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男子汉的我雌堕了

作者: 云朵酱

“为什么你穿的衣服上有亮晶晶的钻啊,这应该是女孩子穿的衣服吧”

“这么喜欢哭,真是没骨气的软脚虾!”

“你不要和我们玩了,我们不和娘娘腔玩。”

小区的草地上,一群之后7,8岁的孩子围绕在一个蹲在地上哭的孩子旁边,从他们稚嫩的口中发出了刺耳且充满恶意的声音。

他们的身形把午后的阳光全部给遮住了,把蹲在地上的孩子的身体笼罩在阴影中。

“小焱你怎么了?”

妈妈看到我一边在扣衣服上的东西,一边哭泣,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和妈妈说说好不好?”

我只是流泪。

妈妈抱住了我。

“别怕别怕,有妈妈在呢。”

··········

“呼呼呼”

我一下从梦中惊醒了,坐在床上,愣了好久。

水龙头的水在滴答滴答的流淌,回荡在这座空荡荡的房子里面。

“要打电话喊人来修了啊”,我心里面这样想着。

穿上衣服,在社区服务栏里面找到维修书龙头的人的电话。

咚咚咚

我看了下猫眼,确实是来修水龙头的,才打开了门。

修水龙头的大叔很热情,也很健谈,虽然是在干着工资微薄的工作,但是可以看出来他对生活的热情,一直在和我搭话,脸上也一直洋溢着笑容。

我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他突然问我,“你爸妈周末还上班吗,怎么家里面就你一个人啊?”

“嗯,他们加班去了,互联网公司嘛,996没办法。”我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唉,他们还能加班呢,我这中想加班都加班不了呢,水龙头已经修好了。”

我拧了一下,确实不流水了,说了声谢谢,修水管的大叔便走了。

房子里又恢复了寂静,我又在这种寂静中愣住了,过了好长时间才缓过神来,去冰箱里把面包拿出来热了一下,这便是我的早餐了。

“已经半年了啊”,我在心中叹息,“但是我还是没能适应这种寂静呢。”

“要快快长大啊,要成为男子汉独当一面啊”,妈妈的话语还在我耳边围绕。

“男子汉”,我握紧了拳头,“我一定,一定要成为男子汉。”

吃完面包,我又瘫回床上,打开噼哩噼哩,准备找点番看看。

“这个番,嗯?搞姬日常,什么东西?”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点进去准备看一看,很快就被这部番给吸引住了。

“什么嘛,不就是画女硬说难嘛,里面的人还那么喜欢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女生她不香么?”

结果噼哩噼哩又给我推荐了几个类似的番。

好像,emmm还挺有意思的。

经典口嫌体正直,虽然我嘴上是这这么说的,手还是老老实实点了个追番。

话说,这是不是只有在动漫中才有啊,现实中应该不会有男孩子喜欢穿女装吧。。。

于是我又搜了一波。

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一下搜出来好多穿女装的男孩子。

我真的第一次看到这多穿女装这么好看的男孩子,一下震撼到我了。

他们在视频中大大方方的展现着自己的身体。

他们的身体在衣服的衬托下,显示出一种独特的魅力,一种,让我深深迷恋着的气息。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我关注了,关注了很多。

男孩子穿女装。。。。怎么说也很背德吧,男孩子就应该穿男装,女孩子就应该穿女装,男孩子穿女装不是乱套了吗。

看着这些视频,看着这些小娇娘,我的内心处在一种矛盾的情绪中。

印象中的男生的刻板印象和视频中男生的形象,不能说是一模一样,只能说是毫不相关。

嗯?我看到一个视频下面有一个女装群的群号,我犹豫了一下,然后复制了下来,进入qq,加进了群。

刚进了群,在我进群的通知下面,就是一个红包,我下意识的点了进去。

2分

我翻了个白眼,什么东西啊,发红包就发2分。

我心里咕嘟着,退出了红包界面,就看到了不停耍着的问号。

刷的过快以至于我都看不清。

什么情况啊?

