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望的代价05

作者: nan

第五章

【切尔格 镇子外的森林 两天前】(浴室事件那天,此时怜月正在巡林)

正午的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上,森林的蝉拼命的叫着,在无风的环境里让人心烦意乱。

唰——唰——

随着声音的响起,空地上多出了两个人影

“这就是时空旅行吗,真有趣啊。”暗影一边说着一边伸着懒腰,主人没有为她塑造人形,她就参照女仆的身体重新组合了一下。顺带一提她穿的洛丽塔是女仆推荐的,据说是主人的喜好。

“行动起来吧暗影。”看着暗影这幅出来度假的样子,一旁的白发机械女仆提醒到。

“知道了,差不多是这个位置。”暗影少女走近身旁的一颗大树,从自己的手掌分泌出了一块还在活动的黑泥把它塞在了树下。“她是我的分身哦,这样就可以遥控启动干扰法阵了,范围应该是镇子包括森林。”

“嗯。”女仆表示很满意,继续说到:“侦测到露亚血亲正在附近的森林走动。”

“嗯…你窥探一下他的附近没有什么建筑?”

女仆直接把耳朵贴在了地上,把空间信息传到了暗影的脑中,详细的说到:“离他现在位置1000米处有一个一人间的小木屋,森林另一边还有一个高级结界,深入窥探有被发现的可能,推测是主人以前的敌人夕林设置的。”

“足够了。”暗影对女仆的勘测很满意,接着说:“我们要在那个木屋里设置一个传送点,根据主人的记忆,和露亚或者夕林硬碰硬是绝对不行的!那么我们的突破口就是露亚的血亲。现在控制天气的能力恢复了吗?”

“已恢复,这里一片森林都封印着主人的权能。”

“那就下场轰轰烈烈大暴雨吧!”暗影少女露出诡异的笑容,她还不太熟悉人类的面部表情。“把露亚的血亲赶走我们就去设置传送点。雨中漫步也不错呢!”

“雨。”随着机械女仆的说话头顶就开始聚集乌云了,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机械女仆迟疑的歪了一下脑袋:“雨中漫步有什么好的?只会让人生病,机体生锈?”

“额……你不懂。”暗影自己也不懂所以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我的魔法机械脑里面存储了3万多本书籍,应该没有我不懂的——”

“打住打住,我可不想听你唠叨,准备行动吧。”暗影少女一溜烟的逃向向了小木屋的方向。留下歪着脑袋不解的机械女仆。

“跟上啊,我又没有空间的能力。”

“了解。”两人就这样开始布置战斗的“舞台”。

【切尔格 镇子 旅馆 两天前】

“快起来,暗影。”

“主人别这样,人家会害羞的,嘿嘿嘿……”

啪!

能打穿钢板的巴掌打在了暗影的脸上,她的春梦被打醒了。“怎么了?!”

“已经调查清楚了,隔壁房与夕林有接触的两人是蕾西,格蕾娜,她们是夕林约好的教露亚大儿子怜月的剑术老师。明天下午她们会去夕林家。同时通过窃听魔力通讯了解了,明天七点露亚会到云云服装店。”

“能24小时工作的女仆真棒。”暗影少女难得夸奖了机械女仆,已经调查清楚了怜月每天巡林后到木屋的时间大概是在8:50~9:10之间,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那么行动就在明天,怜月到达小木屋后开始。”

此时的女院长,甚至自己也没想到她派出的先遣队居然这么能干……

【云云服装店门外 9:00】(24)

“喂,林如果你听到了,就快去【禁地】有敌人!”服装店的门口,正站着一个穿着纯色短裤短袖的高挑女子。手中的魔法石还是联系不上林夕,现在已知的是镇子,禁地,森林都被设置了干扰法阵不清楚准确位置。拜托云云坐飞毯去联系夕林的话,已经在之前循环尝试过了,时间上来不及。

第一次从云云家出来,敌人就特意解除了自己的气息让露亚感受到,每次救下怜月后它们就开始重启时间……“那两个敌人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消耗圣剑的能量,从而杀死我……”

露亚从自己的裤袋里摸出了一条银白色的项链,在空气中一挥,一把银白色的剑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上。然后她开始朝着禁地的方向飞速狂奔,速度快到人影在瞬间闪动,她的感知锁定在了在木屋里睡觉的怜月身上。

