一抹绯红。

“砰”的推门声伴随着张伟“爸爸回来了”的嚣张喊声,张伟走进宿舍,一眼就看到了一身女装的我。

沉默呵,沉默呵……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我剧烈的尴尬感和强烈羞耻感在我心头交织,完全没注意到张伟脸上奇怪的表情。

“美女你找谁?”张伟问道,“你怎么在我宿舍?”

“是……是我啦……”我羞愤的脸色通红,感觉自己都快要哭了,声音细弱蚊蝇,

“谁?”张伟一脸浮夸,

“我,李轻舟,”我破罐子破摔地回答。

“啧啧啧,想不到你还有这种爱好啊?”张伟戏谑地说道。

我充耳不闻,穿着高跟鞋噔噔噔地走回自己的床位准备脱下女装。

“咔咔咔”,我听到手机拍照的声音,我扭头看向张伟,

“干嘛啦!”我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声音里带着女性化的嗔怪。

“我拍照了哦~这么好看的美女怎么能不拍照留念呢?”张伟扬了扬手机,笑意不减。

“你,你给我删了!”我飞快转身,扑向张伟,准备夺张伟的手机,可由于初次穿高跟鞋,走路把握不到平衡,我一个踉跄,直接扑倒在了张伟怀里。

张伟一只手举着手机,一只手扶在我腰上,看着一头撞在张伟怀里的我。

张伟的个子很高,有186左右,我头顶着张伟胸膛,洗衣液的清香不断涌入我的鼻端,张伟放在我腰上的双手带着惊人的热度,被他的手按着腰,我感觉自己的腰都变软了。

我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是羞愤欲绝,心里想着干脆找地方撞死算了,我挣扎起来,准备伸手推开张伟。

张伟把手机扔到自己床上,腾出来地手钳着我的下巴,强迫我抬起了头。

我顺着张伟的力道,抬起头看着张伟的眼睛,一时之间忘了动作,脑海里不断飘过言情剧男女主接吻画面,还有那个虚幻又淫靡的梦。

“怎么,还等我亲你呢?”张伟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唤走了我的胡思乱想。

我慌忙起身,捋了捋自己头发,全然没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多么女性化。

“呸,我是男的……你想什么呢?!”我嗔怪地说。

“这下更羞耻了……”感受着自己剧烈的心跳,羞愤的感觉不断浮现的同时,还有一种奇特的满足感:“呵,我男扮女装这么好看吗?张伟都看楞了。”

“嗯,咳,你快点把照片删了!”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正常,可张伟刚刚捏过的下巴,手放过的腰,都残留着一种奇异的热感。

“我就不删!”张伟说。

“删了删了!”我说着就准备继续抢张伟的手机。

“别介别介啊,大小姐!这样多好看啊!”张伟拦住我。

“大小姐……”听着张伟的称呼,我羞恼之余更有一种特殊的成就感。

“删了删了!不然我还怎么做人!”

“你再这样,信不信我一会儿就把你照片发的学校贴吧?帖子名就叫:惊!有一男生竟在宿舍里干这件事!”

“我尼玛!”我在张伟的阻拦下左冲右突,试图越过张伟去拿他扔在床上的手机。

“唉唉唉,别闹了别闹了,你再这样我真发学校贴吧了啊,不仅发学校贴吧还发到各大论坛了啊!”

“你到底要干嘛!”我气急败坏,

“这样,这样,你别动,你先听我说,帮我做件事我就删了”,张伟示意我先别乱扑腾了。

“做什么?”闻言,我停止了动作,

“装我女朋友一晚上!”

