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的请求03

作者: AMI

第三章

「喂,你要在里面待到什么时候?」

陈成硕不耐烦的喊,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催促对方了。

哗哗哗…

吱~

浴室里,淋浴的声音戛然而止,不到两分钟,穿着白色浴衣的鹿小欣夹着腿走了出来,脸色的表情很复杂。

「你没事儿吧?」

看见对方的样子,陈成硕心中有些想笑,逛商场时他早就发现身后有人在跟踪,本以为那人只是骚扰一下或者跟鹿小欣要个联系方式,但没想到那人是泰迪转世男女通吃,骑身上就干。

「没事…」

呵呵…

鹿小欣整个人又羞又气,肠子都悔青了,不知道当时中了什么妖术,自己居然就同意被对方透,幸亏被工作人员发现才得救,要不然不知道被关到什么时候。

现在小吉吉被上了锁让他很不开心。

陈成硕来到时候自己已经穿上了衣服,要是被对方看见那丢人的模样……恐怕他都没有脸面待在这里了。

「吃饭,喝茶。」

陈成硕泡上茶,便躺倒在沙发上看电视,一旁的鹿小欣发现餐桌上的菜比平时多了一倍。

「…」

本想感谢一下做这么多菜,但对方这样的态度实在让他说不出口。

睡前,鹿小欣从工具箱里拿了钳子,跪在床上撬了一晚上,也没能把贞操锁撬开,只能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去上班。

「小欣工作干了几年了吧。」

「嗯…」

「…有没有…」

「……」

好难受啊…

一早上都昏昏沉沉,也不知道都跟同事说了什么,吉吉还有点痛,鹿小欣在电脑前待了一上午,便坐不住了,慌慌张张去了楼下的超市。

「又来买红枣牛奶?」

危宽抽着一支用纸卷成的烟坐在旁边躺椅上,一如既往,只是鹿小欣这次没有拿纸杯取奶,而是叉着腰踢了他一脚。

「干啥呢这是?踢我干啥?」危宽赶紧站起来闪躲对方接下来的攻击。

「不仅想踢你我还想抽你!」

鹿小欣气呼呼的瞪着他,小手指在对方胸口猛戳。

「怎么说?」

危宽拿下嘴里的烟,故意摆出一个疑惑道表情。

「什么怎么说,给我把我…下面的东西解开!」

装什么装!臭傻13!

鹿小欣指了指两腿间,因为过于愤怒说话声音都在颤抖。

「这是你求人的态度?」

危宽早就知道对方会来,故意装迷糊,现在被戳破干脆一副地头赖皮的模样,随后捏着对方的肩膀把他按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贞操锁解开可以,不过需要点费用。」

「费用?你还会缺钱?」鹿小欣大惊,别的倒不怕,他就怕要钱。

「为什么不会?我家里有钱不代表我就有钱,最近我就挺缺,给我7万块,我就帮你解开。」

「7万块?我疯了还是你疯了?」

有这个钱我不自己去配一个钥匙或者找人卸了?

鹿小欣被他气笑了,把脸贴过去,几乎要碰到对方的鼻子,「你当我是傻子?」

「呵呵…你不会以为那只是普通的玩具吧?」

「什么意思?」

对方这么一开口,鹿小欣顿时感觉不妙。

「没什么意思,只是告诉你这个玩具,如果你强行去拆下来的话,里面的小刀片会收缩旋转,然后……咔……」

「不要再说了,你这个恶魔!」鹿小欣一想起昨晚撬锁时那刀割的感觉心里就一阵后怕。

7万块,自己工资才几千块一个月,这要自己攒到什么时候?

