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伦城之物01

作者: AMI

第一章

绿发青年缓缓从袖中拿出一个黑玉盒,双眸熠熠,“米夜,这颗药虽然能让你变为女人,但你要记住,在任务期间千万不能破身。”

“明主请您放心,我会亲手…把叶诚…咔!”

米夜半跪在青年面前,用手做出一个割喉状。

“……”

…还是跟以前一样…

沉默半晌,明主闭上碧绿的瞳孔,将盒子抛到他手中,叮嘱道:“拿着药去找明海,听从他的安排…”

“…这次对手不同,一定要尽快回来。”

“是。”

米夜应声离去,明主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在王座上做出沉思状,叶诚是一个强敌,如果米夜不对他重视一定会吃大亏,但这样也好,对与从未离开自己身边的米夜来说,也算是一次特别历练。

米夜,天水城最强的刺客,保命能力很强,也是上一任天水城主为明聂培养的死士。

天水之城,中心城主府内,正有三人围坐在客厅,一名身着贵气服装的青年以及两位白袍老者。三人身着长衫,衣服款式稍有差异。

这三人当中,绿发绿瞳的冷面青年亦是天水城的城主,名字叫明聂,人称明主。

“明主,圣女外出龙城,是我们抓走她的唯一机会,这次要是不出手,可能以后永远都没有机会了。”其中一名老者明海提醒道,他与另一位老者明德都是家族重要长老。

他话说的没错,水神堡的圣女一般一生都会被禁足在水神堡,这次出行也是她偷偷跑出而引发的一连串效应,的确是他们下手的好机会。

说起两城之间的恩怨,源自于魔石矿脉。

天水城夹在龙城与水神堡之间,特产便是最优质的魔器,同时拥有最大的铁匠互助会,每年的资金流转惊人,因此作为现任天水城主的明主便想要走贩卖魔器这条路,但制造魔器的魔石不是凭空而出,走这条路就必须要有大量的魔石矿,并且要扩大领地。

龙城的实力雄厚,整座城都覆盖着四神之一的魔法阵,往那边做一些动作显然是不现实的,唯一能做的便是远离龙城,尽量靠近势单力薄的水神堡那边寻矿。

虽然天水城有意识的在远离水神堡的位置寻找矿脉,但那边亳不近人情,只要自己这方外出寻矿,就必定会遭受袭击。

“水神堡那群自私自利的家伙…的确太猖狂了!抓圣女说的容易,呵…你当她身旁的守护者剑圣是摆设吗?”明德在一旁反驳。

“办法还是有的,剑圣虽然是实力强没有软肋,但这些年也流传出他的一个特殊癖好,就是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在当地的黑奴隶产业买下一些女奴隶然后放走,如不出意外,等他到了龙城肯定会去奴隶拍卖。”明海分析道。

“…善心吗?”明主若有所思。

“明主…你可以利用这一点,让影子刺客假扮成奴隶…杀死他!”明海提议,说着拿出一个黑玉盒并打开,里面躺着一黑一白两粒药丸,“这是地心转阴丸,吃下黑色药丸可以把男人变成女人,对魔力的影响微乎其微,以影子刺客的实力,吃下它完成任务绰绰有余,到时候再用白色那粒就可恢复原来的身体。”

“还有如此神奇之物?此药有何禁忌?”

“变为女人后不可失身。”明海答。

“哦?”

明主翻看了一会儿赞赏道:“明海,真是好手段。”

“明主廖赞了,只要能够让水神堡失去圣女,她们就成不了什么气候!”

