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伦城之物02

作者: AMI

第二章

前往石龙之城的水路上,船只越来越多,其中一艘挂满琉璃灯,整体金碧辉煌的奴隶船便是青萝所在的地方。

这艘船表面是归与天水城荆棘谷商会的旗下,实则是水神堡在天水城暗下的一枚棋子。商会的主事人是一个身份干净的普通人,真正的管理人其实是陈渊。

商会已经在天水城建立七年了。七年中陈渊周转与各大城,见过形形色色的人,衣服也越来越华丽。

船还在行驶,诱青萝还在睡。

甲板上一群商贩各搂着一名年轻女性,谈笑风生。

船舱内的一个房间,陈渊正轻轻抚摸着青萝的乳头,一脸的快意。在这艘船上,有探测魔法,而且青萝的魔力会不停衰减,因此,她白天时不敢动用任何魔力,陈渊钻了空子,可以轻而易举的在饭里下药将她迷倒。

这一周,他不停地用细针往对方的乳首、小蜜穴内引入药物,让青萝的身体和私密处变得更加敏感,尤其是胸部,最近变大了一圈。

一步到位是不现实的,他有两个月的时间,这两月他首先要做的就是让青萝慢慢地学会自慰,学会什么叫做快乐,什么叫做性欲望。

青萝一觉醒来,看见天色已经黄昏,顿时皱起了眉头。在船上的这一段时间她懈怠了很多,整个人也变得懒散起来,以前的日子她每天都在警惕着过,现在突然生活在被保护的位置上,又是另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总而言之,她还算不上讨厌。

最近,她发觉身体出了点问题,其一是自己的魔力在不停地衰竭,很快她就找到了原因,是体内的净身魔法在自动运转,想要解除很简单,冥想半个时辰应该就能冲破,但为了任务她不能强行破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魔力被慢慢消耗,没人的时候倒可以缓慢冥想恢复一些。

另一点就是自己身体变得非常敏感。

“胸部…好重…”

青萝很发愁,变成女生身体柔弱就算了,没想到现在有了这么大的女乃子,运动起来很不方便,她甚至还生出想要切掉的想法。

“青萝?”

就在她望着窗子发呆时,甲板上一名叫月安的黑发少女朝她走了过来,上下扫了扫对方挂在窗沿的两团大白兔,咯咯直笑,“真是羡慕你啊。”

“哈?”

青萝不明白她的意思,转过头面带疑惑。

“你最近吃的什么啊?那里居然长了这么多…”月安说着就将两个手掌按在了对方的胸上轻轻戳了几下。

“唔…没有,我们不都是吃的一样吗?”可不能被人看到!!

青萝身子一颤,连忙把两团“软绵绵”从窗沿收回。

“咦?是吗?那肯定是晚上做那个了吧。”月安把一根手指放在唇前思索一番,恍然大悟道:“是不是经常!做!那种事情!”

“什么啊?我不明白…”少女小口微张。

搞什么鬼?

一番嘻嘻哈哈的打闹,青萝被弄得有些发毛,也很不理解对方的意思,迅速跑船舱里面去了。

“哎哎,害羞了。”后面的月安嘻嘻哈哈地追赶过去。

略过白天的一些小插曲。

晚上,青萝静静地坐在床上,跟卖身的姐妹们不同,她跟另两位卖艺者一样独自享用一个房间。脱下外面衣物,张开双腿,轻轻地褪下白色的内内,一两条晶莹剔透的丝线从她的下体拖拽而出,这是最近身体发生变动的产物。

“嗯、嗯…”

就在这时,隔壁突然传来怪异的女声。

“!?”