“我cnm,你再说一遍?啥玩意儿?”我羞耻到了极限,怒骂出声。

“别生气别生气嘛,我看了看,你女装这么好看,正好物尽其用嘛……”

“你张大少还缺女朋友?”我阴阳怪气地说。

此时,我脑子里仿佛有一黑一白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人说:

“不行,你是男的,去把他手机抢过来”,

“反正都被发现了,就一次,万一他真发贴吧了怎么办?”另一个人说,

“可是……可是我的脸一看就是男的啊……”我闷闷出声。

“不用担心,我认识有专门的妆娘,手艺贼棒!”张伟这句话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竟然涌现出强烈的期待。

“好吧,就今天一天,不准说出去!”我妥协了。

“是张伟手机上有我女装的照片,我才妥协的,不是因为别的原因!”我在心里不断念叨。

“走啦!你还想着趁一会儿下课了被老四老蔡他们看到?”张伟看着我愣在原地,催促了一下,

我呆呆的应了一声,拿出了一只口罩戴在脸上,跟着张伟走出了宿舍。

口罩是我最后的倔强!还好今天是周四,而且现在又是上课时间,走廊上没什么人,我跟着张伟胆战心惊地走到了宿舍门口,可看到宿舍门口椅子上坐着的宿管大娘,我心里一沉。

张伟也看到了大妈,扭头看了我一眼,“我们从宿管大娘背后跑过去!”

我本来就沉浸在女装出门的奇特感觉之中,看到宿管阿姨后更是六神无主,听到张伟的话,愣愣的点了点头。

“走啦!”张伟一把拉住我的手。

我身体僵硬了一下,思绪飘飘然地仿佛飞在云端。我竭力控制住脚步,不让高跟鞋发出声音,准备从宿管阿姨旁边绕出去。

“喂,那边的女生,你哪个专业的?怎么跑进男生宿舍了?!”宿管阿姨的声音乍响。

我的心跳变得飞快,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到被牵着的那只手传来巨大的力量,带着我跑了起来。

“跑!”张伟低低的喊了一声。

我这时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了,只知道顺着张伟的牵引动作。

不知道跑了多久,张伟拉着我在一座花园道里停了下来,我俩急促地喘息着。

张伟看着我戴的口罩随着呼吸浅浅的起伏,咧开嘴冲我笑了笑。

我下意识的回了个笑容,才发觉自己的手还被张伟紧紧攥在手里,我飞快的抽回自己的手,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手挺软的哈……”张伟一边平复呼吸一边看着我的小动作,出声说,

我尴尬地站在原地,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做什么,只觉得尽管已经停下跑步了很久,可心跳却越来越快。

我别过身子不去看张伟那可恶的笑脸,可随着我转身的动作,我觉得左脚脚踝隐隐作痛,我低头,才发现淘宝上80块钱买的劣质高跟鞋跟断了。

张伟敏锐的发现了我的异常,关心的问:“怎么了?”

“没事……”我慢慢蹲下身子,慢慢脱下那只断了根的高跟鞋。

张伟看着我的动作很快反应了过来,走到我身旁,蹲下来看了看那只断了跟的高跟鞋,语气带着淡淡关心,

“崴脚了?”

“真没事,就是有点崴着了”,我轻轻揉了揉脚踝。

“别穿了,一会儿我带你买双新的!”张伟伸手解开我另一只高跟鞋的鞋带,

“啊?”我愣愣抬头。

“说了嘛,今天你是我女朋友,作为合格的男朋友,当然要关心你啦!”张伟说着,帮我脱下了另一只鞋子,又扶着我站了起来。

脚下的丝袜和地面摩擦有着一种奇怪的触感,在我准备一瘸一拐的跟着张伟继续走的时候,张伟却把手伸入我的腿弯,一把把我公主抱了起来。

“干……干嘛!”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被人公主抱,不安分地在张伟的怀里扭动身体。

“嘶,别闹,你还挺沉!”张伟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我最近瘦了好多了!”我下意识的回答。

“就几步路就到我放车的地方了,别闹!一会儿咱俩都摔了可完蛋了!乖,听话!”张伟的最后的这句话就像子弹一样一下击中了我的心,我被这声乖喊的不知所措,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

一路上,我因为羞耻和说不出来的感觉,我把头埋在张伟胸膛上,不敢四处乱看,感受着张伟因长年健身而坚硬无比的胸肌和他身上那种洗衣液混杂着说不出来的体香,我就像喝醉酒断片了一样。

感觉上像是过了很久,又像是只有短短一瞬,张伟带着淡淡喘息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我茫然的抬头,发现已经到了张伟的车旁,感受着张伟剧烈的喘息,我连忙从他怀里跳了下来。

