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室友骗到结婚

作者: AMI

『看到镜子里奶子上的环和白虎小穴时,李音幡然醒悟过来,她(他)被陆蒿骗了。』

深夜里一片寂静,李音缓缓睁开眼睛,眼前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一点玫瑰的花香味。

打开灯,发现自己居然就躺在自己租的房子里,她又回来了,回到了这个地狱般的房间。

我不是在医院吗?怎么又回到自己租的房子里了?那个变态去哪儿了?难道不在这?她想要站起身,结果刚抬头大脑就突然一阵晕眩,显然是身体正处于极度的虚弱的状态。

“我…到底睡了多久?”

她下意识望了一眼墙上挂放日历的地方,却看到一个空空的铁皮,日历已经撕完了。

难道我睡过去了一个月?

看那块铁皮,李音一脸狐疑。

房间里还是之前打扫过的样子,似乎之前的经历只是她做的一场梦。

拖着沉重的身体,艰难地挪下床,扶着桌子一点一点朝门口走去。她现在很渴又很饿,急需补充点能量。记得客厅的冰箱里有一些罐头之类的,正好可以……

边想边打开门,骤然,面前的景象切断了她的思绪。

大厅里,有个黑衣男人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嗑瓜子与她对视,看到她出来了,露出惊讶的神色拍了拍手道:“你醒了?”

男人文质彬彬,戴着一个蓝框眼镜,眼神略有些阴郁,身材削瘦一副痞痞的样子,他正是将李音拖入地狱的室友,陆蒿。

李音知道,对方的内心远没有外表这么文静,他的真正面目是一个超级恐怖的变态!

而自己就是被他下药强制做了变性手术的!

夏日的夜,在一个普通的出租房内,一名身强力壮的男人将一个1米63的“女孩”按倒…

一小时后——

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变回男人!

变回男子汉!

这句话在李音脑海中不停回响着,然而望着面前的碗,她还是伸出了小舌头像一条小狗一样去舔。

既然是男子汉嘛,那就能伸能缩…她这么想。

此时的她没有一点男子汉的样子,完全是个少女模样,不仅戴着狗链,还换上了一身连屁股都包不住的黑色乳胶超短裙,两腿之间的白虎小穴被陆蒿用一个催淫的透明胶纸贴着,正趴在地上舔舐着碗里的白色精液。

好恶心啊,舌头麻麻地。

李音强忍着腥味一点一点咽下去,在她面前,陆蒿拿着录像机正在拍摄。

对方每次都会把她的淫秽视频上传出去,李音一想到自己这个样子会被很多人看到,她的下面就开始流蜜,黏糊糊的蜜汁流到大腿,痒痒触触的让她很难受,不由得蹭了蹭双腿。

她感觉有一个小小的火苗钻进自己下面极小的缝隙之中,紧接着自己的身体不断向内部塌陷,就像是一团包裹着火焰的纸,无法压制却反而被烧成灰烬。

这种堕落感,居然让她很有感觉…

快到达高潮时,她还是被最后那一丝理智拉扯了回来。

陆蒿看着她微微颤抖的身体,摸了摸下巴,开始思索起坏点子。

黑色乳胶长筒袜紧紧地勒着李音的腿,这个长筒袜有极强的粘附性,与皮肤紧密贴合,让腿部曲线更加优美光泽。

小脚蹬着一双黑色玻璃高跟鞋,鞋子是为她量身定制的,出自顶级的大师之手,并且价格不菲,与其说是高跟鞋,其实更像是一个艺术品。

这个鞋子在制造的时候内部做了些小细节,鞋跟高五公分,里面有一个感应装置,在她穿上这个鞋子后,脚踝处会开始剧烈的收缩,很痛苦,很紧,让她很难再脱下来。

舔完了精液,她开始给面前的陆蒿口交。

李音舔的速度和吮吸的动作很快,因为只想快点帮对方结束,这样自己就可以少受点罪。

“停。”