我把这个消息发了出去。

下面就开始说

正主出来啦!

女装!女装!女装!

草,为什么不是我,我蹲了3天了。

上天不公啊!!

草,又没抢到运气王。

女装!女装!

我看着他们的发言,意识到了什么事情,赶紧打开了那个红包。

清一色的0.01中, 掺杂着一个0.02

完蛋,出问题了。

这个时候,群主出来了。

他at了一下我,说“恭喜我们的新运气王。”

然后他发起了一个投票。

这个投票,是投票决定运气王穿什么衣服的。

我连忙点进去一看,有传统的女仆装,还有jk和洛丽塔,以及一套巫女服。

我人都麻了,怎么就遇到了这种事。

我连忙at、群主,和他说“我必须要穿吗?”

群主回我,别人想要这个都没机会呢,你还不穿?自己看群公告。

我就点进群公告,看到置顶的公告。

抢了红包就代表同意穿群友选出的女装,无论什么款式的。。。钱由群友众筹。。。需要拍照片和视频发到群里面。。。。。

我看到这些我头都麻了,问群主“可以商量一下吗?”

“你褪裙罢,”群主无慈悲的说着。

“所以你来这个群干什么的,你不喜欢女装你来这个群干什么?”一个群友问着。

“我能说我是来观察你们的想法和思想的吗”,我在心里默默想着。

在一众群友热心的帮助下,最后选出了一套jk。

45cm的淡紫色格裙配上白色的衬衫,看起来中规中矩却又不失灵气。

不得不说,群里面的老哥眼光还是可以的。

咳咳~

企鹅咳嗽了一下,我点开一看,是群主加我好友。

我同意了,群主私聊给我“把你电话号码,住址,身体数据发我一下。”

‘我要给他吗?’我心中想着“我真的要穿只有女生才能穿的裙子吗?”

我心中犹豫着

“反正都是别人出钱,你试试怎么了,大不了穿完拍完视频就把它扔了。”心中一个小人这么对我说着.

我被他说服了,输入了我的电话地址和身高体重之类的。

他发了一个啧,“身材不错嘛,这么害怕穿女装干什么。”

我没回他,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平复着自己的心跳,好像干了一件大事情。

············

(您的快递已存放在蜂巢快递,请尽快去取快递)

我看到这个消息,既有种高高抬起的靴子终于落地的感觉,还有一种面临悬崖想要跳下去的感觉。

我套上鞋,拿起钥匙和手机,去蜂巢拿快递去了。

我把快递放在地上,门反手一关,靠在门上,轻轻呼了一口气。

拿出剪刀划开了外面黑色的快递袋,露出了里面充满少女心的飞机盒。

我把飞机盒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展开,一个白色衬衫,胸口处有一个小口袋,绣了一个精美的图案。

一件紫色的格裙,我把它展开,内侧有一个小口袋,用来放东西的。

哇哦,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裙子也是有口袋的,以前我就在想这种格裙没有口袋是不是很麻烦,想放个东西也没地方放,我也没想到有哪可以缝个口袋的,原来是在拉链这边。

不对,我又不穿裙子我考虑他麻不麻烦干什么,我晃了晃头,把脑子里面奇怪的想法甩出去。

此外还有一个领结,一个收纳袋和一个衣夹。

我去洗了个澡,把身上洗了个干净。

套上衬衫,扣好扣子,解开拉链,套上裙子。

然后站在镜子前我就陷入了沉思。

“怎么摆poss呢?”

我抱着这样的疑问去问了在我眼中的专业人士群主。

“都换上了啊,好事好事。”

我觉得我能从群主发来的消息中感受到开心,不由得心中嘀咕。

过了几分钟,群主给我发来一个文件夹,和我说,你就照着里面的poss学就可以了。

我点开一看顿时一头的黑线,群主发给我的哪个文件夹里面是几百张福利姬的图片。

“你在逗我?”