张伟拉开了副驾的门,示意我坐上去,我坐上去后,张伟绕到一旁的驾驶位上,发动了汽车。

一路上尴尬无话,只有张伟车里的电台放着歌曲。

“到了!”张伟说。

我回神,看了看眼前的大厦,正是那天我跟沈雪来看电影的那个地方,想到沈雪,我心里产生了一种背德的刺激感。

“小雪,想不到你男朋友在女装和别人约会吧?”我被脑海里浮现的念头吓了一跳,赶忙摇了摇头。

“怎么了?”张伟奇怪地看了我一眼,

“没,没什么……”我故作镇定。

“那你等会儿,我先去买点儿东西。”

“好”,我没有多想。

我坐在车上心不在焉地刷着抖音,刷了几个视频以后,张伟左右手各拎着一个全是英文的纸袋子回到了车上。

“换上吧”,张伟把两个纸袋扔给了我。

我拿起纸袋一看,发现一个纸袋里头装着一个鞋盒,鞋盒里是一双酒红色的细跟高跟鞋,鞋跟比我之前那个粗跟高跟鞋还要高了不少,另一个纸袋里装着一个黑色的项圈跟一双丝袜。

“你之前那双丝袜勾丝了,项链是挡喉结用的”,张伟看了我一眼,“换上吧,今晚那帮人可刁的很,不想被他们为难的话,就听我的。”

“我……”我所有的挣扎都被张伟的话噎了回去,因为我确实害怕他们在我身上整什么幺蛾子。

“你怎么知道我穿多大码的?”我试了试高跟鞋,发现意外的合脚,我好奇地发问。

“你忘了?我那时想借你球鞋穿,那个时候问过你穿多大码的,结果你说你才穿38码的鞋……”

“有吗……”我疑惑的自言自语。

“先换丝袜!你穿好鞋子还怎么换丝袜?”张伟提醒我道。

我浑身僵硬了一下,因为要脱丝袜就意味着要把裙子撩起来。

“大家都是男的有什么嘛?不行你到后座换。”张伟似乎看出了我的纠结,

我心里一想,确实,大家都是男的有什么好害羞的,澡堂洗澡的时候谁没看过谁啊?索性我把心一横,直接坐在副驾驶上就撩起了旗袍下摆换起了丝袜。

张伟买的丝袜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穿在腿上不仅有一种淡淡的贴合感,而且还十分滑溜,丝袜摩擦之下还会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我换好丝袜,又穿上了高跟鞋,黑丝和酒红色的高跟鞋形成鲜明的对比,我又拿出项圈,项圈中间垂着一个硬币大小的透明水晶,正好能挡住喉结,戴好项圈后,我产生了一阵强烈地找全身镜照一照的冲动。

“对了,你不会伪声,等下见到那个妆娘,你别说话,由我来就好,别露馅了。”我连忙点头。

“下车吧,一起上去。”我跟着张伟下了车,第一次穿颇高的细跟高跟鞋令我走路走的别别扭扭的,张伟见状,主动扶住了我,我不适地扭了扭身子,但是很快想到之前都被公主抱了,再加上张伟那句“都是男人”不断在我耳边回荡,我彻底放弃了挣扎。

“反正都这样了。”

跟着张伟在大厦里左拐右拐,张伟拉走到了一个挂着“花想容”招牌的店铺门口。

“哟,张少来了?这是你女朋友吧?身材挺丰满啊?这双丹凤眼挺好看的嘛”,一个浓妆艳抹,嗲着声音的男人走开。

我听着这声音打了个哆嗦,立马想到了在某音上见过的所谓“大母0”

“这是丽萨,有名的化妆师”,张伟面无表情:“她不会化妆,你看着给画下妆吧。”

“哟哟哟,不愧是张少,认识的都是清水芙蓉的美人呢!”我先是被那句丰满刺激的有点恼火,这不是说我胖吗,接着又被这句清水芙蓉夸的心情舒畅,我看了这个叫丽萨的男人一眼。

“哟,小美人这一眼看得我心都醉了,小妹妹多大了啊?”