面前的陆蒿发话了,揪着李音的头发将她拽了起来。

“你…嘶…别…”

李音赶忙抓住他的手,眼神里都是哀求。

“让我看看你屁股扩张的怎么样了。”

李音听他这么说,咬了咬牙,不情不愿地转过身子把翘臀面向对方,然后闭上了眼睛,毕竟有人在看“那里”让她很不自在。

陆蒿看着她屁股里的钻石肛塞,用手拉出一些开始轻微旋转,坚硬的肛塞把菊花旁软软的肉强行挤开,粉嫩的颜色微微从里面慢慢脱出,随后一股玫瑰花的香味微微飘散而出。

陆蒿这几个月每天都会往她肠道注入满满的玫瑰精华,这些东西都是他调制的。

当然不是普通的玫瑰精华,陆蒿还在玫瑰精华里面掺了一些特殊成分,那些成分会慢慢渗透李音的肠道粘膜下层并同时缓慢破坏肠道,为自己之后的手术做准备。

“不要…嗯…别、别撑开呀!”

李音感觉屁股里面的肉都要被对方拽出,开始惊恐起来。

“诶呀,突然变得好紧了呢~是不是很喜欢被我这么弄?”

陆蒿揪出肛塞的一个凸起又重新塞了进去。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这个样子让李音很有屈辱感,她很想愤怒,但很快就沉默了下来,因为她知道现在只能被迫承受。

陆蒿这混蛋说过,他玩弄过很多人,并且每次都是玩几个月就腻歪了,最后给那些人一笔钱再把他们放了…

李音已经被他玩弄很久了,她本想反抗,但听了对方的经历后,决定再坚持坚持,希望对方放过自己,这样过段时间她就可以重回男人身体,回归正常的生活。

但她不希望解放的时间到来的太晚,因为在对方的手里对她来说就如同身陷一片沼泽,她害怕自己如果不尽快离去,迟早会被埋了。

“我想在你的身上纹一个我名字的拉丁文。”陆蒿伸出一根手指插入李音的口中,他的声音虽然轻飘飘的,但对某人来讲却是一声平地惊雷。

“唔(不)行。”李音赶忙吐出对方的手指回答。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一个人,不是你的私有玩物,再说,如果纹了身我毕业以后工作怎么办?有纹身很多待遇好的地方都会进不去的!”

“那又怎样?跟我一起生活不就好了,当我的玩具。”陆蒿理所当然道,同时用指甲在对方小穴的贴纸上轻轻刮挠。他注意到李音的小穴已经把胶纸完全浸透,很是水嫩。如果像捏海绵那样用力一拧,恐怕会挤出很多水吧。

他真的很想拧一下,不过现在对方反抗欲望很强,还不到可以用力拧的时候。

“唔…当你妹!等你玩腻了,再把我丢了,我找谁哭去?”

说完,李音冷笑着狠狠瞪了对方一眼。突然感觉自己小穴那里痒痒地,赶紧用力夹了一下,但对方反而进攻更猛烈了。

“呜…别挠!呀!”

李音惊叫连连。

虽然她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陆蒿这家伙总是能弄出一些让她很舒服的小花招。

看着李音那嗔怒的表情,陆蒿一时间反而愣住了。

他感觉自己内心深处的死潭突然波动了一下。对方的眼里似乎有一种牵扯他灵魂的东西。他觉得只占有对方的身体还不够,自己还必须要占据她的精神!

想到这里,陆蒿拿起一个模样怪异的印章,不等李音反应过来,掀开的乳胶裙印在她的小腹,然后按下印章上的一个开关,噗嗤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扎紧她的肉里。

“妈的!痛死我了,你在干啥!”

李音身子一震翻倒在地,只感觉小腹一阵火辣辣地刺痛,低头一看,居然有个粉色的心形淫纹刻在了小腹上。

纹上了?这狗东西居然来真的!

李音气极差点没背过气去,指着对方怒道:“你…你怎么能这样,快给我擦了!”

