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被老板熊孩子调教成伪娘女友的事

作者: AMI

第一章

我叫李心灵,男,29岁,母胎单身多年,20岁之前想过找个女友,但因为身体娇小的缘故一直很自卑,没有一点男性的阳刚之气,总是没有机会。

用朋友的话来讲,就是,“如果你是个女的,一定能把男人给迷的找不着北”,有这样评价的人,怎么能是一个合格的男性呢?

渐渐地到达了这个年纪,我也不再思考结婚这件事了,曾经的恋爱冲动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化为乌有。

现在的我,除了下面这根肉棒,完全就是一个女孩子的样子,说白了就是变成了一只伪娘、婊子、最近还在与外国人拍摄AV。

要说为啥会变成这样…额…还得从十几年前说起。

作为一个留守儿童,而且非常早熟,我很小就明白父母是为了自己而外出打工赚钱,因此我也拼命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学习成绩一直到九年级都未出前三。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父母突然在外地出事让我措手不及。没过多久唯一在世的奶奶也因为悲伤过度撒手而寰。

家庭的破碎,让我再也无心去学习,于是决定早早进入社会,挣点钱,以后安安分分地过日子,一辈子就这样得了。

通过亲戚的关系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工作。

在市里的一家电子大厦给老板看店,说是看店其实就是在里面打杂,没事拿音响放个欢快的bgm,打打蟑螂什么的,日子也非常快活。

曾经那股奋发向上的气息在我身上是一点也找不到,唯一能看出来的就是脸上大大的“摸鱼”俩字。

店里主要是经验电子设备,什么电脑、手机、各种配件啦样样都有。

老板也是一个外地打工仔,在市里呆了差不多9年,我曾问过他,你当年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每次都会说自己当年分文没带,一个人出去打拼什么的吧啦吧啦一堆,反正就是吹。

我也没说错,老板娘跟他是青梅竹马,后来问了下老板娘并提了几句老板说的话,结果差点没把她给笑死。最后悄悄告诉我当时老板的确是外出打拼,但带着父母。

老板叫张固,老板娘叫什么来着?我也忘了反正老板都是叫她月月,那就叫月月吧。

说了那么多,也差不多该谈一下主角了。

我来电子大厦的第一年,老板有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张远,12岁,小儿子叫张学文7岁。

那时候老板还想要第三胎,因为他很想要一个女儿。

月月的父母表示强烈反对,但反对无效。最终月月还是生下来第三个孩子,是个小胖女孩儿,叫张称心。称心,说明这个女儿很称心如意。

而那个改变我一生的人,就是他的二儿子,张学文。

我是在第二年才第一次见到张学文,他是突然从乡下学校转到市里的。

他跟大儿子张远不同,外表完美继承了老板张固的基因,十分清秀帅气,性格与他名字完全不符,非常调皮,而且也不爱学习。

那段时间我因为工资问题,加上城中村拆迁房价上涨,没钱租房只能向老板提出辞职。

然后老板娘得知我是因为房子问题后却提出,要让我去他们家住,免费包吃住,顺便帮忙看看孩子。因为三个孩子太难带了,而且小女儿还不会爬很难照顾的过来,老板对此默认。

正好我也没地方去,一口就答应了。

张固家是三室一厅,一进门正对厨房,右手是大厅,中间偏右是两间卧室,最里面的卧室就是我住的地方,本来是仓库,我来了之后整理一下成了我的房间。

而我每天做的事情就是上班送孩子、下班接孩子、看孩子、哄孩子、做饭,以及最后一起围桌子旁给孩子喂饭,妥妥成了一保姆,就差给孩子喂奶了。

大儿子很快就回乡下上学,而我的主要任务就是接送张学文上下学。

张学文啥都好,就是太皮了,每次路过超市都会强行拉着我进去抱一个零食或者玩具出来,我不愿结账,一拉他就哭,瘫地上疯狂乱抓,整的我像是一个拐卖小孩的,很不好意思。

更可恶的是,如果我不结账他就跑去跟老板赊账,老板跟他很熟,每次都会给他一大堆东西,只能我去结账,当时我很老实也没有去找老板去报销。

一晃几年过去了,我已经跟几个孩子打成一片了,小女儿也会讲话了整天在家里上蹿下跳。

因为我睡的床比较小,有时候我一觉睡醒发现自己居然被几个熊孩子捆绑在床上,其中最过分的一次就是张学文把他那根小面条搁我脸上晃悠半天就要撒尿。

气的我爬起来朝他肚子来了一拳,一时间没收住劲,把他打到床下,结果他后背磕桌角划出一个很长的口子,嗷嗷大哭。

还好只是皮外伤,我包扎好后就疯狂道歉,甚至还跪地求饶,就为了让他不告诉他爸,赔礼道歉了半天才成功让对方破涕为笑。

从那之后张学文经常亮出后背的疤痕,以此要挟我帮他买东西,我也屈服了。

直到有一天…

那天我连续休班在家看孩子,张固夫妻抱着小女儿在电子大厦上班。

张文学在电子大厦里玩腻了,就在家里看我打游戏,光看还不过瘾要跟我pk。

我不想玩pk的游戏,就一直把他的游戏角色打爆,各种虐杀好不爽快,一连几个回合这熊孩子就顶不住要摔烂游戏手柄。

我劝半天,说下次让他赢,他很高兴然后又开了一局,我故意让他把我的人物打残然后丝血又把他给反杀。

他气的跳脚,而我就在旁边哈哈大笑 。

之后他就不再玩了,跑进他老妈的卧室,我很高兴,以为他去睡觉就没再去管,然后又开始玩起了闯关游戏。

差不多半小时,他拿着手机跑了出来,鬼鬼祟祟跑到门口把门锁上然后把我拉到他妈妈的卧室。

“干嘛?”