从镇上的服饰店到巡林人的小木屋,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在圣剑的加成下露亚可以在15分钟跑到,但是怜月会带着那两个人去往禁地,从这里到禁地需要38分钟。

也就是说救下怜月,她们就又可以重新回溯时间。

圣剑还可以再使用两次,如果说这一次循环不能保证消灭她们的话,怜月就真的会在25次循环的时候被她们杀死……

【不可饶恕!】

露亚咬紧了牙关,她已经怒不可遏了。如果只是针对她一人,她就算是战死也无所谓,可她们偏偏要残害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孩子在自己面前一次又一次被人杀害,这对于身为父母的露亚来说就是一种酷刑。

露亚的身影在森林中闪动,其实她现在已经很疲惫了,如那俩人所言她的疲劳不会随着时间的循环而恢复。

“圣剑!”露亚近乎是咆哮着喊出这句话,但是自己手中的剑却没有任何反应。“可恶,如果能释放真正的力量的话!”

【只要能救下怜月,就算牺牲自己也没关系……只是又要让夕林伤心了……】

露亚在心里做着最坏的打算,继续奔向自己的目的地。

【去往禁地的路上 9:35】

“额,怎么感觉睡了一觉头发变长了。”怜月一边带着那两个可疑的家伙,一边理了理自己有些盖住了耳朵的头发。

怜月看着自己身后的两人,走路的姿势都整齐划一的,比起老师更像是军人。

【这两个人不对劲!】

“前面就是禁地了!”

然后打算趁他们不注意,怜月飞跑进森林,他准备开溜了

唰——

一根拳头大小黑刺从身后粗壮的树干穿出来回,一下之间穿透了怜月的脖子,鲜血从缺口处喷涌而出。

“……!”怜月奔跑中的身体在瞬间失去了平衡,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自己,就已经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跑了25次了吧”机械女仆的无机质的声音响起。

“小心她来了。”暗影提醒到。

两人提前离开了怜月的位置。

下一秒!

轰——

一道白色的剑光劈向了怜月之前所在的位置,无法动弹的怜月被卷了进去,土地,树木都在一瞬间,被剑气削掉了。

再次睁眼,怜月已经被某人用手搂在腰间了。

“呼哈…呼哈…”露亚的呼吸听起来有些紊乱,那是剧烈运动后的正常生理反应。

“诶,我的脖子没事?”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此时的怜月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混乱的状态下,自己刚才被穿透脖颈的痛感和窒息不像是错觉,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脖子上还流淌着自己的鲜血。

【虽然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治好我的伤口的,但是如果父亲晚来一会儿,自己肯定就已经死在她们的手下了……】

“父亲,那两个人有问题。”

“……”眉头紧锁的露亚手持着圣剑戒备着二十米外的两人。“快回去把林叫过来。”怜月虽然还在混乱中,但是他还是强制让自己冷静,背对着父亲摘下了手镯,立马跑向了自己家的方向。

“是时候放弃了吧,露亚?比起上一次你又慢了两秒——”

说话被打断了,露亚一个突袭冲到了两人的身前,用剑身将暗影打飞出去,随即挥下了剑,露亚她的击杀目标是启动时间倒流的机械女仆,最后一次的剑光斩出。“不用你提醒,没有下一次了!”

强烈的剑光,瞬间淹没了机械女仆的身体,女仆存在被磨灭了。

【……不对!】一种莫名的恐惧在露亚心底蔓延,对方极其的谨慎。自己前二十次都没有接触到她们,时间就已经回溯了。现在自己来的更晚的情况下居然没有启动时间回溯,那只能说明一件问题。“是陷阱吗?”

“不愧是您,居然反应过来了,如此着急想必是圣剑的蓄能已经不够了吧”黑影少女奸笑起来,摊开双手,扁着嘴,一脸无辜的说道:“我也从来没说过启动时间回溯的是她吧,再会了露亚,下一次你还能赶得上吗?”

周围的时间开始波动,不过这一次只维持极短时间就停止了,轮到暗影少女惊讶了:“什么?!”

圣剑的躯体发生了变化,原本的剑身变成剑鞘,露亚额头青筋暴起她强行从里面抽出了真正的圣剑本体,与剑分离的剑鞘分成了四个针椎,钉在前后左右方向的空间中,把露亚和黑影少女周围的空间和时间都固定住了,露亚已经决定强行驱动圣剑,即使是用生命作为代价。“受死吧——”

光芒开始聚集在剑身之上,黑影少女的身体被固定在原地动弹不得,不过她却一脸平静因为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露露!快停下来!”