青萝略微一愣,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她在船上的这一段时间已经深有了解,不卖艺的姐妹就靠卖淫,这种事情早已见怪不怪。

隔壁房间就是如此,明显是有客人在与自己的姐妹交媾,与她的房间仅仅隔了一个木板,青萝甚至能清晰得听到肉棒摩擦穴壁的咕叽声响。

噗滋、噗滋…

“嗯~”

“啊嗯~~”

“啊、啊~用力~”

“啊、啊、啊~~”

声音如浪潮,一波接着一波,弄得青萝睡不着也静不下心。她在这里只负责弹唱跳舞,这种待遇她不会有,她也不会去做,如果做了,自己可就变不回男人的身体了。

只能忍耐了。

真的这么舒服吗?

这样随随便便就卖了身体…真是肤浅的女人啊…

想着想着她自己的手指就碰到了下体的小豆豆,顿时身子一抖…

“唔。”

还是算了…

青萝放下脑中的想法,决定还是忍耐下去。自己可是天水城的最强刺客,怎么连简单的肉欲都忍耐不了呢?

心静…心静…

魔法在这里不能用,要不然会暴露。忍着使用静心魔法的青萝只能不停地在心里默念清心咒语。

本以为隔壁的事情能很快就过去,但眼看天都要亮了,叫床声居然还没停止。

“该死…”

停下来啊———

青萝狠狠地咬着自己的手指,几乎都要咬出血痕。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终于亮了。

“声音…停止了…”

清晨一缕光透进来,青萝张开口微微叹气。

昏昏沉沉度过了一个白天,这两天她工作不多,不需要露面,只需隔着帘子弹奏,因此也没人能看到她哈欠连连的样子。

第二夜,隔壁很安静,但正当青萝要躺下的时候,那种淫荡的声音又开始了,只不过这次隔壁不是月安,是另一个名为白莲的姐妹。

白莲是一个比颇为害羞的女孩儿,声音很柔弱,而且隔壁动作这次变得很轻,青萝只能隐隐约约听见断断续续地喘息声。

“可恶…”

青萝心里如小猫抓挠,非常不舒服,下意识地将耳朵贴在了墙上。

我只是好奇他们会做到什么时候而已…

青萝瞪大眼睛,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遵从自己的意志,想要听清隔壁在干什么而已,反正没人看到自己贴着墙不雅的样子。

“哈~哈~”

“哎呦~要死了~”

“……”

白莲的声音很小,每个字却像是有魔力一般,非常的有诱惑力。

听了没过几分钟青萝就变得面红耳赤,下体已然湿透,她不知道自己每天的食物里都被下了药,身体变得如此敏感,只以为是身体的正常反应。

可恶!可恶!

我怎么会变得这么淫贱,这么想要做那种…恶心的事情!

青萝使劲地摇头想要甩去肮脏的杂念,但一点用也没有,只觉浑身越来越烫,摸哪里都痒像是触电一般身体变得很奇怪,不一会儿就脱了力,软绵绵地倒在了床上。

与此同时,不远出另一个间房间内,陈渊正从观测镜内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他知道,

青萝已经被情毒完全侵蚀了,中了这种毒如果不自慰发泄出来,会四肢无力痛苦不堪,而且会持续很久。如果持续抵抗,欲望会越来越强,最终影响到她的大脑,让她变成一个欲求不满的性欲机器。

好好享受吧…

痛苦吧,再痛苦一点,我最喜欢看这种抵抗自身欲望的模样了!

陈渊在心中窃喜,这可是只有水神堡里十恶不赦的罪犯才能享受的待遇,没人能遭受的住。

隔壁连续叫床三天后。

青萝终于忍受不了了,因为几天没睡与毒药的缘故,她现在精神状态很差,整个人变得迷迷糊糊,走路也摇摇晃晃的。

她找到了奴隶主陈渊,强烈要求换一个房间,对方很爽快的就同意了,作为交换,她需要自愿在屁股上留下一个奴隶印记。

这种奴隶印记叫做“三心锁”,如其名,共有三重锁印,只能对女奴所用,对应口、菊穴和屄穴。

种下一个锁不会有太大影响,只是会让奴隶感受到高潮的乐趣,当然还有一个只有奴隶主才知道的隐秘的特性,如果三年内此奴隶与别人性交过多,她会变得欲求不满,也会触发副作用被锁印限制:再也无法达到高潮,只能刻下第二枚印记才能解脱。