晚上回到家,鹿小欣拿起冰箱里的啤酒就喝了起来,一旁的陈成硕看对方心事重重的模样,摇了摇头走进来卧室。

最近老爸那边交给了他不少任务,他没时间在意鹿小欣也懒得去问。

「怎么办呢?」

陈成硕那家伙一点也不靠谱,自己装成那么悲伤的模样也不管不问,显然是不能靠他了…

鹿小欣摸了摸小吉吉上的锁又摸了摸肛塞,最终,仰躺在了床上,书桌上电脑屏幕正亮着,只不过上面不是电视剧而是一排又一排的成人商品。

焦头烂额之际,他想起来那个成人用品店的的老板,自己又没知心朋友,陈成硕那边又不好意思,只能去问那老板有没有什么赚钱的手段了。

他也知道大概率是卖屁股。

不负所望,很快那老板就发来了一个神秘网站,网站点开还有一个风险提示的弹窗,显然不是什么正经网站。

「呵…」

鹿小欣微微一愣,便点了继续访问。进入之后,里面是一个又一个的帖子,还有一些“特殊”视频频道。除去那些有的没得,大部分贴子都是“圆角”讯息,而且每分钟都有更新,十分活跃。

从上往下翻有好几千页,当然伪娘需求也不少,有要求跟宠物做的,也有xx一夜情,甚至还看到了给人当性奴隶每月拿十几万的炫耀图。

鹿小欣把那个炫耀图来回翻看了几遍,有点心动。

把里面的人拿出来跟自己对比了一下,暗道,这人长的还不如自己呢!

「小鹿心」:这个网站可信吗?

「成人面点店」:可信,人格担保。

得到了对方的保证,鹿小欣开始琢磨起来,以自己的外表,差不多算是一个优质小伪娘了吧,该挂多少价格合适呢?

考虑许久,还是决定先去问一问成人用品店老板。

2min…

老板的回答很模糊,没有给出价格参考,而是把一些客户推荐给了他。

不一会儿鹿小欣就跟其中一个客户聊上了,当然那人也很谨慎,说是见面之后议价,从对方口中坚决的态度来看,鹿小欣猜测这人可能被“坦克”坑过。

第二天,跟公司请了个假,鹿小欣精心化了个妆换上一身个人觉得最好看的紫色露肩裙,趁着中午家里没人出了门。

至于为什么挑这样一件衣服,是因为陈成硕那家伙不止一次说过自己穿露肩裙特别漂亮,跟女生一模一样。

「小姐,坐车去哪儿?」

路边司机走过来打招呼。

「……呃…我去中心大街小兔奶茶店…」

鹿小欣犹豫片刻尴尬的回答。

「……」

听到对方的男人声音,司机推了推眼镜仔细盯了半天,最终摇摇头带他上了车。

鹿小欣坐在了后面,司机异样的眼神让他心里有点不舒服,心道,陈成硕那家伙说的不错,自己应该抽时间去学一下伪声,要不然也不至于被人认出来了。

一路上司机一直没说话,下车时候,对方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小姑娘,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去医院看看,不该放弃治疗。」

「…呃……哈?」

什么意思?鹿小欣赶紧拿出小镜子瞥了一眼,本以为自己化妆出了问题,但从镜子里看除了嘴唇红了点也看不出什么啊?

「什么意思啊?司机大叔?」

「嗯咳咳,我说的是,你这喉咙的问题,人长的倒是好看,就是说话声音有点…我觉得吧,你得去医院好好看看才行,要不,我给你推荐个地儿?」

「…不用了谢谢…」

鹿小欣总算是明白对方看自己为什么那么奇怪了,赶忙笑着拒绝。

到了约好的地点,鹿小欣有点犹豫不决。

畏市中心大街人流量众多,而和客户约好的目的地恰恰是年轻人最多的一家奶茶店,望着门口那不断进出的人群,他心里只打退堂鼓。

自己的声音摆在这,一开口恐怕瞬间吸引大部分眼光,他特别害怕自己被人关注,特别是人流众多的地方。

要不…直接走吧?

鹿小欣身子不停远离人群,转眼间又回到了路边。

白来一趟还搭了车费?

思索半天,最终他还是咬咬牙走了进去,心道,要是服务员过来推销东西,大不了就装作哑巴!