远处传来了夕林的呼喊,坐在飞行扫帚上的她不知道为什么露亚会强行使用圣剑。【还来得及】夕林心想。

【混蛋!!!】露亚的心乱了,一念之差,圣剑瞬间变回了项链回到了露亚的脖子上……

“果然在你突袭上来的时候,提前解除干扰魔法阵是正确的选择,以夕林的魔法感知力肯定会来到这里。”暗影少女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有她在场你不可能与我们以命相搏的,而真正圣剑冷却需要的时间可不短哦。不想你的儿子死掉的话!下一次循环就乖乖的让我们杀死好吧!”

暗影少女的身影开始逐渐扭曲,时间回溯重新启动了,从一开始她的目的就是为了套出露亚最后的底牌。

“露露她是敌人对吧。”夕林加速赶到了这里,从空中扫帚跳了下来,挡在了露亚的面前手握法杖警惕着对方,能逼的露露使用圣剑敌人绝不简单:“露露别担心,我马上——”

林夕的说话被打断了,因为露亚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她,她感到不解明明敌人还在眼前,可是下一刻她的眼神锋利寒冷了起来,不解化作了杀意!!!因为露露她哭了!!!!!!!!!!!

“对不起……夕林……”露亚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滴在了夕林的衣服上。露亚这一生从未害怕过死亡……比起死亡她更怕的是留夕林一人孤单在世上……

【明明说好……不再让你孤身一人的……】

现实是残酷的时间回溯再次开启,最后一次循环开始……(时间9:41)

【云云服装店门外 9:00】(25)

“……”

止住了泪水,眼睛红肿露亚从自己的脖子上扯下了项链,圣剑出现在了她的手上。锁定怜月的位置,没有任何犹豫,她开始飞速狂奔,即使她知道这一次的终点是死亡……

【小木屋 厨房 9:00】

“嗯哼,嗯哼~”此时的夕林正在准备中午的午饭,她已经从早上的失落里重整旗鼓了,看着桌上的东西她得意的说:“椰菜,木瓜,西柚都是丰胸的好物啊,怜月不要怪妈妈哦,只要胸大了你就是不想也得穿内衣的~”

“额……”夕林她的视线停留在了反光上菜刀上,因为她发现了自己的肩膀上有几滴水渍。“刚才洗衣服的时候溅上去的吗?我也太不小心了,这可是露露送的衣服啊。”

边说着夕林在手掌汇聚了一个小加热法阵把自己左肩衣服上“水渍”吹干了……

【圣露学院 魔法教学教室 9:32】

“快去叫学院的医生!”教学魔法实践课的老师,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明明只是释放一个最简单不过的魔法,自己的学生居然晕倒了!要是她出了什么事自己可当不起责任啊。

“治愈咒!”老师急急忙忙释放着治愈咒,希望能有些效果,一旁魅羽也是很焦急的照看着突然昏迷的阿雅。

“等我…爸爸…妈妈,哥哥……”这是阿雅突然昏迷前,嘴里念叨的最后一句话。

【巡林人木屋 9点20分】

木屋外站着两人,是暗影少女和机械女仆,确认怜月在木屋里面后女仆关掉了窥探机能,已经重复了25次了这是系统给出的最好节能方式。

“女仆,最后一次了让我来敲门怎么样?”

“请便。”

咚咚咚咚咚咚

小木屋的门被人粗暴的敲响了。

“不要着急……等我一下……”刚睡醒的怜月从床上爬了起来,确认了手镯还在自己的手腕上,又看了一眼小屋的魔法钟。

“才睡了二十分钟吗,眼睛怎么湿哒哒的,难道我又做噩梦了吗——诶——?!”自己的声音好像有些奇怪??朝前看去,瞬间怜月他脸色苍白失去了困意,一股恶寒从自己的脊髓蔓延到了全身,只因为他看到了床对面衣冠镜里的自己:已经盖住了耳朵的蓝色头发,以及已经微微撑起了自己上衣的胸?!!!