当然“三心锁”没这么简单,虽然第一无太大作用,但如果种下第二个,该奴隶的大脑所想包括记忆随时都会被奴隶主所共享,对奴隶主心怀恶念会失去行动能力,也能直接被对方处死。

种下第三个,她的身体变会完全听命与奴隶主,变成永远的奴隶,无法自杀,也无法背叛解除,只能变成一只悲惨的狗。

虽然这个奴印很强,但也有很大限制。它无法强行刻印在奴隶身上,逼迫奴隶同意也不行,必须要奴隶内心自愿才行。

“趴在地上,撅起来屁股。”

“唔嗯。”

少女服了药已经是有些迷糊的状态,她跪在地上,被人用黑布蒙住眼睛,缓缓地撅起雪白的屁股,几个人用铁链拴住她的四肢,将她栓在一旁的四根柱子上。

固定好后,陈渊带着几人站在青萝身后,脱下她的衣服露出她赤裸的身躯,随后一旁地众人便开始露出鸡巴对着她不停地耸动着下体。

陈渊不一样,他脱下裤子后掰开青萝的小嘴开始迅速地抽插她的喉咙,第一印是口穴,必须要射入她的喉咙之中,奴印刻印成功之后对方会慢慢地爱上精液的味道。

“唔唔嗯嗯——嗯嗯——”

青萝一时间愣住,开始剧烈挣扎,如果不是很快就结束,她甚至就要使用仅存魔力挣脱。

“咕…咳咳!”

浓稠地精液注入到青萝的喉咙,她不小心全吞进肚,紧接着开始剧烈咳嗽起来,还未缓过神,旁人拿出一个前面如糖葫芦般的狗尾巴猛地插入到她的菊花内。

“噫啊!”

肛门突然被撑开,青萝非常不适应,惊叫一声情不自禁地扭动腰肢。

周围的几人也到了紧要关头,纷纷把精液射到了她的脸上、胸上、腿上、几乎覆盖了她的全身,温热腥臭的液体她一接触到就明白是什么了,唔唔嗯嗯地尖叫起来。

少女想要使用血遁离开,但想到自己已经呆了这么久…

都已经隐藏了这么久了…干脆再忍一下…再忍一下就过去了…

断定你不会反抗!

这也是隔了这么多天陈渊才行动的原因。趁此对方犹豫不决,他施展定身法,然后拿出毛笔蘸着精液开始在她屁股画奴隶纹,伴随着一声凄厉地惨叫,一个小巧的黑色纹身出现在了她屁股上。

“嗯嗯——!”

“啊——!”

“痛—————!!”

这印记是直接刻印在了她的灵魂之上,比烙铁烫要痛苦数倍,青萝唇部变得如血一样红,这是第一锁印造成的影响。此时她几乎要痛地昏厥,身子忍不住打颤,紧接着一种奇异的快感传遍了全身,没几秒,青萝踏入痉挛的状态,四肢僵硬摇晃,她高潮了,失禁的尿液夹杂着淫水流了一地。

此时自己的模样她完全不在乎了,眯着眼睛,精致的小口还在往外流淌着余下的精液,她第一次感受到了高潮的快感,这次的发泄同时也暂时摆脱了情毒,整个人舒服的像是要上了天堂。

原来…这就是月安她们每天做的事情吗?