“……”

明主考虑良久,最终将药丸收下,紧紧盯着明海,“那好,既然如此这个计划一切都交给你实行。”

明海的亲生儿子就是寻矿被刺杀的,所以他对水神堡恨之入骨,而且明海擅长谋划,将这个任务交给对方也让他更加放心。

“您…放心就好。”

对不起了…明主…

明海单手作揖,行完礼推门离去。

只有明海自己知道,其实他的儿子只是被水神堡抓住并没有死,作为交换儿子的条件,自己必须要想办法支开明主身旁的影子,米夜。

天水城乱市三角区。

米夜跟在明海身后在喧哗的街头频繁出入。前方的明海表情严肃,不停在街区的告示栏上撕下一张张招收奴隶的收购单。

最近龙城百年拍卖会吸引了大陆各种各样的商人,圣女就是受此吸引而逃出水神堡的,这也是抓捕圣女事件的源头所在。就连天水城的奴隶饲主都开始大肆收购奴隶准备启程到龙城拍卖,奴隶价格自然蹭蹭上涨。

乱市中,米夜全程都跟在对方身后,一言不发,杀意非常重,就连常人都能一眼看出他是一名刺客,很快明海的周围便成了一个真空区,弄得他格外的引人注目。

明海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米夜正表情严肃的警惕着周围,便默默摇了摇头。

逛了一天,他手中已经撕下了厚厚一叠的泛黄白纸。在回到居住的房间时,米夜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老头,你在干什么?”

“为你挑选,奴隶饲主。”

“什么?”米夜瞪大了眼睛,紧接着全身都溢出了杀气。

“劝你不要随随便便就暴露出杀意,要不然你后面会吃大亏。”明海叹了口气,把厚厚地纸放在对方面前,“选一个奴隶主吧,我会替你做好安排的。”

“什么意思?我看你的意思是想让我现在就吃药变成女奴?”

现在距离龙城拍卖会开启还有两个月,变成奴隶根本没必要。米夜心头起疑,杀意更盛,以往他一直都跟在明主身旁当影子,基本从不接触别人,所以对明主外的任何人都是一个态度。

“如果没猜错,剑圣那家伙很警惕,早些转换性别只不过是提前做好准备而已。”明海解释。

“呵…仅仅是因为你一个猜测?”米夜面露凶光,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个老头隐瞒了什么东西。

“我会保证让你遇到叶诚的。”

蠢货…

明海转过身,直视着他,面无表情一副茅坑里的石头样,“为了任务,为了明主。”

“……”

既然对方抛出了明主,米夜也不好反驳了,怒目而视,“如果遇不到,我会亲手杀死你的。”

“放心就好,一切都会如你所愿。”

…遇到剑圣就是你的死期!

明海心中冷哼,推开屋子里的一道暗门,领着他走了进去…

“就是吃下它吗?”米夜蹲坐在小房间的中心,拿起黑色泛光的药丸看了看。

“不,是塞进你屁股里的。”

“………”

开什么玩笑,两指宽这么大一颗?

米夜顿时一愣,以为是玩笑,便皱着眉头看着明海,但对方一直表情严肃,显然不是说笑这么简单。

米夜不知道说什么好,良久才继续问:“真的?”

“真的。”明海指了指药丸的油亮的表面,“这个药的最外面之所以有一层保护油层,就是为了能顺利塞入肛门内部的。”

“……”

“…好吧。”米夜咬咬牙,把衣服裤子全脱下,留下一件黑色衬衫,因长久不见光,他的身躯异常的白嫩。

犹豫许久最终还是没敢自己塞,而是递给明海,“你来。”

天水城排行第一的刺客,自己插自己皮燕子,传出去绝对会把人笑死,无论如何他都做不到这种事情。

“…我来吧。”明海无奈摇摇头,一手接过药物,一手轻轻放在对方的屁股上一拍,“啪。”一声清响,紧接着米夜感觉到自己的屁股内席卷了一阵冷风。

“这是什么?”米夜疑惑道。

“净身魔法,可以祛除你体内的浊物。”说着明海就开始用拇指用力摁他的屁洞。

“啊…你…”

“别乱动,别抵抗,药丸这么大,为了防止受伤需要提前扩张。”

用魔法勾造出一团油,轻轻灌入他的屁股内,然后开始不停往外掰,几分钟后,“啵”一声轻响,明海的手指塞了进去。

“呃……”

米夜忍着恶心,下意识一夹,异物感让他痛苦不已,他是一名刺客,受伤还能忍,但这种奇异的感觉让他浑身刺挠,极难忍受。

“快点!别磨蹭了!”米夜急得催促,话音刚落,明海就将药抵在他的屁洞外,对准然后用力一拍,血水夹带着坚硬的药丸进入了他的体内。

这可是你自找的!明海下手毫不留情,甚至还往药丸内摄入一小股雷电魔法。

“啊———!”

