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的请求04

作者: AMI

第四章

「喜欢穿露肩的裙子是吧?」

深夜,陈成硕抱着鹿小欣的腰不停地抽插着对方的py。

此时的鹿小欣已经被茶迷倒,以跪姿承受着来自身后的猛烈冲击,陈成硕亲吻着对方的红唇,两手分别勾弄对方的乳头。

黑裙配上她那黑黑的皮肤,乍看不出什么,但细看非常惊艳,别有一番滋味。

「乳首居然都穿了钉,下一步是不是要去下海当拍AV了呢?」

陈成硕轻抚着对方柔软的小勾勾,然后狠狠地拧了一圈。

「呜……嗯……」

鹿小欣虽是昏迷状态,但下体的疼痛却让他下意识叫了出来。

抽插之前对方身上有一件事情让陈成硕特别恶心,就是扒下对方绿色真丝内裤之后,一开始他还觉得这小骚狐狸有点品味,但接着他就不这么认为了。

因为他发现鹿小欣屁穴贴着一张封条,揭开后拔出堵着的肛塞,里面居然都灌满了乳白色的精液。

「XX的,这小碧池,居然玩起了圆角。」

从容量来看,显然不止一个人在里面注射过,陈成硕在透他前不得不将人抱浴室里灌肠清理了好几次,至于之后怎么样,那就等干完之后,再里面放点自己的金子就行了。

「但凡是个鸡巴你都不挑是吗?」陈成硕扶着她的腰用尽全力去抽插,完全没有手下留情。

噗叽噗叽…

第二天,鹿小欣迷迷糊糊从被窝里爬了起来,想要下床却发现自己腿软的不正常。

「奇、奇怪?」

屁燕子怎么这么痛!是灌精插肛塞的副作用吗?

「哎呦……痛死…」

之前没有这种情况啊…

摸了摸屁股后面的肛塞和封条,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撕下来,这样一直在里面,光是想想就刺激。

今天他换了个V领的小麦色的薄毛衣,里面衬着一件白衫,下面是个白色的短裙,非常耐看。

到了公司楼下,欧阳铭正站在单元门等着他。

「主人…我今天…没请假诶…」鹿小欣看着对方的脸有些为难。

「是吗?那就在上班前让我射出来。」

欧阳铭狠狠拧了一把他的屁股,将他拉进了车里。

楼道里,陆明看着这一幕,心中开始不断的猜忌。

看鹿小欣的表情非常不情愿,但又没有反抗,很显然欧阳铭那个老sp握着他身上的把柄。

关于欧阳铭,大多人都知道对方是个声名狼藉的同性恋,包括陆明。

小欣长的那么可爱,却变成了这样,显然是掉进了对方的陷阱,而且从她的肤色改变来看,明显是被强制调教多次了。

听说欧阳铭那家伙有很多性奴,不会连小欣也…

一想到这种情况他心里就很不舒服。

另一边,鹿小欣被欧阳铭抱在怀里,两人叠坐在一起,关上车窗开始激烈交合起来。

「真是个小骚狐狸,一大早就这发情,这么玩迟早被你吸干。」

「嘻嘻…」

「来,让我好好给你擦擦小屁穴。」

说着就拽弄他的小水枪。

「话说回来,你这个小玩意儿还要么?要不我给你拆了吧,留着也没什么用处。」

「…我怕痛。」

鹿小欣犹豫许久回答,小勾勾是现在唯一能代表他是男性的身份的东西了,这个陪伴了这么多年的小东西他还是很不舍的。

「你是我的狗,我是你的主人,连主人的话都不听了?」

「呜…只有这个不行。」

鹿小欣柳眉倒竖,严词拒绝了他。

「好好好,一切都依你。」欧阳铭打开车门,将他送了下去,「下周再见!」

「再见。」

「现在结婚?开什么玩笑啊?我可是…男人…!」

最终鹿小欣还是说出了这句话,毕竟,他无法做到与陈成硕结婚这种事情。

「男人的身份只是暂时的,现在的医疗手段已经足够把一个男人变成真正的女性了。」陈段豪双手交扣,表情认真。

「那也不行!我不会结婚的…至少现在…」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欧阳铭!