“不是,这些都是最真实,最好的实战素材啊,肯定是最专业的啊。”

“不是,你为什么要说不是。”

“不是,你为什么要说“ 不是,你为什么要说不是 ”。”

我沉默了,决定还是看图片吧。

经过了一番深入的学习,我觉得我已经掌握到精髓了,但是,好他妈羞耻啊!

我自己看到我自己在镜子里面搔首弄姿,我自己都扛不住。

算了吧?

算了算了吧,都穿上了还不拍几张留个纪念?

我又被这个声音说服了,强忍着羞耻拍了几张。

翻看自己拍的照片,意外的觉得身材还可以,还是挺好看的,看得我频频点头。

不对,我为什么要看着自己的女装照点头啊,这怎么想都好怪吧。

好怪哦,再看看。

本来想着拍几张照片就算了,看着看着,我又坐回镜子前录了几段视频。

我挑了几张我比较满意的照片,还有一段视频发了出去。

“淦!兄弟,你好鸡掰懂哦/流鼻血。”

群主显然对我的付出非常满意,反手挂到了群相册,接着又和我说,我可以拿你照片和视频做个视频发在阿b吗?

我思索了一下,我有没露脸,没人认得出来我,我就同意了。

转身进群,群里面都是一片的yoooooooooooo~~

还有好多人at我“老婆老婆,亲我。”

“老婆老婆恰个v”

“老婆可以揣我吗?”

kimo。。。。

我被他们恶心到了,半天,我发了一句

“我真的好看吗?”

“好看好看,好看死了”

“阿伟已经死了。”

“医疗兵呢?”

“医生救一下啊医生”

“大夫,失血成人干了还能救吗?”

我因为他们的称赞小小的得意了一下,随后又挎住了脸。

他们在夸我女装我高兴什么啊,这种事情真的值得高兴吗?

我一定是和他们待久了,思想出问题了,我这样想着。

在等快递到这几天我一直和群友聊天,试图了解他们的思想,但是现在看来,我好想是被他们同化了。

我把手机扔在床上,穿着裙子走向客厅。

双腿之间虎虎生风,吹得我小兄弟都感觉到了一丝凉爽。

这种新奇的体验应该是我不穿开裆裤后第一次体验,给我了非凡的新奇体验。

简单来说就是嗯,爽的批爆。

明明只是换了件衣服,我总觉得哪里不对,走路都充满了新奇感,所以我在客厅里面多转了几圈,体验体验这种感觉。

我喜欢这种感觉。

一直到晚上睡觉,我才脱下来,爬上床睡觉。

“嗯?”

睡得迷迷糊糊的我感觉手机震了震,我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拿来了手机,打开一看,qq消息99+

我一下精神了起来,经验告诉我,消息一下子99+,不是群炸了就是群炸了。

然而并不是,是群里的很多人私聊我,at我,以及某个狗群主一个人发了99+的消息。

我点开群主的消息。

“我给你做的视频火了”

“已经是热门榜第一了”

“啊啊啊啊啊我想上热门的愿望因为你实现了”

我看着手机陷入了沉思,刚醒的大脑有些生涩,暂时还是有点难以处理这个消息。

“我草!”我大叫了一声,瞌睡虫全被我震出去了,我赶紧打开噼哩噼哩。

《我的群友竟然如此可爱》
(热门榜第一)(热度飙升)

封面正是我对着镜子双腿并拢左手比耶的那张照片,

我眼前一黑只觉得狗群主在玩我。

我伸出颤抖的手指点开了这视频,满屏的awsl,好可爱,老婆老婆,锐利的剑,锐利的眼。

我人麻了,真的,真的麻了,我麻成转基因花椒。

我转身进群,原本200多人的群瞬间就500人满了,还不停有人问那个可爱的男孩子呢,然后就有人at我。

我感觉一道白色的虚影已经从我天灵盖上冲了出来(安详·jpg)

说实话,虽然我很麻但是内心还是开心的,毕竟

谁不喜欢被人夸呢,对吧。

这时群主又来找我

“虽然这个视频是我做的,但是我其实也没做什么,这个视频赚的钱你要吗?”