因为人太多的原因,里面服务员没能跟每一个客人打招呼,这也让鹿小欣心里松了口气。

「44号桌是吧?」

鹿小欣不停嘀咕着,顺着桌位一个一个往里面走去。

奶茶店很大,中间还隔着几块灰色的玻璃,整个店的风格比较“硬”。

「40…41……」

一路上,越是靠近目标人物的地点他就越紧张,在到了最后43桌的时候他居然有点头晕,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这是自己因为紧张忘记呼吸缺氧导致的。

如果这里被人发现是伪娘,恐怕瞬间就会处于风口浪尖吧,一想到满屋子的人都看向自己他就感觉窒息。

不知不觉,他已经停止在了44号桌前。

「小鹿心?」

44号桌上的男人察觉到有人停止自己面前,抬头看了一眼,说出了鹿小欣的网名,语气略微有点惊讶,他也没想到对方的模样会这么好看。

「………」

鹿小欣张了张嘴,没有出声坐在了他对面,算是默认。

男人知道他是伪娘也理解他的处境,拍了拍路过的服务员,指着菜单上面的一张图片,「这个,来两杯。」

「好的,请您稍等。」

看鹿小欣局促不安的样子,男人始终保持微笑,不停地说,就像在与一个熟人聊天,谈笑自若。

「没关系的,这里的小情侣都在忙自己的事情,不会注意你的,随便开口就是,没人会觉得这么漂亮的女孩会是男生。」

「我叫欧阳铭,你呢?」

「…」

听到对方的名字,鹿小欣心里一惊,赶忙抬头仔细打量对方。

男人头发黑白参半,西装笔直,头发梳在了后面,年纪三十五岁上下,不怒自威,无形中给人一种运筹帷幄的感觉,比较让人在意的是他的右眼是碧绿色的。

「欧阳铭…」

欧阳铭…欧阳铭…

鹿小欣仔细咬着对方的名字,突然想起来自己在公司里不止一次听过这个名字,这人不就是公司的幕后老总吗?

一想到对方跟自己公司有牵扯,瞬间他就坐不住了,跟谁不好偏偏就非得遇到跟自己公司沾点关系的。

「怎么了?」察觉到对面人的情绪波动,欧阳铭拿起一杯奶茶推过去。

「没、没什么。」

此时鹿小欣的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团毛线,欧阳铭这家伙,貌似三十多了吧,据说一直没结婚,怪不得,原来他好这口。

鹿小欣用手扶着胸口,开始思考如何跑路了,虽然看对方的样子自己可能被看上了,但他并不想跟对方发展关系,毕竟对方还有一层身份,那就是涉黑。

据说前几年跟隔壁公司出了点小摩擦把人家老板打成了残废。

如果自己真不小心沾上了,恐怕不好脱身。

「长的不错,10万跟我一周怎么样?」

「嘎?」

出了奶茶店,鹿小欣任由对方挽着胳膊。

是的,她果断就答应了,那些有的没得在听到价格时瞬间被他抛到了脑后,没有人跟钱过不去,如果有人不做,那肯定是钱不够。

「不听听我的要求?」

这小家伙…很缺钱吗?

欧阳铭有些诧异,但很快就意识到对方应该是第一次出来援交的雏。

「啊?还有要求?」

不是只贡献出屁股就可以了咩?

鹿小欣显然没想到有别的东西,不过答应就答应了,其他的自己也不在乎了。

「跟我来吧。」

「哦哦,好的。」

上了车,欧阳铭交给他一个黑皮小本本,然后驾车驶出了中心大街。

随便翻开一页,「调教6、家具play……窒息…」

X的,这些都是什么啊?

「怎么?害怕了吗?这钱可不是那么好拿哦。」

「没有,我很期待呢。」

鹿小欣嘴硬道。为了钱,他豁出去了!

「呜…勒……」

好紧…

鹿小欣此时正被吊在半空中,眼睛被蒙住,口中插着一个塞子,黑色的束身衣带子穿过他的下体紧紧勒着屁穴的肛塞。

双手背在后面和双腿一起盘着,即使用尽全力也只能晃几下身躯。

在他身下,有一个两米宽五米深的正方形的水池,只不过池子里不是水而是一些透明黏糊糊的液体。

「准备好了么?」欧阳铭轻笑着松开了吊着的那根绳子。

扑通一声,鹿小欣掉入了池子里。

「…嗯!唔!唔唔唔!」

无…无法呼吸…

想要挣扎但因为四肢动弹不得,粘液之中他也只能屏住呼吸,不一会儿就痛苦地扭动起来。

「唔———」

…救救我…

鹿小欣坚持不住,不小心吸了一点粘液进身体,顿时剧烈摇晃起来,不一会儿就失了禁。

见状欧阳铭便将他从里面拉了出来,放到台子上摘下对方口中的塞子,轻声道:

「怎么样?」

「咳……不行…不行……我受不了了…我不要钱了…放开我吧…」

鹿小欣被呛了一下咳嗽不止,一边说一边摇头。

「这才刚刚开始呢…怎么可能放开你呢?来吧,下一轮马上就开始了哦,这次再往上加三十秒,你做好准备。」

「不…!我不要!快把我放…唔!唔!」

不等他把话说完,欧阳铭就用塞子插入他的喉咙,然后重新让他浸泡进去。

来来回回数十次,每一次都加长一点时间,最后一次鹿小欣几乎昏过去。

「怎么样?还想离开吗?」

欧阳铭望着对方上锁了的小吉吉轻声发问。

「哈啊……我求…求你了…让我回去吧……」

变态啊……真不该答应…

鹿小欣瘫倒在地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了,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终于昏了过去。

等他在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大厅中央,身上穿着一件极其暴露的色情奶牛服装,一根又一根的透明软管无规则的将他捆在一棵巨大盆景树上,软管缠的不紧,主要是有一根粗大的钢管在下面深入他的屁穴中,插的很深,几乎把他整个人顶了起来。

「好…难受…」

乳头上各夹一个软夹,后面连着两个小挂饰。

「醒了吗?」欧阳铭拿着一个酒杯走了过来,「虽然这是会客厅,但请你放心,这里暂时就你我两个人。」

说着他就打开了墙上的一根开关,紧接着一股带电的水流从鹿小欣下体插着的那根钢管喷出,由内而外的让他抖个不止。

「呜呀呀呀呀!」

「不行!这个绝对不行!」

「会死!会死的啊!」

凄惨的叫声不停在大厅回荡,鹿小欣痛的死去活来,拼命的往上拔,但钢管棒每隔一段距离有一个类似绳结的坎。

连续往上拔出三个坎,正准备一口气拔出时,钢管里的电流突然加大,鹿小欣猝不及防没能抗的住,双腿一软又坐了下去,一个坎接着一个坎又被他的屁穴吞入…

「啊…哎呦…插死我了!」

一直折腾了近半小时,欧阳铭才停止了下来。

「………」

脱力的鹿小欣正趴在地上瞪着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身子止不住的在地上抽搐,尿液在身下流的满地都是,经过这几下的折磨他已经不知道什么叫羞耻了。

想不明白对方这么折磨自己有什么好,这样下去别说是一周了,不出两天自己恐怕就会疯掉吧。

趁着对方没任何动作,鹿小欣忍着浑身的酸痛爬起来,质问道;「这样做…到底有何意义?而且…一点都不舒服!」

「第一次嘛…很痛很正常的,相信我,很快你就会适应的。」说着欧阳铭拔出他屁股里的肛塞,换了一个电动的,随后将他抱起来放入一个乳胶床中,戴上口塞最后接通电源,「就像这样。」

随着床内的空气抽出,鹿小欣什么也看不见,只觉一层滑溜溜的东西把面部和身体束缚的越来越紧,最终被定在了里面,动弹不得。

「嗯呜……」

救命…

胸腔受到压迫,呼吸困难,只有口塞中的一根软管可以让他呼吸。

「怎么样?就这样呆一天如何?」

说完用手指堵住了那根软管。

「呜呜(不要!)!」

鹿小欣连动一下脖子都做不了,像是一块肉冻,被完全封在了里面。

屁穴里电动肛塞开始转动起来,迷迷糊糊地,强烈的窒息感,和这种紧缚感,居然让他觉得这样很舒服刺激。

第二天,从里面放出来的鹿小欣连站都站不稳,刚在浴室洗漱完不久,欧阳铭又将他带到了一件地下室。

在里面他看到了十几个被乳胶衣完全包裹束缚着的“人形粽子”。

「他们的下体插着排泄管和进食管,因此可以很长时间在这里。」

欧阳铭在后面解说,右手轻抚一个乳胶人乳头凸起的部位,然后淡淡地笑着,

「喜欢吗?」

「我可以让你跟他们一样,永远待在这里。」

欧阳铭说着拽着他的脸狠狠亲了一口。

「不、不可以!」

鹿小欣吓得魂飞魄散,让自己变成这样连动都动不了只能呜呜叫岂不是跟奴隶一样了?这样活着还不如死掉!