鹿小欣顶撞道,当然他不会把真正喜欢的人说出来,要不然自己假扮女友的事情不就暴露了?陈成硕也可能会被打断腿。

只能尽量拖下去,最好拖几天,等到陈成硕父母离开自己就自由了。

「小硕,你怎么看?」

陈段豪不愧是从战场上退役的军人,一直表现的很沉稳,即使鹿小欣说出性别,他也没皱一下眉头。

陈段豪很清楚,自己这个儿子,做事很有分寸,既然他会选择这样一个人作为伴侣,那肯定就有他的理由。

「父亲,既然我的女友不愿意,就…就不要再逼人家了,毕竟结婚这种大事,总要考虑考虑。」

陈成硕笑了笑说出了他的看法。

「……」

这家伙,总算是说了句人话。

鹿小欣心里有些放松,既然陈成硕与自己站在一队,那对方肯定就不会再紧逼了。

真没想到,只是来帮个忙差点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餐桌上待了一会儿,鹿小欣有些尿急,便跳下椅子跑去卫生间了。

陈段豪摘下墨镜,露出他眼角的刀疤。

「做好决定了吗?」

「是,父亲。」

「那准备收拾一下行李吧。」他说。

「卫生间…是在这里吧?」

鹿小欣在走廊里转来转去,找了半天没找到卫生间,就在这时,他发现陈成硕的母亲一直在远处盯着自己。

「怪人。」

如果不是对方冒出来,他都差点忘了这个存在感很低的女人。

走过去看了看,陈成硕的母亲赶忙摇了摇头,同时张开了嘴巴。

「那是什么?」

远远看去,对方的舌头上似乎戴着个黑色的套子,而且还能看见上面挂着一把金色的小锁。

莫明其妙…

鹿小欣想不明白对方是有什么企图。

远处,陈成硕正缓缓朝他走来。

「唔?陈成硕,你知道卫生间在…」

话未说完,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突然从背后勒住了他的脖子。

「咕…喵呃…」

无法呼吸了……

鹿小欣伸出一只手向前抓向陈成硕,但对方似乎没看见自己一般,依旧不紧不慢的朝他靠近。

「呣……」

天杀的…居然是一伙的!

终于,他失去了意识。

两天后,一架飞机飞离了青州机场,如利刃般刺穿了蔚蓝的海洋抵达到另一端。

不久,境外的一家非法医疗机构内迎来了一位四肢瘫痪的病人,但却不是治疗四肢而是做性别交换手术。

一年后。

蓝海岸的沙滩,一名身材小巧的女生正沙滩上缓缓爬动,她扎着双马尾,穿着一件银白色的比基尼,皮肤黑黑的,脖子上还拴着一个铃铛,铃铛挂蹭着沙石发出轻轻地响声。

没爬多远,她就被旁边的男人抱在了怀里,「这次爬的不如上次那么远呢?要给你什么惩罚呢?」

「呜…阿—阿—」

不…不要…

女生张开嘴不停地摇头,在她的舌头上,戴有一个黑色的套子,还有一把小锁扣在上面…

夕阳。

海岸的一家靠海别墅,陈成硕坐在遮阳伞下看着海。

在他身旁、透明玻璃人形模具里,一个女生正在里面被迫摆出一种趴在地上撅起屁股的羞耻姿势,模具是为她专属打造的,玻璃紧紧贴合在她的皮肤上,不留一丝缝隙。

重点是模具的胸口和小穴以及屁穴处都开着口,可以供人方便使用。

解开对方舌头上的小锁,女生顿时就怒骂起来,

「陈成硕,你这个人渣!」

「XX没屁燕子的家伙!」

「我X你全家!把我的XX还给我!」

鹿小欣愤怒不已,他不能忍受自己的小弟弟被替换成小妹妹,下面漏风两穴双插的感觉非常不好受。

「我………唔唔……」

她还想继续骂,对方温热的肉棒突然插入她的口中,随后开始耸动起来。

「敢咬我的话,我就切掉你的双腿。」

「唔?唔唔……」

鹿小欣愣了一下,止住了咬人的想法,最终屈服了,自己之前反抗过,结果被切断四肢的神经,当场就瘫痪掉,一年了才只能缓缓爬动,现在连站立都做不到,她实在不敢再去反抗了。