我一下僵在原地,不敢出声。

“她今天喉咙痛,不方便说话。”张伟看出了我的尴尬,摆了摆手,

我轻轻地用鼻音发出“嗯”的一声。

丽萨看了看我的脸,目光又移向了张伟双腿之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懂~但是张少,年轻人要注意节制呀~”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但是看着张伟一脸猥琐的强忍笑意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好了好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张伟摆了摆手,“快点吧,我们赶时间。”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我感觉就像木偶,又像是画架,任由别人在我脸上用着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工具在脸上抹来抹去。

“好了,你看看怎么样?”叫丽萨的“母0”拿着一个瓶子在我身上喷了几下以后,拿出了一面镜子,冲我说到。

我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眉毛被修成了细细弯弯的柳叶眉,丹凤眼在眼线和眉笔的作用下画成了水润的桃花眼,脸上的肌肤白里透红,毫无瑕疵,左眼还被点上了一颗小小的泪痣,嘴唇上红色的口红水润却又不俗气,有一种让人看上去就想嘬一口的感觉。

“妈耶,这还是我吗?我到底是干嘛来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一脸懵逼。

“好看吗?”丽萨问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嗯”了一声。

“哟,小美人还挺腼腆,就是得减减肥才好,这男人啊,都喜欢身材好的!”丽萨趴在我耳边低声说。

我看着镜子里的人脸色一下变得通红,就连眼睛也变得有些水濛濛的。

“画好了,张少来看看吧!”丽萨喊来了张伟,

“不错,不错!”张伟闻声走了进来,看到了站在凳子旁边不知所措的我,张伟认认真真的从头到脚打量了我一眼,

“都是这姑娘底子好,”丽萨脸上的笑容更盛几分,

“钱从卡里扣,我还有事,先走了”,张伟点点头,扭头又冲我说,“走吧美人?”

我心头一荡,下意识地走向了张伟。走在商场里,我第一次感受到各种各样打量和审视的目光,我变得有些慌乱和紧张,女装出街的刺激和吸引回头率的满足感在我心中不断交错,我不自觉的往张伟身边靠了靠。

张伟开车带我到了一家看起来就很豪华的饭店,领着我走进了包间,看着包间里的男人都带着女伴,我才反应过来原来张伟是怕自己丢脸,我心中好笑,在张伟的引导下一一和他的朋友们打招呼(其实我根本不敢说话,只能点头微笑。)

“哟,张伟你这小美人挺傲啊,都不带说话的!”李文搂着自己旁边的女人开口。

“她今天!喉咙不舒服,说不了话!”张伟按照我们早就编好的理由说。

“是不是昨晚给你咬的太卖力了啊?小美人长得不错啊,要不要甩了张伟那小子,跟哥哥我在一起啊?”一个身材微胖穿着GUCCI短袖的人一脸猥琐,特意在咬字上加重了声音。

“去尼玛的王胖子,还想挖老子墙角”张伟笑骂。

我一下反应过来之前丽萨那奇怪的话语和张伟一脸猥琐的笑容,瞪了张伟一眼,却不知道在旁人看来,那一眼满是嗔怪和妩媚。

一顿饭吃的平淡无波,张伟他们喝的白酒,我跟其余两位女生喝的满是英文的果酒,本来张伟还不想让我喝,但是架不住酒桌上人起哄架秧子,再加上我确实又想尝一尝洋酒的滋味,所以我端起来酒杯喝了一杯又一杯。

“少喝点,这个果酒后劲很大的。”张伟凑到我耳边,小声地说。

“我没事,我白酒半斤啤酒一件的量,我会醉?”我压低声音回复张伟。

我全然没注意自己嘴里淡淡的果酒气味和身上香水的味道令张伟的眼眸变得深邃了许多,张伟嘴角扬起,

“好,依你~”

吃完饭后,张伟拉着我,和他的那帮朋友们结伴走向了KTV。

包间里,我因为不能唱歌,所以安静地坐在一旁装木头人,中间有几回那两个妹子想引导我加入她们,但是我只能礼貌的点头微笑,实在应付不过去的,只能压低鼻音轻轻“嗯,啊”的回答。