说罢挣脱出来拔腿就逃,但没跑几步自己屁穴的肛塞突然扩张起来,非常突兀,导致他脚下一虚跌倒在台阶上。

「怎…怎么回事?好痛……」

鹿小欣不停地掰着屁股,里面的肛塞并不是普通肛塞那样转动,而是在变大扩张,几乎让他的肛门裂开。

「你逃不了,死了这条心吧。」

欧阳铭阴着一张脸,用力坐在他身上把他压住,将一个黑色乳胶头套迅速包裹住他的头,随后把假阴茎口塞插进他的喉咙、堵住鼻腔、收紧、最后在脖颈处上锁。

「嗯…!呜…」

看不见了……这是什么…

鹿小欣跪在地上用力去摘乳胶头套,但头套勒的很紧很结实,就像是为他量身打造一般,他的动作毫无用处,连鼻子被堵住,只能用口中那个小孔呼吸。

「呜呜呜(放了我)!」

我才不要变成那样…

鹿小欣“呜呜”的叫着,一旁的欧阳铭正强行往他身上穿乳胶衣,可惜鹿小欣完全看不见,用力挣扎也只是抓空气,被对方堵住了口塞的出气口,很快就用缺氧没了力气。

「呼~这是你的位置。」

给他全身都穿上黑色的乳胶衣后,欧阳铭冷笑着把人放在了一个玩具马上,然后把他的双腿锁在下面,穿上一个垂直90度无法行走的高跟鞋。

鹿小欣夹着双腿拼命的抖,很快,在他的双手被束缚之后,就再也没法动弹了。

「唔?」

平静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口塞被拔出,紧接着一根软管深深的插入他的喉咙,随后浓郁的营养液灌满了口腔。

不要!!

在他身后,欧阳铭拔下他肛塞,插入排泄管,然后开始往他的肛门里注水。

「呜呜呜(要死了…)……」

鹿小欣屁穴一阵凉意,拼命的想要夹紧菊穴,可惜无济于事,很快他的肚子就如孕妇般涨了起来。

「呜……嗯嗯嗯…」

好想去卫生间…

鹿小欣只觉一股强烈的排泄欲望不停折磨着自己,但对方始终不让他解放。

终于,注水停了下来,鹿小欣慌忙地顺着软管排泄出去,顿时全身舒畅起来,但刚排泄完,前后两个管子突然又一齐往他体内灌输液体…

「唔唔唔……」

怎么又…要溢出来了…

趁着鹿小欣正拼命伸直四肢,一旁的欧阳铭又有了别的动作。

他把软管固定在鹿小欣身上,然后将对方从玩具马上放了下来推入一旁的粘液池子中,趁着对方在里面挣扎的劲儿迅速抽干里面的液体。

几分钟后,鹿小欣爬起来四处摸了摸都出不去,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把他关到了一个窄窄的四分格子里。

两个管子还在喉咙和肛门里插着,轻轻拔了拔发现这东西被某个东西固定住了拿不下来,想要站起身,但双脚却因为被强制穿上了一个奇怪的高跟鞋,无论怎么站都站不起来。

该死…这是什么啊!

不出所料,高跟鞋和输液管子一样拿不下来,全身都被黑色乳胶衣紧紧包裹着,用手摸遍了全身都没有找到拉链的小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除了房间里一些呜呜的叫声鹿小欣什么都听不见。

好无聊啊…好紧勒的我下面好痛…好想脱掉…好想出去…好想打游戏…

「好好感受吧,以后你永远都被囚禁这里,别想着可以出去。」

「再见了,我走了,好好待着吧,下一次见面应该会在几年后了。」

「唔嗯嗯!唔—呜呜—」

不要走啊!放了我!

听到对方的话,鹿小欣吓得几乎要跳起来,可惜自己什么也看不见,被胶衣束缚的死死的,在里面爬了几圈只能如旁的奴隶一样喘息几下。

呜呜……不要啊……我不要这样…

鹿小欣用力敲打着墙壁,随着一阵关门声,整个屋子陷入了短暂的平静。

「…………」

嘭!