大雪纷飞,落入繁华之城。

这是待在境外的第三个冬天,街道正中,一辆汽车停止在一栋公寓楼下。陈成硕从车上下来,在手中呼了一口白气几步踏上了台阶。

三年的时间,他在这座名为R城的繁华城市定居,买了几套房,还强行娶了一个不像妻子的女人为妻子。

7楼709,推开熟悉的房门,那个身着露肩黑裙的女生正乖巧地坐在地板上,一条金属锁链拴在她的脖子上将她牢牢束缚在这一小片区域。

女生苦恼的表情让人心生怜爱,她舌头被上了锁无法说话,陈成硕关上门,静静地望着她。

「…越来越像了。」

这三年,他日以继夜的在对方的身体上奋力耕耘,从前面,从后面,又或者是那淡淡地唇里,陈成硕发泄积蓄已久的情绪终于得到了释放。

抚摸、揉捏、探入对方的花穴,「我想知道,你在想什么。」

陈成硕的声音很轻,不管对方回不回答,他始终不停地说,他喜欢对方这个脸,喜欢这个调调。

或许是鹿小欣跟他心里的所念的那人变得越来越像。于是他每一晚都会抱着对方入睡,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肏弄着她。

某天夜里,在自己俯身插弄对方时,他发现从她那一对儿明眸中,突然泛起来一颗透明的珍珠,缓缓从眼角滑落到脸侧。

陈成硕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因为他发现自己心里居然多出了点什么,那种莫名的感觉,好像唤作负罪感?

他不明白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身上,也不愿去多想,直到下一次夜幕降临时,在看到对方那对眸子时,陈成硕沉默了,因为那种感觉很明确,对方的眼里只有怒火和恨意。

「你…在怨恨我吗?」

「………」

陈成硕毫不在意,他拿出自己挑选了几周的一件露肩红裙给对方穿上,将她打扮的漂漂亮亮地,继续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你有没有觉得我很会照顾人?」

不管对方怎样回答,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拿出洗好的衣服晾起来后,他开始讲述自己的过去。

「你以为是那种爱情故事吗?」

「让你失望了。」

他喃喃如自语,这样的对话,他不停地再说,更像是在跟自己说。

他喜欢对方眼神闪动的样子,似乎在倾听,鹿小欣无法说话也无法回答,如同人偶一般。对方的样子让他不用考虑对方的想法,可以尽情的讲述自己的事情。

毫无遮掩的故事。

「其实在遇见你之前,我就在一个论坛见到过你,准确的说是见过你的留言。」

「………」

「别露出这种疑惑的表情,也许你忘记那天留了什么言,但是我没有忘记,就是因为那句话,我才盯上了你。」

「……」

疯子…

鹿小欣瞪大了双眼。

「我不是一个教育家,不懂如何教育一个人,所以,我能做到的就只有用我自己的方式,来让你好好感受感受……」

「如果不是那些话,你的确很让我喜欢,我是指外表。」

陈成硕说出的人生跟鹿小欣在公司里见到的完全不同,在他的故事里甚至没有自己的存在。

那面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情况?她想不通。

鹿小欣的头发很长,从三年前就一直由陈成硕打理,柔顺的长发有着丝丝的清香。

每日每夜,陈成硕都会在下班花很长的时间照顾和打理鹿小欣的身体,会拿出价格不菲的不知名油油,一点一点的抹遍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又会拿剪刀花几个小时小心翼翼的修理她的头发。

缓慢、心细,颠覆了曾经的形象。

陈成硕做了一个单独照顾她的时间表,根据上面的时间准时的出现在她的身边。

然后在鹿小欣灰暗平静的眼神里,陈成硕看到了冷淡,他不在乎,依旧每天讲自己的所见所闻,每当此时,对方的眼眸里会燃出一丝亮光,这是他非常愿意看到的事情,虽然很开心,但他也不会表露出来。

时过境迁,三年的时间又过去了,岁月在鹿小欣身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她这种状态对时间也没有了概念,只知道外面很冷,又下雪了。

陈成硕从未有过任何抱怨,虽然鹿小欣的眼神中抱怨不断,甚至怒火都已经可以将对方烧死千百次,但他不在乎。

天气寒冷的时候,他会从外面弄一团雪,做成一个小雪人放到窗台上,陈成硕上班的时候,鹿小欣会看着那个小雪人一整天。

万物复苏的季节,陈成硕会把房间装饰成一副绿意盎然的样子,偶尔也会将她抱到楼下,开车载她出去踏青。旁边的邻居都认为,他们是一对奇怪的夫妻,男方不停说话,女方只是默默地听。