“请问怜月先生在吗?”门外传来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但是现在的怜月他已经听不见了,无以伦比的愤怒与屈辱已经让他已经无法冷静了。

【睡醒了手镯还在我的手上,我从来就没有摘下来过,也就是说是它是在我睡着的时候被摘下来的,在快睡醒的时候又给我带上了!!!】

门是关着的,能神不知鬼不觉做到这种事情的而且会做这种事情的人有且只有一个!怜月看向了右手边窗户的方向,那是自己家。

怜月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经在循环中摘下了四次手镯了,而不管怎么说他诅咒也是神明诅咒,不被时间影响,在四次循环中他的身体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门外两人感到有些奇怪:“这一次是不是有点慢啊,难道是我敲门的方式不对吗?”

很快两人的疑惑就被解答了,屋外的一阵咆哮传到了她们的耳中。

“母亲大人,您太过分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她们朝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离她们两百米开外一个人正在朝着她们侦测到是高级结界方向飞速狂奔着,那正是反派二人组她们的目标怜月。

“系统出现错误,无法理解当前情况。”

“别他妈分析了!最后坏的情况出现了,快追!杀了他!不能让怜月进入结界,时间回溯充能还有19分钟,可夕林团灭我们可用不了一分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暗影少女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下达了当前最准确的命令。

两人提升身体机能加速朝着怜月方向冲了过去,这次换成她们开始疯狂追赶怜月了。

【可以的话我真的不想使用b计划,早知道备一点魔法弹之类的了,失算了两个人都没有远程攻击手段,话说女仆的窥探技能呢?算了不想了,当务之急是杀掉怜月,然后躲起来开启下一次循环】

很快怜月也发现了后面有两个黑影在以惊人的速度追赶自己,距离自己家还有1000米了。

【为了让我穿内衣,竟然还派人抓我!!!】

怜月为了不被抓到加快了奔跑速度,满脸通红的说道:“母亲大人,我真的生气了啊!!!”

(9:30)距离自己家还有500米,离结界200米。

不过怜月已经被追上了,暗影少女的手变成了一根黑色的尖刺,延长刺出目标是怜月的心脏。还在朝前不停奔跑的怜月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犹如风中残烛——

当——

尖刺被剑身挡住了,从镇上跑到这里只需要30分钟!【来得及!】露亚用力向前一震,暗影就被弹飞了出去。看了一眼怜月,露亚她很快就发现怜月的变化:变长的头发和已经在微微撑起上衣的胸脯。

【明明之前不是这样的……果然是摘下了手镯的影响吗……】

“怜月不要再摘下手镯了,这里交给爸爸就好,你选择过自己想要的生活。”露亚坚定的看着怜月,同时怜月他失去了重心被她扔飞了出去,露亚大喊到:“还有去把你妈叫来!”

暗影少女她皱了皱眉,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露出了一丝冰凉的笑容,她站着淡淡的说道:“露亚你果然出现了,虽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手脚让我们的计划出了点偏差,但我们从始至终的目的就只有杀掉你而已。”

女仆出现在露亚身后,双手解体变成四把尖刀在身后,她用机械音说到:“露亚目前的肉体强度不过是普通人,可以斩杀。”

面对两名敌人的包夹露亚紧皱眉头,但是她已经不再绝望了,正是因为自己的儿子怜月一直在努力,所以才打破了不可能,换回了这一线生机。

碰——

三人的刀,剑,刺碰撞在一起,她们的相互厮杀的动作让还在半空中的飞舞怜月看的眼花缭乱,父亲明显处于下风,她的动作已经开始变慢了,两人的攻击却越来越猛,怜月他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于是已经飞进结界的他放开嗓子大叫:“母亲大人,父亲又光着膀子了!”

咻——

一刀橘黄的身掠过天空:

“说了多少次了!都已经是女生了要矜持一点!”从木屋到这里300米的距离,夕林坐飞行扫帚只用了两秒!她把飞在半空中的怜月放在地上,带着核善的笑容冲向了露亚,不过她瞬间就发现了不对劲……

“林,我需要你。”

无需多言,夕林一个传送阵瞬移到露亚身后,架起结界,两人的攻击全被结界挡住了。夕林手里的法杖在地上一点,数百个魔法弹开始炮击暗影她们两人的身体,露亚挥舞着圣剑准备给予她们最后一击时。

【距离够了!】就在这个时候暗影少女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吼道:“启动b计划!”随着暗影少女的声音响起,机械女仆的身体开始发出怪响。“传送启动——”

在怜月的眼中,就是她们四个人所在的空间在一瞬间黑了起来,等再次恢复光亮的时候地上出现了一个大坑,母亲,机械女仆以及父亲手里的圣剑都消失了……

“怜月不要过来,快逃!”