米夜惊叫一声,只觉下体那颗药丸开始在体内变大,紧接着便是一阵麻痒和电流刺痛,翻到在地痛不欲生。

“这样就忍不住啦?”

“天水城第一刺客?”

明海忍不住嘲讽。

“……啊……你…唔…”

药丸在缓缓消耗着,米夜高大的身躯迅速开始肉眼可见的收缩起来,皮肤变得柔润,头发也开始长长。

正常情况这个药物的速度挥发很快,一般不到半个时辰就能扩散全身,但为了让米夜吃瘪,明海动了手脚,现在这个药完全消耗需要一整天的时间。

“你不会坚持不住吧?”明海拍了拍对方的小脸,瞥了一眼正在缩小的小吉吉,本想笑出来但还是忍住了。

“……”米夜一言不发,只是默默承受,听到明海的话瞳孔闪过一丝寒光。

“咳…忍耐住,药物的挥发速度跟意志有关,越是坚定它消耗的就越快。”明海连忙解释。心道,不能表现的太敌视米夜,万一他忍不住爆起动手,自己可就惨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米夜的身高已经缩小到一米六左右,四肢白嫩,胸部开始发育,小弟弟就只剩下一点头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他的一头银发已经长过了腰,胸部已经变成了小皮球,身材前凸后翘,小弟弟也已经变成了小妹妹。

凸起敏感的乳头和空荡荡的下体让她很不适应,仅仅是轻轻剐蹭就让她酥麻不已。

“呜呜…”

身体…变得好奇怪,必须要尽快完成任务,恢复…原状!

米夜躺在地上,静静地喘着气,她能清晰感受到屁股内的药在涌动。渐渐地她发现一个问题,不知道何原因,每隔一段时间这个药就停止挥发了,如果一直挥发药力还好,自己可以适应,但这样来回折腾弄得她根本没有办法好好休息。

一直到凌晨,她还都没有合眼,困意让她的大脑都开始晕乎乎地。

变成女性的果然还是有所影响,正常情况下,自己一天一夜不休息影响也不大,但现在只是一个晚上自己就受不了了。

真是脆弱啊…

天蒙蒙亮,药力挥发完毕,米夜疲惫的睡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明海的床上。

“还能坚持住吗?”看到迷夜睁开眼睛,明海坐到床边将手里拿着的几张泛黄白纸丢到她面前。

“选一个吧,我挑选了待遇较好的奴隶主,他们的经历中都没有伤及过奴隶的性命。”

“随便就好。”米夜掀开被子赤身下床,捡起桌上准备好的粗布衣,开始徐徐往身上套。

“我会以处子奴隶的身份将你卖给一名奴隶主,对方的行进路线我已经摸清楚,低调行事,到了龙城我会接应你的。”

“不要因为一些身体上的接触而怒下杀手,要是因为这种事情而导致任务失败…”明海推了推眼镜,悄悄附耳过去,“…明主会很愤怒的。”

“不必要的强调…我可是从没失手过。”

一个简单的任务而已。米夜将他推开。

“这几天我会找一名老师教你一些声乐以及歌舞技能,这是作为处子奴隶必须要会的能力。”

“当一个花瓶?”