炎热的夏天是鹿小欣最喜欢的时节,夜短天长,她可以像一只小猫一样窝在沙发上,又或者静静地躺着,有时候会有迷路的鸟儿从窗户飞进来,看到它们陪伴她的时候的鹿小欣会兴奋好几天。

鹿小欣害怕凋零,害怕秋天,害怕那枯叶飘起的模样,以及那充满压抑感的天空,像是自己的心情,影响她的喘息。

只是从窗外看着那光孤寂的画面,就让她的内心对陈成硕产生厌恶情绪。

鹿小欣恨着他,这一点陈成硕很明白,每一晚的缠绵,每一刻的肌肤触摸,陈成硕能看到的永远是厌恶和憎恨的眼神,即使自己弄得对方很舒服。

「你恨我又有什么用呢?恨我把你从你主人面前抓走吗?」

陈成硕不会在乎,那一年是冬夜,一如既往的,他从外面买来了油油,褪下对方的衣服开始一点一点的抹遍对方的全身,这是他每天最喜欢的时刻,因为摸到鹿小欣身体的敏感部位对对会微微颤动一下,有时候会脸红,有时候会舒服的眯起眼睛,没有一丝抗拒。

但是陈成硕却发现了对方有些不对劲。

像是往常一样,他在睡前将她抱到了床上,褪下对方所有的衣服开始亲吻着她,鹿小欣柔软细腻的躯体,如丝绸般顺滑。但是他却发觉,对方的皮肤失去了早先的光泽。

那天晚上,他就像以往的时候一样,在对方的身上不停做着,注入自己的一切。只是,陈成硕却发现了鹿小欣的眼眸中,不再有任何情绪波动,只有疲累着的昏昏欲睡。

「生病了吗?」

陈成硕抱着她柔软的躯体驱车开往最近的医院。

回来的路上,天空昏暗的了下来,风是冷的,就如陈成硕那颗冰冷的心。

「或许这样对你来说也是解脱。」陈成硕久违的点燃了一支烟,静静地守在她的身旁。

他的话想一柄尖刀刺入鹿小欣的心脏,一瞬间她的眼神中闪现了多种情绪,张开口露出那把小锁,想要说些话,但被陈成硕轻轻合住,「现在解开也晚了,被这个锁住之后舌头会慢被里面的药物成分所侵蚀,最终无法说话。」

「呜?」

鹿小欣呆愣住,如泄了气一般坐在了地上,这些年她的四肢依旧没有恢复,加上从没写过字,已经拿不起笔了。

生命的尽头,似乎在不停延长。

剩下的日子生活依旧在继续,只不过陈成硕却不再会对她的身体做那种事情了。

一连半个月,除了那种不可描述的事情没做过,其余的一切照常。

偶尔他会将鹿小欣抱在怀里静静地看着街道下的车水马龙,有时候鹿小欣身子痒的厉害,像是宠物一般蹭着对方的脖子,双腿间小小的内内已经被黏糊糊的液体浸湿,到了那时候陈成硕才意识到对方也是有那方面的需求。

轻轻探入,插入,两人缓缓交合,鹿小欣紧紧依偎在对方的怀里,眼中不再有恨,她不会有每一次见到陈成硕眼中的厌恶,也不会有每一次被陈成硕抱起的无力抗拒。而是顺从着一切。

这个冬天很冷,陈成硕从外面回来提了一大堆的雪,在窗台上摆满了小雪人。

陈成硕抱着她打开电视,选中对方最爱看的电视剧,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人,在这个只有他们两人的房间里,电视在不停地闪动着,鹿小欣依偎在他的怀里,眼眸也有了生气,露出一丝微笑。

两人彼此的心跳声,此起彼伏着,陈成硕低下头,鹿小欣微微抬起头,陈成硕轻轻地吻着她的唇,鹿小欣闭上了眼睛,有泪珠滑落。

三年,又三年过去了,如刹那花开,终归凋零。

秋风萧瑟,在繁华的街道中,留下的是陈成硕落寞孤独的身影。

伪娘的请求04》有13个想法

  1. 有没有能让我吃精液的 我是个可爱的男孩子 喜欢穿黑丝高跟 qq2718215993

  2. 最后是怎么死了的?是癌症?为什么不让她说话了?男主是傻逼吗??

  3. 这文章有水平的,四篇文章让喜欢伪娘、NTR、变性、SM的都雨露均沾然而都没有看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