我在一静静地坐着,酒意上涌,浑身发烫,不多时还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尿意,我尴尬地小步挪到张伟身旁,凑近她耳边低声说:

“我想去洗手间……”

张伟看了我一眼,听着王胖子的鬼哭狼嚎,正准备开口对我说话,一旁李文那个打扮妩媚成熟的女伴注意到了我们,走到我身边:

“小姐姐第一次来嘛?是内向还是害羞啊?我姓,许佳,李文的女朋友,现在在一家健身房当瑜伽老师。”

“张伟,你认识,她叫李卿卿,卿卿我我的卿卿。”张伟连忙替我解围,

“小姑娘,有点内向,害羞。”我闻言,瞪了张伟一眼,张伟不在意的握住我的手,歉意地冲许佳笑了笑,

“没事,都是那个时候过来的,姐姐能理解,女生内向可不容易把持住男朋友呀~”许佳眉眼弯了弯,冲我说,

“刚刚开始我就看小姑娘一脸为难,怎么了?”说完,许佳飞快的转移了话题,

“喝了点酒,想去洗手间,但是又不想一个人去,又不好意思喊人。”张伟说道,

“嗨呀,当什么事呢,走,姐姐领你去”,徐佳妩媚一笑,拉住我的手就准备离开。

我犹豫了一下,看了张伟一眼,张伟用鼓励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后,扭头拿起了话筒开始唱歌。

“怎么了?姐姐还能把你吃了不成?”许佳嗔怪,这小表情看得我都是心头微微荡漾,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很擅长发挥自己的优势。

我无奈,只能任由许佳拉着我的手走出包间。

“卿卿啊,你多大啦?”许佳似乎有点话痨属性,亲密的挽着我的手走向洗手间。

我感受到自己的手臂躺在许佳的傲人的双峰峰谷之间,又一遍能感受到许佳的手臂也在我乳沟之间随着走路来回晃动,再加上酒劲上涌,头有一些晕晕的感觉,不知不觉的下身的小鸡鸡有了抬头的趋势。

我只能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下体不让它顶起内裤和旗袍,又微微弯腰来掩饰下体的些微隆起,压低嗓子,小声回答:

“二十一了……”

“果然还是小姑娘呢,第一次跟张少出来?我给你说呀,女孩子太内向不好……”在许佳不停的blabla之下,总算走到了洗手间,我下意识就要走过女厕往男厕走去。

“?”许佳疑惑地看了我一眼。

“?”我迷惑的看了许佳一眼。

“喝多了?”许佳伸手拍了拍我的脸,“那是男厕!”

我一下反应过来,站在厕所门口不知所措。

“走啦,姐姐快憋不住了!”许佳一把把我拉进了女厕,我一脸麻木的跟着许佳走进了女厕。

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我觉得自己都开始变的奇怪了,幸亏女厕有隔间,不然完犊子了。

看着在女厕洗手台对着镜子补妆的陌生女人,我动作呆滞缓慢的就像一个机器人,许佳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可能也是真想上厕所,飞快的打开一个隔间走了进去。

我呆愣了一会儿,对着镜子看着毫无男性痕迹的自己,在强烈的尿意驱使下,走进了其中一个隔间。

隔间里,我犹豫了一下,看着坑位旁边写的“小便不冲,老公不忠”,“蹲坐正对位,肥水不浪费”标语,强烈的羞耻感夹杂着尿意就像潮水一波一波的冲击着我。

我掀开旗袍下摆,脱下丝袜和被汗水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的前列腺液微微打湿的内裤,露出了抬头的阴茎。

看着自己硬起来也不超过十厘米的短小阴茎,想象着自己现在一身的装扮,我一只手握住阴茎撸动了起来,没撸几下,先是一小股乳白色的精液流了出来,在精液流完后,透明的尿液也随之流了出来。

伴随着并不能令我满足的高潮,我幻想着有肉棒可以插进我的菊穴,等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开始在菊花周边打转了。

我连忙拿开手指,拿起隔间里的卫生纸擦了擦唧唧上的精液,然后冲水,打开了隔间门,出隔间的时候,我发现镜子里自己的脸颊红的就像水蜜桃一样。

许佳正好也推开隔间门,冲我笑了笑,和我一起在洗手台洗了洗手,掏出口红在嘴上抹了抹,然后和等在一旁的我走回KTV包间。

包间里,张伟他们玩起了大冒险转盘,桌子上摆满了啤酒。

“哟,二位美女回来了”,李文笑着招呼了一声,“要不要一起来玩啊?”