“不…”

明海说到这里,递过去一本关于声乐舞蹈的配画图书,“是如何当一个称职的花瓶,不称职可是会被打碎的…”

微风吹动房间里的窗帘,清晨的阳光从窗口渗透进来,明海说着这些事情,目光间闪过复杂的神色。他想起了多年前遇到的一个奴隶,那时的自己和叶诚一样,面对可怜人内心也会生出恻隐之心,可如今…

“…”米夜接过书,点点头,“我会好好学习的。”

两天后。

夜幕降临,狂风阵阵,远处灯火通明,附近的街道也能看见匆匆忙忙地行人。

天水城的中心被一条名为碧水源的河劈开,明海居住的地方便与这条河水相隔不远,一叶扁舟正在河上游缓缓朝下漂流,如今还是夏日,前些时日,明海还通过这条河与水神堡的暗子交谈。

这次他则带着叶诚与水神堡的一名暗子亲自过来了。远远有灯影映射在河水中,如碎银一般闪动。

明海计算好距离,快到了自己居住的位置,便带着叶城两人在一处水草茂盛的位置上了岸。

“是不是太过于顺利了?”暗子警惕心很重,仔细搜查着附近。这毕竟是天水城的中心区域,按理说守卫更加森严,只要己方露出任何魔力波动,就会立刻成为众矢之矢,也难免会如此小心翼翼。

“别担心,这里不比城外,附近并没有任何定位探测阵,只要不发生冲突便问题不大。”一旁的灰衣男子平静地说。

男子体格高大身着朴素,一米九以上,蓝色的短发异常显眼,左眼紧紧地闭着,他便是剑圣叶诚。

只不过他并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不愧是剑圣,一眼就能看破天水城中心的缺陷。”

明海叹道。历代城主刚愎自用,只对天水城的外围加固,却不对内部进行调整,虽然有心提过,但明主却不为所动。

“过于片面了…带我去看看那个刺客吧。”叶诚轻描淡写地说。城主在中心区域肯定留有后手,至于是什么他也懒得去探寻,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亲手给刺客定下标记,以防对圣女有所影响。

天水城第一的影子刺客,以鬼魅般的血遁之术为主,速度极快能藏入阴影,因此让人十分畏惧,或许对方对付不了自己,但对付自己周围的人却是绰绰有余。

叶诚自信,只要对刺客下了风神标记之后,即使身法再诡秘也逃不了自己的定位。

三人从密道而入,步行进入宅邸的内部,居住这里的人并不多,避开一些守卫,最后面的院落是一处三层塔楼。

从两栋楼之间的桥梁进入塔楼,从二楼往下窥探。

院子里还亮着灯,柳树下,有一名老妪与一名少女正待在院子。少女满头银发披散着,一身白色长裙,正舒展着身躯缓缓起舞,看年纪约十七八岁,却面杀气,是大凶之人。

老妪正在身后扶着她,纠正她的姿势。

“这银发女子便是刺客,叫诱青萝,现在的她是最虚弱的时期。”明海悄声说。

“趁此杀了她?”暗子在一旁微微眯着双眼。

“……”

银发…

作为主事人的叶诚抱着双臂,口中无声地呢喃着什么。在看到这个刺客的第一眼,他的脑海就浮现出一个人影…曾经的回忆涌上心头,叶诚缓缓俯在窗口,久久没有言语。

这个刺客让他想起来曾经的师傅,那个欺骗了自己的…

妖。

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院子内的少女显然有些累了,没过一会儿便进了屋内。楼上明海两人一直盯着叶诚,想听听他的打算。

“回去吧,然后找一个水神堡的调教师当她的奴隶主监视她。”叶诚说,

“……”

“就…只有这样?”