“要。”虽然我并不缺钱,但是积少成多吗,还是要的。

“五五开行么?”

“几几开?”

‘五五开”

“不行,晋元帝的钱三七分账,观众的钱原数奉还。”

“行吧。”

我起来把格裙洗了洗,拿衣架子夹起来放到阳台上去晒了,然后回去继续和群友吹水。

被人夸赞的滋味真不错啊,我心里美滋滋的想着,看向窗户。阳光已经不再耀眼,我就去阳台准备把格裙收回来。

然后我就看到了被衣架子撑的像个扇子的格裙,我赶紧拿下来看,发现被撑的那两边褶子全炸了。

草!

又是几天过去。

我在刷空间的时候,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

一个在群里面加我的网友,他的说说下面居然有一个我的朋友点了赞。

我一下子想想了很多,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我草,我在网上的视频不会已经被我那个朋友知道了吧?

我赶紧复制了那个网友的qq,复制给了我同学,问他,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我的心脏砰砰狂跳,像是临刑前的犯人。

“她是我小学同学,很久都没联系了,而且不要打他,她是女的,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呼了一口气,最危险的可能性已经被排除了。

我又去私聊那个网友。

她是刚发视频,就加了我,她在群里很活跃,也经常和我在群里聊天,我觉得她挺有意思的

但是我该怎么问她呢,如果直接问的话她也有可能找到我那个朋友然后不就炸了么。

接下来几天我旁敲侧击的打探着她的消息试图确认她的身份。

又是几天过去,我还是没能打探到她的信息,反倒是我这几天为了打探她消息高强度水群,成了群老婆。

我发啥都有人在下面喊老婆老婆的,一开始我还觉得恶心,后面都已经习惯了。

“你在什么地方啊?”,她突然发了个消息at我。

我意识到了这是个好机会,这么多天终于给我等到了。

“我在x市啊。”,我不动声色的发了个消息。

“哎,就在我这边哎,我来这个市上学的。”

“来我们市上学,你是大学生?”我是有点奇怪的,不是说和我朋友是小学同学么,怎么都上大学了。

“不是哦,小学初中是在县里面上的,现在租房子在这个市里面准备上这里的高中。”

草,她不会和我上一个高中吧,我害怕的想着。

“你上哪个高中啊?”

“就是市高中啊。”

哦吼,完蛋。

“老婆老婆你是高中生啊。”

“大学生。”我言简意赅的回了一句。

“没事没事,我在高中小心一点,不会遇到她的,也不会被她知道的。”

我安慰着自己。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没有作业的暑假索然无味。

每日就是吃饭,玩手机,太阳落山后散散步,或者和朋友一起玩玩,生活简单而又快乐。

···········

我看着眼前的校门,颠了颠背后的书包,走了进去,在林立的教学楼中找到了我的班级。

到班上时,座位已经稀稀拉拉的坐了一半,或是在与同学聊天,或是在玩手机,我看了一下,挑了一个倒数第二排靠窗户的座位。

我坐上座位,也掏出了手机无聊的看看,这时,坐在我前面的女生回过头来对我说,

“同学,加个微信吧。”

我看着这个女生,第一眼并没有让我觉得亮眼“额,我不用微信。”,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也有些尴尬,现在谁还用qq啊,感觉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单纯把微信当成钱包了。

“那就加qq吧。”女生笑着说,“说起来,我qq其实用的比微信多哦。”