“你不愿纹我的名字,我就只能用个速纹装置弄个我刻的记号咯。”

“怎么擦掉!痛死了!”

李音感觉小腹开始阵痛,也不敢去触碰,用嘴巴不停地吹。

“擦不掉的,再说,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陆蒿狞笑着把她拉到床边一个穿衣镜旁,往下拽了下衣服,露出她的酥胸,用手托了托,然后指着镜子里的“小魅魔”,“我要是把小唧唧还给你,配上你这个样子岂不是变得不男不女了?我这可是为你好。”

镜子里映出的是长着一张纯欲脸的美烧酒,配上这淫乱的服装,活像一个小魔女。

嗯?我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

难道是我昏迷时那段时间发生的?

X的,那我以后还怎么出门?

“你…怎么把我变成了这样?还有我的脸…”

李音说话声都带着一丝哭腔,自己的脸也变得跟之前完全不同了,精致的像个瓷娃娃,但她一点都不开心。

现在别说她爸妈,连她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这样怎么了?我觉得很适合你啊?”

陆蒿用五指交替划过她的乳头道。

“呜呜…求求…把我变回去吧,我这个样子连爸妈都见不了,而且…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回去,我已经想不到什么借口敷衍了他们了。”李音突然放低姿态乞求道。

“有什么见不了的,明天我就带你回去,你只需要跟我后面,我会跟他们解释的。”陆蒿搂抱着她,轻轻咬着她的耳垂,动作十分暧昧就像是一对刚刚新婚的情侣。

“我不要解释!你告诉我过几日就把我变回去的!我不能永远这样!”

李音用力扯着脖子上的链子躺在地上哭嚎。

“起来,别躺在地上了,小色女。”

陆蒿走过去踩着李音的小13,然后扯了一下她的乳环。

谁是小色女?

“X!痛死了!!”

这混蛋,蹬鼻子上脸!

李音勃然大怒,嗖一下跳起,拿起链子缠在陆蒿脖子上,然后用力开始拉紧,试图勒死对方。

可惜她不再是男儿身,再也没了以前那种蛮力,还没造成伤害就轻而易举就被对方制住了手腕。

“…啊啊啊啊!”

紧接着,陆蒿突然惨叫起来,同时倚在墙上开始摇头晃脑。把李音吓了一跳,像是她真的把对方勒到了一样。

“你抽什么风!别叫,嚇死人啦!”

李音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清楚对方是犯病还是怎么着了,不想待在他旁边,想把他脖子上的链子抽回,但手腕被对方握的死死地根本拿不下来。

真犯病了?

李音想不通。

陆蒿还在惨叫着,她皱了皱眉头,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刚刚不小心顶到对方的小勾勾了。

正当她准备踢一下对方蛋蛋的时候,

身后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这个点了怎么会有人进来?

李音怀着疑惑回过头一看,整个人顿时僵住。因为她发现,门口有两个人正看着,而且居然还是她的父母。

“… …”

“我X…谁、谁啊?你们是?”

李音反应很快,赶紧装作不认识,反正自己这个样子父母也从没见过。

然而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说出这句话之后,母亲突然捂着脸呜呜哭了。

“你这个…逆子!”

李父大步跨过来一巴掌抽在她脸上。

李音脑瓜子被抽的嗡嗡的,脚下不稳后退了几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转过脸,发现陆蒿正在低着头身体微微颤抖着。李音看不见他的表情,但隐约可以看到对方的嘴角快扬到了天上!

他在笑?一定是他的阴谋!

这个混蛋,肯定是他计划把我爸妈找来的!

李音只觉得自己的血液上涌,脑袋开始发涨,扑向陆蒿紧紧地掐着他的脖子,并逐渐加大了力气。对方也不反抗,只是露出怜悯地神色看着她。

陆蒿,你还在装!

“我要杀了…咿嘤————!”

李音还没放完话,突然感觉菊花一阵剧痛,只觉得像是被一辆火车撞到,回头瞥一眼,发现是身后的父亲用脚狠狠将她屁股上的肛塞踩入了直肠内!