鹿小欣斜倒在了地上,几分钟后,屁穴和口腔里突然注入了一股带有怪异的香味的液体,注入的不多,几秒后就消失了。

他也没有在意,只是思绪陷入了无尽的悲伤和后悔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鹿小欣醒了过来,是被渴醒的,此时的他只觉自己身体燥热无比,连屁穴里都奇痒难忍。

他想自慰。

但小吉吉被锁着,全身被胶衣覆盖,屁穴又被管子占着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呜呜呜……」

好痒,好痒啊…好想被大jj透…

鹿小欣扭动着身子,只能做出那种AV里那种极其淫荡的姿势动作,摇摆着臀部和腰,两只手不停揉捏着乳头。

这样下去…真的会疯掉…

两天后,欧阳铭觉得对方把催情药吸收的差不多了,便解开了鹿小欣的束缚。

恢复自由的鹿小欣跪在地上,不停一只手搓捏乳头,一只手不停玩弄着屁穴。

「哈啊…」

「干我……求求你……透死我吧……」

欧阳铭解开自己的腰带,脱下裤子露出他那入了珠的鸡巴。

「小贱b,把我舔的我舒服了,才肯草你,听到了吗?」

「啊呜…」

鹿小欣早就已经忍受不了了,就等他的命令,话音刚落扑上去含住对方的鸡巴开始舔弄,不一会欧阳铭就舒服的呻吟起来。

觉得差不多了,欧阳铭让他跪在地上,掰开屁穴让自己插入。

噗叽…

凹凸不平的珠子剐蹭着他的肛门缓缓插入进去,鹿小欣舒服的淫叫不断,开始迎合着对方扭着腰,如小狗一般哈气。

欧阳铭扶着鹿小欣的腰暴力抽插了起来,抽插过程中对方的头发很长,披散着,让他感觉有点不舒服,便从上衣口袋拿出两个红绳丢过去,「小骚鹿,把头发绑成双马尾,我拎着舒服一点。」

「嗯……啊…好的嗯…主人…」

「不错,我喜欢你这样叫我。」

鹿小欣淫荡的笑着,拿绳子把头发绑好用力支着身子挺着胸脯,把脑袋送过去。

「越来越喜欢你了。」

欧阳铭拽着他的马尾,抽插的越来越用力,速度也越快。

十几分钟后,伴随着欧阳铭的一声低吼,浓热的精液注入了对方的体内。

「呜……啊……好热啊…好舒服…」

鹿小欣伸出小舌头撅着屁股不让精液流出,欧阳铭狠狠抽了对方几下,然后从抽屉里拿出封条,贴住对方的肛门,让精液保持在他体内。

一周后…

上班时间,陆明进公司查看,一眼就看见了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鹿小欣。

「这几天,感觉你很没精神呐?」

陆明拍了拍他的肩膀。

鹿小欣“唰”的一下就坐了起来。

脑子里正做着被陆明强X的噩梦,突然看见主角出现在自己面前,张口就出:「不要!」

「啊?」

欧阳铭很遵守承诺,一周就将他放了出来,之前说的那种话只不过是吓唬他而已,对方不知道的是,其实,被囚禁的那几天鹿小欣几乎都认命了。

另一边,危宽也很诚信,只不过并未拿鹿小欣的钱,看到对方的钱之后,便把他下体的贞操锁解开了。

一时间,鹿小欣重获了自由。

但他却陷入了另类的“舆论”之中。

在公司里,不经意间看到他留长发以及化妆的人越来越多,他也彻底被同事疏远,毕竟,一个可能有心里变态的人,没人会待见。

回到家之后他还发现了一个严重问题,不知不觉自己的胸居然到了B。

薄薄的衣服跟本掩盖不住这团赘肉。

怎么会这样?