“好啊。”,我打开了扫一扫扫那个女生递给我的二维码。

滴的一声,我直接进了她的个人界面。

噔 噔 咚~

心 脏 骤 停

她看我突然愣住了,有些不理解我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她问道。

“没事没事。”我摇了摇脑袋,赶紧让自己从震撼中清醒过来,赶紧切换出小号。

“刚才没扫上,在让我扫一下。”

她笑吟吟的又把手机递过来,我扫了加上了她的好友,又顺便加了她旁边那个女生。

这时候,班主任进来了,是一个小老头,看着还挺精神的。

他走上讲台,咳了一声,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毕竟是第一次见这个班主任,摸不清他的脾性,还是乖点好。

他眯着眼睛看了我们一眼,点点头,说“把手机都给我收下去。”

我们都乖乖的照做了。

他点点头,在讲台上拿起一根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三个“xxx”三个大字。

龙飞凤舞,还挺好看的。

“大家好,第一次见面,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我叫xxx。”

下面响起热烈的掌声。

他把手掌往下按按,讲着开学第一课,作为班主任该说的话。

我的高中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坐在我前面那个女生,从开学开始,就特别喜欢找我玩。

而很恰巧的是,我和她都被选为了语文课代表,平时无论是收发作业,还是上课,在一起的时间都很长。

她总是很主动,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子对我的女生。

两个多月之后的一天,我一个哥们私下问我“你和她谈了多久啦?”

“啊?”我有些诧异,“谁啊?”

“就是你前面那个女生啊,你不会没和她谈吧。”

“没。。没啊,怎么了?”

“没谈啊,我们都以为你和她在谈呢。”

‘等下。’我打断了他的话“你所说的‘我们’是那些人?”

“大半个班吧。”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我在大家的视野中,已经和她是男女朋友关系了。

晚上回家,我躺在床上,伸出手掌看着掌心的掌纹。

“我真的喜欢她么?”我喃喃自语道。

及时我以前没谈过恋爱,但是我也知道,大概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吧。

我真的一点都感觉不到她对我的心意吗?怎么可能。我只是太羞涩了,面对这份感情,只想把它偷偷藏在心底,不愿意暴露给别人。

但是今天我哥们的话,让我了解到原来我自认为的掩饰的很好的这份小感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她不知道吗?我觉得她知道,那她是什么意思呢。

我想着,手却打开了qq,切成小号,看着我与他的大火花。

“作业写完了吗?”,我把这条信息发了出去。

“写完啦,早就写完啦,在学校就写的差不多啦,你要抄吗?”

“不不不,我不抄,我是想和你说一句话。”

“你写完作业了吗?”,她反问我。

“写完了。”

“我就在你家旁边的公园散步,你想说的话,可以面对面说给我听吗?”

我的心跳逐渐加速,脸也慢慢变红起来。

我赶紧去洗漱台洗了下脸,换了一身衣服,然后飞奔下楼,骑上我的自行车,向公园赶去。

我只能听到我砰砰的心跳声和耳边呼呼的风声。

我到了公园门口,她正站在公园门口四处眺望着,看到我来,她眼睛一亮,对着我招招手。

我停好了车,慢慢向她走去。

她没有穿校服,而是换了一身相当休闲的衣服,有着一股热烈的,洋溢着的的少女气息。

“嗨~”我向她打了一个招呼。

“这么急匆匆的赶来干什么啊,你看你一头的汗。”

这段在秋风中且并不长的路程,却让我留了不少汗。

我和她汇合,并排走向公园。

“这不是不想让你等吗。”

“想早点见到我,是吗?”