不用低头看,李音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打颤,由内而外的无力感渗透全身,一下让她软倒在地。随着身体的不停痉挛着,她居然在几人的注视下达到高潮了…

“对不起,伯父…”

陆蒿看着李音下体溢出的淫液,赶紧脱下外套盖在对方身上,因为她那样子实在太不雅观了。

“别这么说,小蒿,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她这病…”李父一脸愁容。

陆蒿整理了下被弄乱的衣服,望着地上李音淡淡地说:“她精神状况比以前好多了,额…虽然不再自虐了,但还是会时不时地忘记自己的亲人,怎么说呢,有时候还总觉得有人会迫害她,不过我相信她应该很快就会恢复正常的。无论如何,我都会好好照顾好她的,不让小音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嗯痛痛痛痛…”

李音躺在地上不停呻吟着。

自虐?精神状况?这混蛋在说什么?

我在这的几个月不是没人知道吗?爸妈怎么认出了我?他们什么时候知道我变成了这样?李音脑袋一时转不过来。

“爸!妈!你快带我离开这里,这个人是变态,就是他把我变成这样的!”李音也不管这么多了,忍着屁穴的剧痛跪爬过去一把抓着父亲的手。

“看,她现在恢复过来了,但记忆还是有些错乱,把我认成迫害她的那些人了。”

陆蒿看着李音叹了口气,然后走近弯腰抱着她,关心道:“小音,我一不注意你就又换上这种衣服了,你脱掉好不好?”

“不脱!谁是小音!恶心!我记忆好着呢!放开我!你装什么好人!爸妈,他是装的,他是坏人…”

李音说到一半,回过神看到陆蒿虚伪的笑脸就气不打一处,掰开他的双手就要用力抽他的脸。

“李音!!!”

父亲突然怒吼一声,吓得李音脖子猛地一缩,不敢再吭声。

… …

空气凝固了几秒。

李父皱着眉头死死地盯着李音身上穿的衣服,开始不停地摇头叹气。

唉——

自己在外工作那么久,没想到儿子居然得了癔症,幻想自己是个女人家就算了,居然还自己去医院做了变性手术,昏迷这么久差点连命都丢了。

醒来后结果精神还是跟之前一样扭曲,甚至连这种变态的衣服都不愿脱下……

现在也就只有陆蒿这傻孩子会惯着她了,也不知道女儿是命苦还是命好,居然能遇到了小蒿这么好的人。

看到李父愁眉苦脸的样子,陆蒿赶紧趁机从抽屉里拿出一叠厚厚的文件放到他手里,“伯父,这是她最近的病况日记和录像…”

“不看了,有你刚刚的话在我就放心了,以后…小音就彻底交给你照顾了。”

李父摆摆手,碰都不愿碰那些文件。

这种文件几个月前陆蒿就给一直寄给他,他看了几次,发现里面不是自己儿…女儿的自慰就是一些医用的专业术语,光看厚度就让他头疼。

他现在不奢求女儿能治好了,只希望陆蒿不把女儿抛弃丢精神病院就好,毕竟自家孩子成了这样对方还不愿意离开,真心可鉴,那女儿的下半辈子全靠他了。

“对了,她偷偷做手术赊给医院的几十万是你垫交的吧,那这张银行卡给你,密码是小音的生日,这个你也知道…”

李父话说一半突然从口袋拿出一张卡递过去,又想起来女儿昏迷期间他俩已经领了结婚证,补充道:“额…还有,以后每月我都会给你转一些钱…”

“爸!你被他骗了!他是骗子呀!他肯定是想骗咱家的钱!”

李音一听父亲居然要掏出这么多钱,急得跳脚。原来陆蒿这家伙不仅占有了自己还想占她家里的钱!