大张旗鼓的过来,结果就只是看了一眼?暗子想不通。

“现在还不到时候,要等她自投罗网。”叶诚摆了摆手,示意两人离开,见暗子的脸色难看,他便继续道:“动手只不过是打草惊蛇,杀死刺客他们还会派出另一个,到时我们想要像今天这样顺利窥探,恐怕就很难了。”

况且以她的身法,我不一定能留得住。

修习血遁之术的人,体内会融合魔血法,只要她舍命引发阵术,顷刻间便能瞬息千里,解体离去时爆发力造成的冲击,难以想象。

想要破解这个法术,叶诚暂时还想不到什么办法,下手之前要好好斟酌一番。

“…”

听到叶诚的回答,暗子的脸色才缓和下来。确实,至少这个刺客已经暴露在明处,有水神堡的人监视她,威胁大大减少,要是抓了她,对方再派出一个什么样的就很难去猜测了。

一周后。

明海将米夜拉到院子,不紧不慢道:“米夜,还有半个时辰奴隶主就来了,第一次见面记得叫主人,身份我已经替你做好了,从此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做诱青萝,城心兰水门的落魄大小姐。”

“诱青萝…”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诱青萝。

兰水门是她亲手覆灭的一个豪门,而那个小巧可爱诱青萝也是被她亲手掩埋的,没想到如今却成了掩饰自己的身份,米夜在心里默默重复了几遍,然后静静听着明海讲解如何作为一个称职的奴隶以及注意事项。

太阳正中,脚步声逐渐靠近了客厅的大门,随后管家带着一名黑衣中年人走了进来。

中年男人便是明海找来的奴隶主,名字叫陈渊,他头发很长,黑发扎成马尾,外面着一件风衣,像是一个剑客。

他是水神堡的刑罚者,实力不强,但拥有一身封印魔法,也更擅长调教,因此便派他过来监视刺客。明海将青萝安置在房间,自己上去攀谈一番,做做样子,告诉对方自己已经将手里的“奴隶”完全洗脑,歌舞音律样样精通。

过了一会儿,两人交谈的差不多了,明海便让管家带“奴隶”过来。管家领命而去,没多久,那诱青萝一袭白色长裙,抱着琴缓缓地入大厅。

看到明海和陈渊之后,她将琴放在地上行了一礼,然后抬起头看向陈渊,“主人?”

她知道陈渊便是奴隶主,秀眉下撇,故意做出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然后拨开裙摆跪在两人面前。

“这就是那件商品?”陈渊面带笑容。当然没人知道,他的内心并没有表面上这么平静,在法术真眼的探测下,面前的银发少女的魔力宛如太阳般耀眼,上一次在真眼下如此恐怖的就只有剑圣和堡主。

这家伙…实力居然比自己要强好几倍!

“脱下衣服来吧。”陈渊对她说,下一刻就觉得这样说不妥,干脆上前一步拽下了诱青萝的衣服。

完美的酮体展现在他面前,诱青萝毫不遮掩,木纳的就像一个人偶。

“接下来需要确认一下是否是处子之身。”

“没必要这么拘谨,一探便知。”明海摆了摆手,提醒他奴隶主的身份。

“……”陈渊愣了一下,装作镇定凑到了青萝下体前,用手探入对方阴户内查看,动作很轻,他还是有点不放心,害怕青萝会突然出刀削掉自己的脑袋。

虽然有做好心里准备,但无论是心里还是身体上,青萝都感觉有些不舒服。

“不错,上等。”陈渊点点头,瞥了一眼青萝幽怨的模样。

“那么…钱的话…”明海搓了搓手指。

“已经带过来了,放到了院子里。”

送走了青萝,明海回到了房内,神色兴奋,在房间里来回走动,仔细思索自己的行为,确认没有什么纰漏之后,便开始展开一张白纸书写一封密信。

两周后。

一艘豪华的木船之上,灯火迷离,不时有人影在上面晃荡。

青萝便在上面开始了自己的奴隶生活,这段时间她见惯了各种光怪陆离的景象,与她想象的不同,这里没有一丝的脏乱,也没有笼子囚禁,有的只是各种衣着华丽的富人。

这一阵,她也混进了里面的小圈子,也了解了一些事情。同为奴隶的女子、不,这时候应该叫做姐妹们,她们的梦想仅仅只是想要被一名多金的人看上,赎身,然后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与别的姐妹不同,因为外貌身段皆上品,加上识字又会一些技艺,因此青萝与其他两名貌美的女子不需要卖身,只需要卖艺卖姿。

船的一角,有两人正在窥视青萝。

“诚哥,她便是那刺客。”

“诚哥,你真要对她下手了?”