真的…好舒服啊…

事后——

洗了个澡,换了个房间。

完全清醒后的青萝回想起白天发生的事情,回想起精液那种怪怪的味道,她居然觉得还不错。

随后一想起自己被精液灌肚,她就开始不停犯恶心,趴在盆里不断地呕吐,可惜那种液体已经到了胃里,再吐也吐不出,她不明白刚刚的自己为什么会生出喜欢这种东西的念头。

躺下又想到自己还被射了一身,连忙爬起来又洗了一遍,这次差点把皮都搓了下来。

喝了点偷偷藏的酒。

她开始飘飘然,准备躺在床上好好休息。

“屁股…有点痛…”

深夜,她被吵醒了。

那种男女交合的声音又在隔壁响起,这一次,是在她房间的另一边,那个被干的女孩青萝听出来是月安。

又是她!这次还要做一晚上吗?

半小时后…

要疯了。

全 • 都 • 该 • 死!

一群混蛋。

忍了一宿,天不亮青萝就敲了隔壁的门,气冲冲地质问月安那个客人到底是谁,她想知道那个夜夜笙歌的家伙到底是什么妖怪变得。

月安还没完全睡醒,刚推开门,看到青萝潮红的面色瞬间明白了一切,心里暗笑自己做爱爱对她居然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看来她也是个不太安分的人呐!

看到月安没睡醒的样子,青萝不得不又重复了一遍刚刚所说的话。

然而在她再次提起那个过夜客人时,月安却露出了一个意犹未尽的神情,甚至还推荐她去找那个名为陈叶的人做一晚上试试。

“你在开什么玩笑!如果我破了身子…会…”青萝越说声音越小,但表情却异常严肃。

“也对。”

呵…不就是怕破了处,降级成我们这样的卖身女每天接客吗?瞧不起谁呢?小浪蹄子!

月安心里冷笑,但表面上还是笑嘻嘻的,开口邀请她:“后天晚上你来我房间吧,那天我很闲的,可以教你一些东西,很快乐的哦~”

“哈?你在开…”什么玩笑?

青萝不理解,她是想让自己破了身?

“放心,我有不会破身子可以舒服的办法。”月安害怕她顾虑,连忙打断并解释。

“我才不去。”

狗才去!

青萝做不耐烦状摆摆手走了。

“我等你哦~”

月安毫不在意,依旧在后面笑眯眯的。

“……”

啧。

青萝头也不回,此时的她心烦意乱,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间默默地练琴。

深夜。

隔壁又在做了。月安和那名叫陈叶的男人,他们在做爱,一天都不肯消停、在床上、椅子上、在桌子上…吱吱嘎嘎的,又或者在地板上,干的淫荡地水声啪啪直响,青萝甚至能听到少女被压迫时候微弱艰难的喘息。

“不是才找过她吗?怎么今晚她又…”

两个满脑子都是骚淫东西的欲望动物!

死啊!该死!啊啊——!

无论如何捂住耳朵,那声音似乎能够贯穿她的大脑,让她听的一清二楚,连细节也是。

青萝趴墙上偷听了一会儿,旋即弹起,扑到桌子前两手一挥,噼里啪啦!桌子上的东西全滚到了地上。

这是别人在做生意,在船上干扰是大忌,因此青萝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在心里怒骂对方。

混蛋!要不是为了任务我都切了你们!青萝胸口不断起伏,整个像是炸毛的野猫,这是气的。

两个小时之后。

一袭白衣的青萝瘫坐在地上,胸前的衣服隐约敞开着,两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她感受着体内不断流失魔力,甚至不想再抵抗身体里那个自动运转的魔法了,只是倚着墙坐着,屏住呼吸,用手指勾弄自己的小穴和乳头。仅此而已。

她忍耐不了了,这具身体实在太淫乱了,但又不能性交,最终还是自慰了————她太想高潮了。

过程中她在不停地克制,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多余地声音,高潮时呼吸声也仅仅是变得很急促。

与此同时,正在月安身体不停耕耘地男人突然一停,随后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

“可恶…”

真舒服…

不…我在做什么啊!?