真是见鬼了。

用力缠紧奶子之后,只会让他呼吸困难,看来电视剧上也不完全是骗人的。

噩梦接踵而至,离开了欧阳铭几天后,他再自慰屁穴居然发现没了感觉,单纯的捅屁股一点都不刺激。

似乎之前对方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让他上了瘾,居然有点怀念,身体也变的欲求不满起来。

实在没办法他便开始独自一人跑出去大晚上在街上玩露出、自慰。

偶尔被几个路人看见,他也不会逃走,甚至会幻想着被人伦奸。

好像…别人透啊…

公司的卫生间内,鹿小欣摘下来帽子和口罩正在照镜子补妆,镜子里的人丝毫没有男性的特征,是一个头发乌黑如瀑,眼睛水灵的可爱小女生。

他胸部还在持续成长,肥大的衣服已经遮掩不住了。

「唔…最近有点长痘痘,不能再熬夜了。」

他觉得自己做女生这方面挺有天赋的,最近已经开始练习伪声了,甚至在色情网站上注册了账号,开始了“圆角”生活。

每单几乎都能赚到几千上万左右的报酬。

脖子上屁股上,小腹的位置都分别纹了纹身,这都是几个大客户给他留下的痕迹,甚至最近这几天他的肛门里都一直存着对方的精液,只是被封条贴住防漏。

身后传来脚步声,如果是之前的鹿小欣会紧张万分的戴上口罩和帽子,但现在他已经跟之前不同了,公司同事也陆续都发觉了他女装打扮的事情,甚至有人看到过他跟陌生男人一起去酒店开房。

「鹿小欣。」

陆明皱着眉头朝他走了过去。

「怎么了,我们的大领导怎么来了,好像才刚刚从卫生间出去吧,又回来干什么?不要告诉我你是来**的吧?」

鹿小欣知道对方是来看自己的,撅着嘴冷冷地望着他,丝毫不掩饰内心的厌恶。

「……」看着那张完美无瑕的脸,陆明内心甚至怀疑自己是否认错了人。

「麻烦你恢复正常吧,鹿小欣,现在还不晚,不要再一错再错了。」

陆明眉头紧锁,双手放在了对方的肩膀上,「你能听的进去吗?」

「恢复正常?」

鹿小欣想到自己那废物小勾勾,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随后指着不远处往这边偷看的众人说:「我也想,可我也是被被逼无奈呀。」

「…」陆明不理解鹿小欣话的意思,显然对方也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拿起帽子狠狠地甩到了地上,高调离去。

「鹿…」

陆明怔怔的站在原地,脑子里突然回想起几年前对方第一次来到公司的场景。

那时,鹿小欣才刚步入社会,是个一脸稚嫩的大男孩,正热心的在公司楼下帮一个老人指路。

当时自己看到的是个前途一片光明的年轻人,但现在呢?那个年轻人身上的闪光点已经完全消失不见,浑身充满了负面能量,到底是什么…把你变成这样的呢?

他不理解。

之后,鹿小欣并没有想陆明想的那样被排挤后辞职,而是直接以女装的样子出现在公司内,这件事一时间引起了公司内部大地震,各部门的同事都过来参观这个“小伪娘”。

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除了个别女生表现的对鹿小欣特别厌恶,大部分都对他蛮有好感的,主要是他的外表实在太正,而且以前给人留下的印象很好,虽然平时不爱讲话,但却喜欢助人为乐。

公司几个扫地阿姨都与鹿小欣关系不错,对此她们的看法是:“这孩子,看不懂他,妖孽”

当然也有认为他是母狐狸精上身,顺手从路边给他求了几张符放他工作的地方。

「鹿小欣,你下班后你先别急着走,我有事情要跟你谈一谈。」陆明走到他面前敲了敲桌子。

此时的鹿小欣正一脸好奇摆弄手中的灵符,听到对方的声音,轻笑一声,「不好意思,我下班后还有急事(圆角),今天陪不了你哦。」

「你…」

「怎么跟领导说话的?」陆明严肃道。

「怎么?你要开除我么?」

鹿小欣猛地站起身,最近对方频繁找他,已经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了,便托着对方脸,魅惑道:「怕你没有这个能力哦。」

或许自己真的被母狐狸上了身,鹿小欣发现他很快就掌握了伪声的技巧,不过现在还不太熟练,说话前需要现酝酿一下,也就导致旁边的同事在听到这酥到骨子的声音后打了个激灵。

「浑身一股子狐骚味。」

太近了!