“诚哥你…”

叶诚竖伸出手掌示意陈渊静音,此时的他经过一番乔装,掩盖住自身的魔力,望着船头那名忧郁的少女,“这阵子你做的不错,养肥了,白白胖胖的。”

“我也想下手…但她的实力…有点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陈渊无奈道。要是对方实力比自己低,自己非得每天拿小皮鞭调教。

“晚上把她叫到船舱最下面一层来,我会替你限制她的能力。”叶诚思索一会儿,又道:“记得通知所有的女人,让她们一个一个下去,就告诉她们…准备接受净身魔法刻印。”

“净身魔法?刻印?”

“净身魔法可以祛除体内的浊物,我会把剑魂篆刻在诱青萝身上,寄生在她体内强行不断运转净身魔法,持续消耗她的魔力,这样她如果不坐下冥想,力量就会持续削弱。”

“还有这种办法?就算有又该怎么实施?”总不能还有人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限制住吧?

“我来就可以。”

叶诚摇摇头转身回到船舱内。

当天晚上。

陈渊便召集了所有人,让她们洗漱,换好衣服一个一个带到船舱下进行净身的刻印。

本来有些紧张的众女听到刻印法的功效顿时有些兴奋,有了这个自己岂不是就变得很干净了?

青萝排在最后,等轮到她的时候其余同伴基本已经离去了。

“最后一个。”男性威严声音从门内传来,诱青萝整理好衣服款款走了进去。

门内昏暗,只有一盏灯在中间的桌子上放着,桌子后站着一个高大的黑袍男人,看不清面容。

“过来躺好。”叶诚敲了敲桌子,将小灯推到桌角。

“……”

这个房间布有禁魔法术,魔力被限制了…

诱青萝一言不发,然后安安静静地躺在了桌子上,在桌子下,一柄红色的直刀开始溶解为一股雾气,缓慢渗入诱青萝的体内,这是火刀的剑魂,如果在敌人毫无防备之下,可以直击灵魂,致人昏迷。

“唔…!”

在全力禁魔阵法之下,毫无防备的青萝瞬间就昏迷了过去。

剑圣叶诚,只有与他交过手的人才知道,除去二刀流,最为恐怖的是他的禁魔手段,法师的恶梦。

“火灵,需要委屈你一段时间。”叶诚沉声引出剑魂,依照净身法的模样在青萝的大腿内侧刻印了一朵简易线条红花。

阵法刻印完成的一瞬间,整个房间红光大盛,火灵顷刻间就吸光了青萝的魔力。

加固完成后,叶诚把陈渊叫下来,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记住,如果没有把握不要破她的处子之身,除非你想死。”

“…不用你说,破身之前,我定会让她变成一个被欲望所支配的奴隶。”陈渊邪恶的笑着,开始轻抚青萝的身躯,然后从一个木盒中拿出一个造型独特的针剂,对准她的两个乳头轻轻刺入,笑道:“这是从龙城那边传出来的好东西,很适合她这两对大奶子。”

“……”叶诚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本以为陈渊是个比较正经的人,没想到见到敌人变弱之后,就暴露了这么变态的本性。

“我拭目以待。”叶诚露出微妙的笑容,心里觉得有趣。

对于想要杀死圣女的敌人,现在既然有选择,他不会让对方死的痛快,而是会慢慢折磨。

天伦城之物01》有9个想法

  1. 高中喜欢女装的男孩纸一枚,想被调教成真正的女孩子。q2173923963

  2. 找伪娘cd当宠物年龄要15到20的对你好,你也要听话加QQ2437347076

  3. 收 伪娘cd药娘mtf 做宠物 认主的那种 1229048106 加我细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