但很快陆蒿就用行为打了她的脸。

“不用了伯父,我不需要这个…我的家庭条件你们也知道的,相比我,你们更需要。”

陆蒿苦笑着将银行卡推过去,然后露出宠溺孩子的表情揉了揉李音的头,“小音乖~别闹了啊…你爸爸这次来给你带了很多好吃的,你肯定很喜欢。”

喜欢个Deng!

李音还想说些什么,转过头发现父亲正冷冷地盯着自己,一时间怔住,嘴巴张了又合,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几小时后,李音的父母离开了,外面的月亮也挂到了天空正中。

“过来,双手挽在后脑勺,屈膝半蹲。”

“…好。”

李音闭上眼睛,做出这个姿势,彻底放弃了挣扎。

陆蒿仔细看了看,拿出带有催淫性的心形贴纸贴在了她的两个乳头上,然后拿出两个粉色纸管抹油插进她的小穴和菊花中。

“这是什么…?”

李音好奇道。

“…在我玩你小13的时候别乱动。”

陆蒿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拿出火机点燃了纸管的另一头。

“好烫!”李音感觉一股热气猛地窜入肠道中,紧接着一阵酥麻,吓得夹紧了双穴。

等它完全烧完,李音感觉四肢发软,身体的两个洞洞里似乎钻进了一条小蛇,里面又痒又疼,特别想被对方插入进去止痒。

“你…嗯!…刚刚烧的是什么?”

痒!好痒!

李音保持着这个姿势大张着双腿开始摇晃着臀部。

“这是一种强效情药,作用的话你现在不是已经体验到了吗?我想你应该会爱上它的。”

陆蒿说完躺到床上,脱下裤子露出一根红的发紫的棍子。

“上来,69。”

陆蒿命令道。

“哈…你…过分!”

李音觉得身体奇痒难忍,颤抖着扣上透明的衬衫衣扣,摸了一下乳头上的贴纸居然感觉很舒服,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她感觉屁股像是坐在滚烫的火炉上。

“好热啊…”

给我…

李音抗拒着内心的欲望抿了抿刚刚涂了唇釉的嘴唇,抬起两条粉色的丝袜小腿,爬上床轻轻含住他的肉棒。

“唔…咕…”

好大!

在李音的屁股下,陆蒿正抚摸着她的丝袜小腿和翘臀,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她的小穴,动作时快时慢,弄得李音欲罢不能,但因为距对方太近,她身子还是有些僵硬,没有太多的动作。

“扭腰。”

“嗯啵…不要咬…”

李音感觉一个柔软的小舌头深入自己小穴不停摆弄,舒服地吐出了嘴里的肉棒并开始扭动着腰肢,一脸陶醉的样子。

啪!陆蒿狠狠抽了一下她的屁股,怒道:“不要只顾着你自己舒服,别松口,给我含住!”

“……”

李音扶起他的肉棒,正要含住,突然想起什么转头道:“你说的哦,明天就给我做变回男生的手术。”

“肯定,医院我都已经找好了,白天的事你也别在意,那些话和病历我都是糊弄你爸妈的,懂吗?做完手术我会跟他们好好解释,把事处理完我会离开这个城市,以后你见不到我,我也不会再找你。”

“原来是这样啊……怎么不提前说一声,今天我都快被我老爸吓死了…唔…”

听到对方的解释,李音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动作也更加卖力起来,伏在他的下体,让肉棒深深地插入喉咙。

“这样才有趣啊…”

身后的陆蒿正无声地笑着,轻轻将一根手指插入她松弛的屁穴中缓缓搅动。

“呐……轻一点儿…”

这家伙,技术真的好…好…舒服…

李音眯着眼睛,居然感受到了屁股想要塞满的情绪。

我真是堕落啊。

李音放空大脑,撩了一下头发整根吞下对方的肉棒…

“唔…唔…唔…咕…咳咳!”

李音只觉喉咙一阵火辣辣地痛,赶紧吐出,她估计明天自己声音就沙哑了。

陆蒿已经上头了,看到对方吐出自己的肉棒,抓着她的双腿猛地抬起,靠在墙上让她处于倒立的状态,一手拽着对方一手放嘴里咬开一只套套。

“干嘛?干嘛?嗯———!”