高潮过后,青萝这才意识到自己全身都已经湿透,望着颤抖地右手,她没想到女人的高潮会带给自己这么激烈的快乐,几乎无法自拔,差点就忍不住淫叫出声。

还没歇息一会儿,隔壁又开始耕耘了。

又来!?

青萝几乎要被逼的发疯,她无法理解…在书里描写的这种事情都是几分钟半个时辰就完事了,怎么那人能交合运动这么久?

而且还每天都在肏。

真是恶心!不要命!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但在最心底她居然有一丝羡慕,羡慕月安。

不知不觉,隔壁的声音逐渐变小逐渐消失,青萝侧过脸望着竹叶窗,发觉柳叶窗的缝隙里已经开始一点一点地透光了。

天亮了,又是一夜无眠啊。

“呼——”

青萝吐出一口热气,双手撑着地板,无精打采地站起身,下体的白嫩花穴有一滴粘液滴落下下来,拉出一条晶莹的银丝连接着地板,然后断裂。愣了一会儿,她伸出一截手指轻轻抚过小豆豆探入缝隙中,熟练地搅动一圈最后将手指送入口中。

“嗯…”

味道怪怪地…还是跟男人的那里有很大区别…等等…我为什么会想…?

吃过早饭,做完演练青萝便开始休息了,这几天大船需要从水路穿过一片无人烟的山峦地区,船上的奴隶也就落的清闲。昨天没有睡好,她现在要好好补补觉。

然而刚躺下门口就传来敲门声。

几分钟后~

青萝望着桌子上摆放的一个木盒和一些小铃铛等物件愣神。

刚刚敲门的是月安,她告诉青萝自己最近傍上了一个很有钱的富人,这几天她也做的很卖力,收获了很多打赏的金钱,便买来一些东西和吃的送给她。不用猜青萝就知道对方口中的那个富人,肯定是那个叫陈叶的家伙。

打开盒子,尝了一口桂花糕。

青萝轻轻咀嚼,然后拿手绢擦时了一下嘴角,咽下自言自语道:“还……不错的。”

昨天一晚的烦闷,就这样因为一口桂花糕而消失不见了。

天色渐晚。

踌躇许久,青萝还是没去月安的房间,如果不是之前在心里说过某句“X才去”她可能真的就过去了。

另一边,叶诚正在船顶层的房间里喝酒,独自一人。十八碗酒水下肚,除了多了点涨肚感较重外没有别的作用。

“陈叶先生?”门外月安最终还是轻声喊了一声。

“进。”他说。

少女换了一身粉裙,提着裙摆走进来,双膝跪在陈叶面前然后把身体伏下去。

“过来。”

“嗯。”

少女一脸羞涩,右手一挑黑发缓缓褪下衣裙,只留着一件粉色的小肚兜。比较让人在意的是,她的胸口、大腿内侧、屁股一侧各有一个黑色的印记,正是“三心锁”,仅仅两天她就完完全全沦为了对方的奴隶。

“有什么事情?”他问。

“嗯…诱青萝…她没有过来。”

“是吗?你没有再等等?”

“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少女一脸委屈。她准备好多东西,不知道什么原因对方却不过来,但陈叶说对方肯定会忍不住来的。

“不用一定要在你房间。”

“啊?”

“去吧,现在她还没睡呢。”叶诚摸摸她的头提醒道。

“遵命。”

月安连忙穿上衣服,把准备的东西收拾到一个小箱子里然后敲了敲青萝的门。

天伦城之物02》有15个想法

  1. 高中喜欢女装的男孩纸一枚,想被调教成真正的女孩子。q2173923963

  2. 找伪娘cd当宠物年龄要15到20的对你好,你也要听话加QQ2437347076

  3. 收cd伪娘药娘mtf 做宠物 认主的那种 1229048106 加我细聊

  4. 邯郸cd伪娘想要大鸡吧想要被淦,现实能来操的那种啊QQ353650220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