许佳一脸笑容地迎了上去,倚在李文的身上摇起了转盘。

我孤零零地坐在张伟旁边,看着他们玩游戏,我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别人都是一对一对的,而且诸如亲你旁边的人一口之类的大冒险他们也敢玩,只有张伟每次摇到让你女朋友亲你一口之类的游戏只能喝酒,

而且还是一个人喝双份的,我看着张伟一直被灌酒,想着下午的点点滴滴,我脑子晕晕地凑到了张伟旁边。

“我帮你喝”,我小声地说,抢过了张伟手里的啤酒,一口闷了干净。

“我没事!”张伟看了我一眼,摇头笑了笑,

“不!他们就是纯粹灌你酒!”我带着醉意说,还好KTV比较吵,在其他人听来我的声音就是因为喝酒而变得有点沙哑。

“你酒量不行,少喝点!”张伟说,

“我!我千杯不倒!”酒意上涌之下,我一口气又喝完了一瓶啤酒,完全没意识到张伟这是在故意激我。

“来来来继续继续。”其他人大声喊到。

很快,转盘里的小钢珠在一个格子里停了下来,格子用里黄颜色的字写着:“与你的女朋友湿吻一次”

张伟看着我歪着脑袋,一双水润的桃花眼带着不解地看着他,一只手按着我的后脑,霸道的吻了上去。

“!!!”我心里先是一惊,本能的闭紧了嘴唇,脑袋后仰想挣脱。

可张伟霸道的用一只手按住我脑袋,用舌头不断的舔我的嘴唇,我只觉得喘不过气,晕晕乎乎张开了嘴。

张伟的舌头灵活的透过我的嘴唇,细细的舔着我一颗颗的牙齿,张伟嘴里白酒啤酒的味道混合着烟酒的味道不断传来,接着,又用舌头灵活地挑弄着我的舌头,我下意识瞪大了双眼。

之后我的记忆就到这里断片了……——————

“嗯……头好痛……”清晨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我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酒店的房间里,假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枕头旁边,身上光溜溜的。

这时酒店的卫生间里传来了动静,我下意识地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上半身。

“醒了?”张伟只围了一条浴巾走了出来。

看到张伟,我感觉大脑里传来了轰的一声,昨晚的发生的事情播放PPT一样在我脑子里活动播放——被人化妆、去女厕所、被张伟湿吻、叫张伟老公等等等……

“我……你……”我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脸上热的发烫。

“我可是按照约定把照片都删了啊,不信你检查。”张伟拿起手机摇了摇,

我跪坐在床上,身子前伸,拿过张伟的手机,点开相册翻了翻,发现昨天的照片确实都被删除完了,我长舒了口气,坐回了床上。

“昨天的事……”我努力的组织语言,“我喝醉了!昨天的事仅限于昨天!”

“昨天的事都过去了,不过,今天的事该怎么办呢?”张伟笑的很奇怪,

“今天什么事?”我看着张伟的笑容,心中涌现出不祥的预感,随即我感觉到下身有一种奇怪的束缚感,我掀开被子看向自己的下身。

锅盖锁!张伟竟然趁我喝醉给我戴上了这个!

我能感觉到我的小肉棒就被死死的压在下面,连微微的勃起都做不到。

“贞操锁!”常刷推特的我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什么东西,我气急败坏地说:“你干嘛!快给我解开!”

“嘿嘿”,张伟笑的很阴险。

我的雌堕03》有7个想法

  1. 我超喜欢穿黑丝高跟细 想找一个可以让我帮他口的 想吃他的精液 qq271821599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