李音不知所措,下意识的用双手撑住,只觉小穴一阵扩张感,没想到对方就这样插入了进来。

触感不对,这家伙居然戴了一只有很大凸起的套套!

“嗯…!啊啊!这是什么啊!不要那么快嗯!”

那肉棒上怪异的凸起每次都剧烈摩擦着她的小13,给她带来一阵又一阵的快感。

“这是一种吸盘套,吸附力非常不错,看样子你很喜欢。”

陆蒿揉了揉她的屁股,开始疯狂抽插了起来。

“啊……啊嗯……嗯…!”

天啊,这是什么感觉!

李音吐出小舌头,开始慢慢迎合着对方。几个回合下来,已经高潮了两三次。

整个房间一直回响着“啪啪啪”的交流声,隔壁的房客都听的一清二楚,忍不住把耳朵贴在墙上去偷听。

“哦!”

陆蒿沉闷的吼了一声一插到底,持续几秒后用力拔出。

“啵”的一声,肉棒出来了,套套却留在了对方的体内。

稍微缓了十几秒,陆蒿扯了扯对方体内的吸盘套,发现扯不出,显然是吸附在阴道里了,一时间想起来一个坏主意。拿出一个略大一点的塞子趁着她的小穴扩开了,用力塞入对方的小穴之中。

“嗯哼……嗯……嗯……”

李音低吟几声扭了扭,但没有发出拒绝的声音。

陆蒿看她淫荡的样子又硬了起来,又拿出一个吸盘套,撕开、戴上、插入了对方的屁穴,然后开始不停地活塞运动。

屁穴比小穴要紧了一倍,插起来也更加舒服。

不过李音此时双手已经没了倒立的力气,被陆蒿放倒在床上一顿爆插。

这次她并没有插小穴那么爽了,只觉得屁股火辣辣地,不停地想要排泄出对方的肉棒。

陆蒿抓住这一点干脆身子不动,让李音自己用屁股去拔,李音每次用力去拔,都会感觉到肠道被拽拉的痛感,拽了一截又重新插入进去,一连好几次都拔不出,反而像是在自己动,顿时脸上像火烧一样热,捂着脸不敢再去用力拽,开始极度缓慢地往外一点点拉。陆蒿没有一点动静,似乎是打算放过她。

马上就要出来re!

李音兴奋起来,感受着菊花排出的最后那一点龟头,准备迎接那种完全排出异物的舒畅感。怎料陆蒿突然把双手放在她的大腿上,居然让她无法把最后一丢丢用肛门挤出。

李音用力往前拱了拱,没有结果,往扭了扭头,“嗯?哈?你不会是……”

李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颤抖着说着,还未说完,只听到身后噗滋一声,一股剧烈的异物扩张感带走了她最后一点理智。

“不要!!”

李音惨叫一声,用手抓着脸,用力夹紧屁股但无济于事,对方完全把她拿捏在手里,每次插入都让她痉挛一下,接连不断的达到绝顶…

李音感受着陆蒿两手揉搓着她的胸部,以及小穴的扩张和屁穴的抽插渐渐陷入了失神之中。

啪啪啪啪啪…

半小时过去了,陆蒿还在抽插,床单上已经湿了一大片。李音披散着头发,两眼无神的趴在床上。陆蒿将她抱在怀里换了一种体位,拉着她的手把整根都插入进去。

“嗯…哈…舒服死了…”

“什么?你说什么?”

“嗯……嗯……操死我了…好舒服…”李音张着嘴巴不停呻吟着。

“这才对嘛。”

陆蒿掐着她的脖子,下体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这就是他最喜欢对方的一点。

“啊…嗯……干死我了……轻一点…屁穴都被你干烂了……”

连李音都不知道她会在达到连续高潮后会暴露如此淫荡的一面。

两人对抗了一晚上,最终李音也没能让对方拔出肉棒,疲惫不堪地在插入状态睡了过去…

第二天晚上,陆蒿看着主刀医生从手术室走出,赶紧站起身塞他兜里一张黑白卡。这卡是没有密码的,里面至少有十五万。

“手术怎么样?”