露亚被一个黑影按在一个大坑里面。

(比起这个,他明明想要去帮助父亲的,可他却动不了。

黑影的手,变成了一根尖刺,父亲的胸口被刺贯穿。黑影拔出尖刺,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这是什么?!”怜月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脑袋里突然出现的一连串画面是什么?!

另一方面暗影已经遍体鳞伤了,但是她的目的也将要完成了,失去了圣剑的露亚不过是个普通人,自己已经压住了她,现在是普通人露亚不可能挣脱自己的束缚。女仆的声音已经在自己的脑海里消失,她多半被夕林摧毁了。没有多思考的时间,暗影少女把自己的手变成了一根尖刺,准备对着露亚的胸口刺去——

“混蛋!!!”

嘭!

(梦境中未来开始发生了改变)

暗影最终还是没能刺下去,因为她的身体被怜月踢飞了,没有任何的犹豫,怜月再一次摘下了手镯。

暗影她再也动弹不得了……

“父亲你没事吧!”怜月颜色锋利起来警惕着黑影,本想把父亲扶起来——

“怜月……必须杀掉她!还没有结束!!!”

“哈哈哈……太迟了,露亚……下一次就是你的死期——”

是的拼命冲出去的怜月他也来不及了,从巡林人小屋飞过来的,出现在了这里的夕林释放的跟踪魔法弹也已经来不及了,暗影的身体已经开逐渐消失了,那是时光回溯正在启动的象征。

嘭!

暗影再也说不完那一句话了,下一刻,她心脏魔法弹被洞穿了,时间回溯停止了!

夕林魔法弹的来不及了,但有来的及的——天空中划过一条虹色的“彩带”,一颗横穿了30公里速度极快的魔法弹,在空中向下伏击精准的贯穿了暗影少女的心脏,她甚至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之后如果能被主人表扬那该有多好啊……】

在心脏停止跳动的最后一刻,暗影她终于学会人类正常的笑容……

(让我们把时间指针稍微向前拨动一些)

圣露学院 魔法教学教室 9:30】(24次)

人的潜意识是是很神奇的存在,它甚至能逃过时间,但是对于一般人类来说没什么用,因为他们没办法使用,而能对于操控梦境魅魔来说就不一样了。

比如现在,在魅羽的眼中的时间就一直在循环往复。

在她的眼中,阿雅已经是第25次上去演示射击魔法了,一开始还很有趣,不过次数多了就变得很无趣了,于是她跟一旁的阿雅说: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什么?”

“时间一直在重复,大概是在10分钟左右吧。”

“怎么可能——”阿雅一下子愣着了,很快她的眉头紧锁,一脸严肃起来操控时间的能力?母亲曾经的跟自己说过,那不就是父亲屠戮的魔兽卡特修的一部分的能力吗?“魅羽你能感觉到改变时间的人吗?”

“啊?”魅羽拆开了一张糖纸,丢了一颗硬糖在自己的嘴里,耸耸肩说道:“你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不过每次循环开始的时候,空间里的事物就会有波动,就像水波扩散一样,大致的方向应该是那个范围。”

魅羽的手指向了教室右边的窗户:“你看远一点的那些鸟群在倒退,循环又开始了,不过跟你说了也没用吧——”

“阿雅,下次循环开始前提醒我!”阿雅眼神变得尖锐起来,因为魅羽指的那个方向的30公里外,正是自己的家!

“啊?那我不是还要花时间跟你解释。”

“额?”阿雅心里也有些苦恼了,10分钟的时间必须分秒必争。突然她想到:“如果是魅羽你的话,就跟我说我的家人有危险就好。”

“听起来很不靠谱好吧!”魅羽现在整个人都糊涂了,她甚至在怀疑是不是阿雅脑子在时间循环里坏掉了。

“行吧,答应你了。”可是阿雅的眼神是如此的坚定不像是在开玩笑,她心声也是如此:【希望还来的及,爸爸妈妈还有怜月哥哥,还请多坚持一会儿】

“魅羽最好了。”自己的右手被阿雅的双手紧紧的握住了。

“别这样,靠太近了啊。”魅羽羞红着脸说道

“哦哦哦~”在班上同学们的八卦讨论声中,下一秒,第二十五循环开始了。

【圣露学院 魔法教学教室 9:30】

“阿雅!”正准备上去演示射击魔法的阿雅她的手被自己身旁的魅羽一把拉住了。

“怎么了魅羽?又饿了?”阿雅疑惑的看着自己身旁的魅羽。

“那个……”魅羽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相信阿雅的话,小声说出了那句能让旁人不解的话:“你的家人有危险,时间在循环……”