我有点猝不及防,转头看她,发现她正看着我微笑着。

“额。。。嗯,想早点见到你。”

我被她看的不好意思,支支吾吾的点点头。

“来,把手伸出来。”

“嗯?伸手干嘛?”,我有点疑惑,但还是乖乖的把手伸了出来。

“嘿!”她轻轻的嘿了一声,和我的手击了个掌,然后握住了我的手。

我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她的指腹轻轻的摩挲着我的手背

我也握住了她的手

一路无话,我有些愣神。

被她的手轻轻的牵了一下,我才发现我们已经到了人工湖的围栏旁边。

她甩了一下,松开我的手,趴在围栏边,看着平静的湖面。

我走到她身侧,也望着湖面。

“你想对我说什么呢。”她突然转头对我说。

我看着月色下她的脸。

她的脸第一眼看并不惊艳,却越来越耐看,越看越是喜欢。

今天她还画了淡淡的妆,更加显现出她的美丽,以及一份别样的精致。

“月色真美。”我看着她,不由得说道。

她噗嗤一下笑了,小拳拳在我身上锤了一下,“喊我过来就是想说这个的,嗯?”

“是。。是啊。”,我看她这个态度不由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又不是日本人,说这干什么,我要听到实实在在的。”

“我爱你。”

“我不信哦。”她笑嘻嘻的说。

“哎!?”,我不由得紧张起来,她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要看到具体行动才能确定你是不是真的爱我哦。”

她闭上了眼睛,嘟起了嘴。

我深呼吸一口气,一手扶腰一手扶头,亲了下去。

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我们两人分开了。

我们两都深深的呼着气,都可以看到对方脸上的红绯,都可以看到对方的眼睛。

我抱住了她,感受着她的心跳,她的体温,她发间的芬芳,她的颤抖。

她也抱住了我。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去的,但我应该是一路傻笑着回去的,保安看我的眼神都不太对,但是我不在乎。

因为,因为她是我女朋友了,我们确定关系了。

回到家,她qq发给我消息,我点开一看。

“口红好吃吗?/偷笑”

“好吃,明天早上我还要吃。”

网络上的口花花我自然是不会怕,马上就回了回去。

第二天,她一下楼,就看到了我在门口,单脚撑车,正看着她笑。

我对她招招手,她走了过来。

我搂住她的头,一个kiss。

“舒服吗?”我笑着问她。

“一点也不舒服 ,猥琐大叔调戏女高中生,这能舒服吗?”

我嘿嘿笑着,看着她把自己的自行车推出来,和我一起慢慢骑着去学校。

我看着天空,蓝湛湛的,与昨天的天空截然不同,像是除去了一层阴霾。

我的人生迎来了新的篇章。

“来我家玩吧。”,在一个周五的下午,她对我这么说着。

我牵着她的手,“好啊。”

距离我和她确定关系,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多,我觉得我每天都生活在幸福中,彼此的爱意愈发炽热。

而今天,是她第一次喊我去她家做客,我欣然答应。

我知道她家没有人,其实这个家的说法并不准确,准确来说,是租的房子。她真正的家在x市的县城,她的父母在外地打工,只有过年来才回来。

她之前都是与她的爷爷奶奶待在一起,直到她来这边上学,她爷爷奶奶并不愿意过来,她只好自己租了一个房子自己住。

放学后,我和她并排骑着车,优哉游哉的聊着。

上楼,她掏出钥匙给我开门,自己先走了进去,脱鞋。

我跟在她后面,带着审视的眼光看了看。

门口是鞋柜,装了一些她平时穿的鞋子,她的鞋子并不多,但是看起来都挺可爱的

另外一边是她挂外套和包的衣架。上面交叉的挂了几个包。

我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她则在厨房里面炒小菜,我不会厨艺,我家的厨房已经空闲了快一年了。

吃饱喝足后,我坐在沙发上,她窝在我的怀里,各自玩着各自的手机。

玩着玩着,我的手就不老实起来。

揉揉头,搂搂腰,摸摸屁股。

一开始还拿手拍一下我的手,眼睛横我一眼,后来不耐烦了,就像小猪一样哼哼几声,再后来,哼哼声也没了,只是偶尔传来几声指甲戳到屏幕的声音。

“你想干嘛啊?”,他终于忍不住了,把手机扔在沙发的一角,提着我的衣领闻到。

我故意板着脸说道:“小姐,您知道什么是引狼入室吗?”