“很好,替换了她肛内的肠道和膀胱,声带和子宫手术也很顺利,不过,我没明白你为什么还要摘除她的……器官。”

“这个问题不在你们的手术范围吧。”

陆蒿歪了歪头,并不打算明说,只露出一个“非常纯洁”的笑容。

同时在心中回复他:这还用问,当然是为了不让她逃啊…

“为什么我没有变回男人?啊!这是什么!你给我上锁了?好痛!拔出去!摘掉!”

昏睡了四个月的李音终于恢复了意识,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抬起发麻的手掀开被子看裆部,可惜让她失望了。

下面依旧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而且小腹内居然还有很涨的感觉,似乎是里面多了什么器官。

更可怕的是,她这一次直接睡到了夏季末,学校马上就要开学了。

李音真的要疯了。

此时她乌黑的头发已经长到了腰部,

穿着一身半透明吊带旗袍,隐约看到布料下乳首和小穴穴上都贴着的两个粉色心形贴纸,白色吊带袜下是一双7公分高的水晶高跟鞋。

天呐…

自己哪里有点男人的样子?穿的就像是一个要去参加性爱party的暴露狂少女。

李音跪在地上,一手捂着小腹一手抓着屁股里面的塞子。

“可恶…根本拔不掉呢…”

她的屁穴内插着一根金属硬肛塞,肛塞尾部有一个圆圈状白色指示灯,里面是一个可张开的倒勾,光滑无比,这是陆蒿给她塞入的一款磁性极强的性具,是囚禁性奴器具公司的新产品。

这肛塞需要收到他的语言指令才能解锁,就连李音的尿道也被一根细小塞子塞住。

因为她的膀胱和肛门内被植入了一层特殊高级材料,很难损坏,甚至可供塞子永久插入,因此她比常人憋的更加持久,但也更敏感。

“我屁股好痛,快把我下面的东西拿掉!先让我去卫生间!”

“别急,我让我好好欣赏你痛苦的样子。”

“你……又欺骗了我!咦?”

我的声音怎么这么细!

李音摸了摸喉咙,才发现自己声音都彻底变得跟女生一样,居然还给喉咙做了手术!李音气得浑身发抖。

陆蒿没有回答的问题,只是快速蹲下身体,握住她穿着长长蕾丝手套的手,掀开裙摆伏身吻了一口她小腹的淫纹。

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念了一句拉丁语,李音尿道的塞子指示灯突然变红,然后被陆蒿缓缓摘下。

“哎呀…膀胱动惹!”

妈的,塞我尿道是吧!

李音站起身下意识仰起头,故意这么说,坏坏地想呲对方一脸。

看我用圣洁之水,洗去你的罪恶!

脑海里突然弹出这句话,这是她在电视剧里学到的台词,李音脸色一红,暗骂自己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

啾。

陆蒿张开口包住她的小小花瓣,开始咕嘟咕嘟地吮吸。

喔,卖糕的!

这东西…不,这家伙居然在恰自己的尿,好恶…!

“停下!你干嘛!”

李音不适感强烈,拱了拱身子想要摆脱对方的嘴巴,可惜对方那双强有力的手非常用力的抓着她的腰,李音尝试扭腰,却发现自己的腰似乎变得很柔软了,像是身体里面少了什么骨头。

陆蒿喝的一干二净,然后嗦了一下尿道棒,迅速插入李音的尿道。

“嘤嗯!不要!”

李音只觉下体极度不适,就要伸手就去揪,可它滑的很深,而且已经上了锁,根本拿不掉,急得就要哭出来。

“… …”

陆蒿没有说话,抱起她玲珑的身躯,亲吻住她的嘴,紧接着李音感觉一股酒精味的口水像是水龙头一般灌进喉咙。

“唔!(尿?)”