我问。

“你看看这个。”

他说着,把手机在衣服擦了几下拿给我看,我一下就愣住了。

因为手机里播放的是一个伪娘正在被一个男的操肛门,浪叫不断。

“我操,你完了,张学文,你看这个我得告诉你妈。”

我赶紧严肃地说。

其实我是在吓唬他,并没有准备告诉他妈妈。心里则暗道这熊孩子皮就罢了,看这种视频是不是太过分了?

而且也太恶心了吧。

“你别告诉我妈,这是我同学给我发的,他还有很多别的视频我给你看。”

张学文一下变乖了,奶声奶气地把手机放我面前,灵敏地小手指不停滑动,里面列表里全是伪娘的AV视频。

然后他又点开一个视频跟我介绍,指着视频里那个撅屁股的伪娘说什么先灌肠、清洗、再润滑等等之类的我不懂的东西。

听他说完我心头剧震,一脸无语。

这TM…才多大啊,居然懂得比我都多。

不过我还是很保守的,对于淫乱视频是深恶痛绝,直接抢过手机把他的视频给全删了。

然后留下一句话,“我不会告诉你妈,但你以后别看了”。

张学文一言不发,目送着我离开了,也没哭闹。我当时心里可高兴了,是那种把别人从歧途拉回正途的心情,很有成就感。

可惜我还是小看了张学文,第二天我一觉睡醒发现自己不在床上,而是光着身子撅着屁股趴在浴室地板上。四肢被厚厚地透明胶带给缠住,嘴巴还被塞着,跟昨天那个视频里的伪娘姿势一模一样。

他要干啥?我脑袋嗡嗡的浑身没劲儿,似乎还被他下了药。

那熊孩子拆下淋浴喷头然后直接把水管塞我屁股里灌肠,一连清洗了十几遍,又拿出润滑的东西抹手上去捅我的屁眼。

把我弄的筋疲力尽,最后当我的面拍了十几张照片才把我的嘴里的布拿开。

“你要敢跟我妈说我就把你照片和视频发出去。”

张学文一边摸我肛门一边笑着说。

“好好好,我求你别发出去,怕了你了,你别…先把我放了再说。”

我嘴上求饶,但内心里想着他要一给我松开我就抢了手机再狠狠揍他一顿,因为他这玩笑开的实在太过分了。

似乎察觉了我的意图,张学文提前做好了准备,拿出一桶红色的水灌我肛门里,我感觉一股凉飕飕的东西一直灌进来肠子内,赶紧不停扭屁股夹住屁眼,没想到下一秒他直接给我卡了一个肛圈进去,让我无法用括约肌闭上,只能大张着菊花。

“疼死我了,你快把这玩意儿拿了!”

我疼的大叫。

“别急,让我把这药倒进去先。”

张学文说完举起小桶又继续往被扩开的肛门里倒,一直灌到我小腹胀起来。

“药?你给我倒了啥药?”我忍着痛问他,但对方没有理我。

过了一会儿,终于灌满了,他“啵”一声拔掉肛圈,我屁股一松就要全排泄出去,结果他飞速的又用个金属肛塞塞住,最后拿出钥匙在肛塞后面一拧,里面的肛塞突然像“开花”一般在直肠里变成四瓣扩住肛门。

这样的话肛塞怎么摘都摘不下来。

我当时还不知道,煎熬地等着他把我松开。

等他用剪刀给我剪开胶带,我当场就把他推墙上,然后伸手就要抢他的手机。

还没碰到手机,就看见他拿出一个遥控器轻轻一按,我只感觉肛门里面的肛塞突然猛烈震动起来,紧接着小腹剧痛,便意极其强烈,赶紧坐到旁边马桶上想要排泄。

然而那个肛塞在里面“开花”后卡的紧紧的,我怎么拉都拉不出来。

“啊~天呐,张学文,你给我塞的什么?怎么拿不掉?”

我急地大叫,双腿直打颤。

“嘿嘿,你尽管使劲,这是‘铁梨花’肛塞,我拿我爸存钱罐里的钱买的,好几百一个呢,我不给你打开锁你拿不下来的。”

关于我被老板熊孩子调教成伪娘女友的事》有8个想法

  1. 收猫狗奴1715140050
    收小狗狗,骚女儿,
    绝对服从,能做任务,
    年龄不限,一个人住优先,
    能做到带着年龄匹配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