“呦,大色狼还挺狂啊,这里是我家你还这么狂?”

“我都在你家了你还这么狂?”我回嘴道。

她咬着嘴唇,一下给我推倒在沙发上 紧接着就有幽芳袭来,我抱住她,热情的和她拥吻,这才发现她的生日已经软了。

呼吸的频率在不断的加快,喘息声渐渐加重,身上的衣服却在逐渐稀疏。

我们都期待这一天的到来,而现在,它已经来了。

然而我的腿却扫到了一个东西,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我的手机!”

怀里的小人儿惨叫一声从我身上坐了起来了。

她伸手把散乱的头发理好,又理了一下已经半脱得衣服,低下头去寻找手机。

我不禁暗暗为我的行为感到懊悔,这本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在这种干茶烈火的情况下,怎么说也能上本垒了,结果却因为一个手机坏了我的好事。

空气开始降温,气氛有一些尴尬,她眯着眼睛心疼的看着手机,吹去手机上沾染的尘埃。

确定手机没有什么问题,她回过头来恨恨的剐了我一眼,用小拳拳锤了一下我的胸口,我讪讪的笑着,心里面却已经悔青了肠子。

“过来。”,她牵着我的手,带着我到她的房间里面。依旧是素净的风格,只不过房间里面透着少女的香气,是那种洗发水加一点化妆品再加上一点少女的体香混合而成的味道,和她身上的味道不完全一样,却也让我上瘾。

她让我坐在她的床上,自己去了床头柜那边,我还在看着她房间内的装饰,她就已经扔过来一个东西,我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一看,上面写着DUREX几个大字。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已经蹲在了我的脚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说:“你是在等我帮你脱裤子吗?”到这一步也没上面好害羞的,我麻利的脱下裤子,她手就已经附了上来,头也低了下来。

我一下慌了神,“别啊,脏,我还没洗呢。”“我还嫌你脏?”,她仰起头,对着我翻了个白眼。

口腔的温度是比较低的,相较于欧金金而言。我先是感觉干干的嘴唇划过马眼,然后前段便进入了一个湿润且柔软的空间。

我可以感觉到她的生涩,她的身体在轻轻地发抖,我也是。她先将我未完全舒展筋骨的小兄弟全部含在了嘴里面,舌尖在马眼上轻轻的骚扰着。

我很快就充血勃起了,进入了战备状态,这时再她全部吞下就有点强人所难了,她把我的小兄弟退出了一点,右手顺着舌头的动作,顺势将我的龟头剥了出来。

我不由得嘶了一声,她的牙齿时不时的会剐蹭到我的龟头,反而给我带来别样的刺激。

她的舌尖似乎异常的有力,从我的系带开始,顺着冠状沟向上狠狠地一顶,粗糙的舌苔摩擦着敏感的龟头表面,带去了包皮垢,带来了绝顶的快感。

我背部两侧的肌肉痉挛着,腰部不由自主的后弓,口中发出轻微的喘息。

她给我口交的感觉和我平时撸管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仅仅是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我就有种决堤的感觉。

我拍拍她的头,她却把头压了下去,我吓了一跳,知道她误会了我的意思,我赶紧把屁股往后挪了挪。

她也理解了我的意思,头也不往前伸了,嘴里面的动作却是没停。“嗯。”我鼻中发出了一身闷哼,身体一下僵硬了起来,将一股一股的精液射进她的嘴里。

她仍是没有住嘴,在一个劲的吸着,好像要把我尿道里面的精液给吸出来。我身上没了力气,干脆后倒躺在了她的床上。

她的嘴一直吸着离开了我的小兄弟,还发出“啾”的一声,十分的涩情。

我躺着看着站起来的她,她红着脸,嘟着个嘴巴哼哼唧唧了几下,也倒了下来,压在我身上,对着我kiss。

我接受了她的kiss,然后就有液体从她的嘴里面涌了过来。我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这是我的精液。我闭上了眼镜,舌头伸了过去。