为什么喝起来像葡萄酒?

咕嘟…咕嘟…咕嘟…

李音一不小心咽下了几口,然后用力推开对方,气愤道:“呕!为啥要给我喝尿?”

这变态还想把癖好传染给我?

李音心里咯噔一下,已经幻想出来自己被对方栓住强制灌尿的场景,顿时鸡皮疙瘩掉一地。

“你觉得是尿吗?我才刚刚清理完你的膀胱和肛门,又注入了红酒和奶油,所以里面很干净的。”陆蒿拿手绢蘸了蘸她嘴边的水珠,轻轻按了按她白纱下的塞子,“等一会儿咱俩在教堂结完婚,让在场的500多人带套给你的双穴开开光,你觉得怎么样?下个月我还约了人会在咱们家里开party,放心,不是外人,都是精于人体研究的性爱大师,到时候我把你捆好挂在架子上,在你体内放一些新鲜肉片或者水果牛奶,我们拿筷子伸进去夹出来,蘸着你的淫水,这该是多么的美妙啊!”陆蒿笑着说,他真的很满意这个改造。

李音听完打了个寒颤,把心里那句质问对方为何不把她变回男人的话咽了下去。

这混蛋,不仅从没打算把我变回去,还要跟我结婚…甚至还要让500多个人上我!开什么玩笑!?

十六个月前,下午1点03分。

叮铃铃铃…

“大早上的…谁来了个电话?”

妈的!让不让人睡觉了!

李音睁开迷糊的双眼,拽掉充电线按下接听键。

“喂…”

“喂,音仔啊,你在哪儿呢?”

电话那头是个女性的声音。

“哦哦,是凛姨啊,我在家呢,有啥事?”

凛姨是李音楼上的住户,跟他爸妈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她卖的东西很多有很大渠道,自己爸妈卖的产品正是从她手里低价进的货。

“你是不是在学校旁边租了个房子吗?有多大啊?”

“一室一厅。”

“一室一厅?感觉还行,还能住个人吗?”

“勉勉强强吧…”

李音思索了一下,如果把房间里的酒水瓶子收拾收拾,差不多可以塞个人,只不过得跟他睡一个床了。

“怎么说呢?主要是我妈最近要来我这住,我招的员工本来住我家,现在我妈一过来他就没地方住了,我想问问你,让他在你那儿住一段时间,行吗?”

“啊这…他多大年纪?”

“跟你差不多,挺干净一小伙,放心,他是我老家邻居的儿子,是个小富少爷,趁着假期他爸把他丢来我这里锻炼锻炼,不是啥外人哈。”

“那…可以啊,他要在我这住多久?”

“一俩星期…不,最多也就俩星期。”

“嗯…那行,下午我去接他吧。”

“好,回头我请你去外面吃饭。”

“哈哈,太客气了,真是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李音还是很不情愿的,毕竟那是自己用来放松的秘密小窝,突然来个人跟自己一起住,那来怎么放松?

挂了电话,李音才想起来他房间里还有一些H漫画和A片,这东西他买了两个柜子装着,被发现了可不好了,该怎么办呢?也不能放家里,总不能丢了吧…

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不藏了,放柜子里锁着就行,反正钥匙在自己手里,别人总不会强行撬开吧?

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居然不是早晨而是下午1点多了!

我去!那岂不是一会儿就得去接凛姨家那个哥们儿了?

想到这里,李音也不磨蹭了,趿拉着拖鞋就窜出了家门。

他必须要尽快去到他租房的地方,先买几瓶空气清新剂喷喷,然后再把那房间好好大扫除一下。

被室友骗到结婚》有5个想法

  1. 收猫狗奴2702384676
    收小狗狗,骚女儿,
    绝对服从,能做任务,能返图,
    年龄不限,一个人住优先,
    能做到带着年龄匹配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