“……”阿雅的眼神变的尖锐了起来,整个过程只有一秒,她立马追问道:“我还有多少时间。”

“额…10分钟。”

“我知道了,谢谢你魅羽。”阿雅松开了魅羽的手,站了起来。

对话结束了,魅羽很是惊讶,整个对话极其简短高效。更让她惊讶的是,对于自己的话阿雅的内心竟然没有一丝的疑问,听完自己的话阿雅她的心里甚至开始焦躁不安起来了,魅羽想:【这就是家人吗……】

阿雅直直的走向教室前方,在老师惊讶的目光下关掉了辅助射击魔法的装置。阿雅没有多解释因为她的大脑正在飞速运转:

【时间循环,敌人是魔兽卡特修吗?还有9分半的时间也就是说:魔法弹的飞行高度至少35米,才能越过城墙,横向速度必须高于3.4公里每分钟,辅助装置的最高速只有2公里每分钟,只能手动释放!】

“看来阿雅同学要为我们演示手动释放射击魔法,同学们掌声鼓励!”脸色有些尴尬的老师强行补救了一下。

阿雅的思绪被断了,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思考。

【不对!敌人有可能提前开启循环,还有要算上吟唱魔法的时间。所以魔法弹实际飞行的时间必须提前一分钟,不能抱侥幸心理,期待下一次循环,如果敌人的目的达到了就会停止循环,还要突破学院的四级结界,那么实际需要的速度应该是4公里每分钟!哥哥和爸爸都没魔力,而妈妈的魔力我很熟悉可以避开,那么锁定的对象就是有魔力的某人!】阿雅大脑极短的时间里飞速思考,事关家人的性命容不得差错。

“以我身为引,愿大地与天空之母,原谅我身的僭越,予我击落星辰之力——”

面色严肃的阿雅张开了双臂,彩色的法阵在她的身前凝聚,吟唱开始了可是随即她的脸色却苍白了起来。

一旁的脸色大变的女老师已经看出来端详,但是她不敢阻止或者强行打断阿雅吟唱魔法阵,这会导致施术者非死即伤的,现在只能等阿雅主动解除吟唱了。

【糟糕,需要的魔力超过预期……】

阿雅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稳了,身前的魔法阵开始消散。

【……给我动起来啊!!!】

不过阿雅却并不打算放弃。

【魔力不够,那就拿我的生命力补上!】

下一秒,阿雅就放弃了这个极端的念头,因为后背有一股自己熟悉的魔力在涌入。

“这可是我攒了好久的魔力啊,亏死我了。”阿雅回过头看着把左手搭在自己肩上,右手挠着自己脸颊,红着脸的魅羽,她一直在下面听着阿雅的心声,其实早就动容了却还是傲娇的说:“算你欠我的,事成之后记得请我吃糖。”

“嗯~”阿雅眼角湿润了,她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不过吟唱还在继续她不能分神,强忍住感动,随着法阵图案在空中旋转膨胀一圈后,阿雅她的法阵完成了:“启!”

法阵完成的瞬间,阿雅就因为魔力耗尽晕倒了,还好魅羽扶住了她。

咻——

彩色的篮球大小的魔法炮在魔法阵的中心形成射出,穿过了教室的窗户,朝上轻松击破了学院的结界,在天空滑过就像流星一样,以4公里每分钟的速度朝着自己的目标飞去……

【时间:9:32】

【高等结界中 9:41】(回到现在)

随着暗影的心脏破裂,至此这场耗时“40分钟”的战斗迎来结尾。

怜月重新戴上了手镯,他从头到尾都是一头的雾水,现在怜月正协助着从巡林木屋回来夕林,给露亚治疗浑身上下的骨折。“是阿雅的魔力~真不愧是我的女儿~”

与高兴的夕林不同,露亚看着眼前逐渐消失的暗影残骸,眼神凝重的陈述了那个如同噩梦一般的事实:

“卡特修,它复活了……”

PS:【怜月女体化程度30%】

【抑制手镯失效率40%】

愿望的代价05》有2个想法

  1. 小骚货的屁眼好痒,好想被大鸡吧狠狠地强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