陆明赶忙向后撤了一步。

「你说什么!?」

鹿小欣一把扯过对方的领带,把他拉到跟前,怒道:「你再讲一遍?」

陆明一言不发,捏住对方的手腕将他举着拎起来。

「嗯~放手…」

鹿小欣柳眉倒竖,一只脚赶紧蹬上了凳子。

「………」

陆明这才注意到鹿小欣今天是多么的可爱,她上身穿着韩版的西装外套,里面的衬衫领子处打着一个红色丝带,下面穿着棕色格子裙,一条白丝袜小软腿还在后面翘着。

「看够了没有。」鹿小欣偏过脸娇嗔道。

「呃…对不起。」

正在陆明准备松手时,一只手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腕,「你们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谁……额…我只是在检查工作。」陆明抬头一看,居然是欧阳铭,顿时支支吾吾起来。

老总怎么会有时间来这里?他不是在总部吗?

「检查工作就检查工作,怎么还把小姑娘拎起来了?」

「额…他…………不是…」

「不是?」欧阳铭露出一个你以为我瞎的表情,然后对陆明勾了勾手将他带了出去。

身后,鹿小欣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毕竟主人来了,自己可不能太过于放松了,小贱狗要有小贱狗的样子。

下了班,鹿小欣拿出避孕套咬在口中,推开大门前的一辆车,坐进了副驾驶位。

「嗯…啵…」

欧阳铭望着前方,身下鹿小欣正在给他口交,之外在公司内与陆明所说的圆角就是指这件事。

「对了,早上你跟我说想当我的性奴是吗?」

「嗯……咕…是的…主人。」

鹿小欣伸出舌头舔了舔回答。

「把身份给我。」

「好的,主人。」

接过身份证,欧阳铭单手抚摸着对方的奶子和小手,「明天跟我一起去美个黑吧,我挺喜欢黑皮的。」

「好。」

鹿小欣毫不犹豫,此时的他屁穴里奇痒难忍,只想被对方入珠过的大鸡巴抽插自己的py。

「喔~」

太色情了。

在欧阳铭家里待了两天,也被透了两天,调教了两天,鹿小欣起床照了照镜子,多亏了精致的五官,黑黑的皮肤并没有拉低他的颜值,反而更加色气。

回到卧室里,欧阳铭已经在穿衣服了,看到穿着吊带裙的小欣从卫生间回来,从后面搂住他,一只手拨弄他的乳头。

鹿小欣很清楚对方想做的事情,顺势扭过头,与对方舌吻。

之后被对方干了个爽。

身心俱疲的回到家,随便洗了个澡就躲房间休息了,甚至都没和沙发上的陈成硕打招呼。

「………」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婊了?

鹿小欣模样变化这么大,陈成硕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鹿小欣?」

陈成硕推开门走进去,里面没人回应,走到了床边才看到对方正窝在床头桌后面玩手机。

「鹿小欣?」

陈成硕面无表情敲了敲床头桌。

「啧。」

「干什么?」

叫什么叫?我又不聋!

鹿小欣不耐烦地关上手机,身子动也没动一下,嫌弃道:「什么事?我要睡觉了。」

「不吃饭吗?」

「不吃了,我困死了。」

「下周一我爸妈就来了,说实话,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很不喜欢。」

「你管的真是宽,我自己喜欢不就好了?」

「………也是,这样也好。」

陈成硕笑了笑,转身便离开了。

「…」

几分钟后,鹿小欣辗转难眠,想起陈成硕落寞的神情,有些后悔自己刚刚是不是把话说的太重了,如果人家不高兴把她赶出去,自己还要找房收拾行李什么的很不方便。

算了…还是去陪他吃点东西吧…

想到这里,鹿小欣便坐起身,换了一个露肩黑裙走出了房间。

大厅,陈成硕正在拿着筷子吃鸡肉,看到对方走过来便把桌上的茶杯推了过去,问道:「饿了吗?」

「抱歉,刚刚是我不好,公司最近不太平,我情绪有点激动。」

说完他就拿起茶杯小小抿了一口。

「没关系,有谁能一直一帆风顺下去呢?」

陈成硕盯着电视,手中的筷子不停地往口中送着菜,似乎完全没有将对方之前的态度放在心上。

伪娘的请求03》有1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