精液,津液,还有其他的体液在我们的嘴里面调和。爱是其中的调节剂,调和着奇怪的东西。

当我睁开眼时,我的小女友还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微微的颤抖。

“喂,你休息好了吗?”,我轻声说着。“休息好了。”,她怯怯的说着,之前的狂气也不知道去哪了。

“这么巧?”,我坏笑着:“它也休息好了。”我的眼神指了指我的身下。

“呸,色胚。”“你还有力气吗?”“还想让我来服侍你?想的挺美的。”

“哦?这样吗”,我坏笑着抓着她的手腕一下子翻了个身,把她压在身下。

她配合着我,脸上装出害怕的样子;“救命啊,救命啊,这里有登徒子骚扰良家少女啊!”

于是我顺着说出了那句经典的台词:“你叫吧,你叫破了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我拆开杜蕾斯的包装,拿出了一个套套,套在欧金金上,脱下她的内裤,却发现中间一小块已经湿了,于是模仿本子里面的剧情拿到她的面前,让她看着她的内裤。

“这是什么。”“这是你肚子里的坏水。”我嘿嘿一笑,分开她的腿,准备进去了。

“喂。”“嗯?”我看着她。

“轻,轻一点。”

我轻笑着,不管之前再怎么装,她始终只是一个小女生罢了,面对这个时刻,她的内心肯定是惶恐不安的。

我俯身上去,在她的耳边轻轻说。“我会爱你一辈子的。”

“嗯。。。嗯,那样才行。”她这次没有反唇相讥,而是轻轻地应了。

我把小兄弟在洞口轻轻地摩擦着,沾满了她分泌出来的蜜汁,对准,腰部轻轻的用力。

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龟头收到了阻力,随着力度的增加,肉瓣轻轻裂开了一条小缝,龟头就顺着这个小缝挤了进去。

前面的包裹性很强,我挤进去了一个龟头,喘了口气,再次轻轻的用力。

这次没进去一点,就遇到了一个障碍。我感觉到的同时,她也感觉到了,身体一下子硬了起来,然后轻轻地筛糠。

我抚摸着她的背部,又给了她一个吻,她的身体才渐渐地平静下来。

接下里,我几乎和考古人员保运几千年前的文物一样,小心又小心的一寸一寸的挺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穿过了她的处女膜。

当我感觉顶到底时,我感觉还有很多没进去,但也没必要了。

我抱着她,等着她缓过这疼痛。

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我也说不清楚是长还是短,她沙哑着嗓子说了一句:“好了。”

于是我开始轻轻地退出来,带出了被蜜汁稀释的血水。

我再次轻轻地进去,这次的压力比上次小了很多,但还是非常的紧。

我根本不敢放开了力气去抽插,只能耐着性子的慢慢磨。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她用手帮着我撸出了一发。

“你是不是很失望啊。”她在我怀中轻声说着。

“不啊,我一点也不介意。”“可是,这和我看到的小说啊,本子,av的剧情一点也不一样啊。”

“在虚拟的世界中寻找真实感的人脑子一定有问题。”我捧着她的脸。

“我喜欢你,不是喜欢你的肉体,也不是为了和你做爱,我是喜欢那种,肉与灵的交融,彼此毫无保留的放开一切,以及只属于你的肉体接触所给我带来的感觉,你知道吗.”

“嗯。”

“我和你说啊,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感觉我被唤醒了,我的人生再次有了意义,世界不再灰暗,就像是阴雨突然被太阳的利剑所斩断。”

“嗯。”“因为遇见你,我的世界才重新有了颜色。”

“嗯。”

“我爱你。”

“……嗯。”

想成为男子汉的我雌堕了》有4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