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望的代价06

作者: nan

第六章 采花

【圣露女子学院 女生宿舍】(阿雅魔法阵后的晚上)

“爸爸妈妈,怜月哥哥!”阿雅从睡梦中惊醒了,冷静下来环视周围,眼前是自己熟悉的卧室,天花板上的魔法灯开着,窗外的天空已经暗了下来,远处教学楼附近是一排排已经点亮了的路灯。

“哇!……又怎么了!”坐在床边,因为困意枕着阿雅大腿睡着的魅羽被吵醒了。睡眼惺忪的她理理自己的碎发,下意识的从裙子的侧口袋里摸了摸糖果,却发现口袋是空荡荡,身后的黑色小尾巴瞬间垂了下去,这是她很失落的表现。

“没事的,中午你妈妈联系了学院说了‘乖女儿你太棒了,家里已经没事了,不用挂念’之类的话”倒不如说看到阿雅醒过来,魅羽舒缓了紧皱着的眉头,这才松了一口气,她从医务室回来就一直在照料着阿雅,还好医生说只是需要静养她才放下心来。

“呵呵呵…真是像妈妈会说的话啊~”阿雅会心一笑,心里的石头可算是放下了,突然她想起了一件事,不知怎么的脸上一些发烫,有些含羞的说道:“…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魅羽,等我恢复好了就请你吃最豪华的糖果。”

“最豪华的糖果,最豪华的……糖果……”不知道是不是阿雅的错觉,重复这句话的魅羽好像整个人都掉色了一样。说的魅羽的情绪崩溃了,眼泪像倾盆大雨一样落下,抱着阿雅绝望的说道:“阿雅……我们破产了!哇哇啊……”

“什么?”阿雅满眼疑惑看着魅羽哭泣的样子很是不解,然后她发现了,魅羽视作生命的那放在墙角的200斤装糖果的麻袋不见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第二天早上 院长室】

“你们看看你们,四级结界维修费,魔法弹损坏的十几扇玻璃窗,再加上学院校医开出的医药费一共12个金币,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一大清早院长室就传出了院的怒吼,一个四十岁的中年男人正在训导自己面前的两名学生,伪装成原来模样的院长正瞪着眼前的两人。

“没有没有!”魅羽连忙说道,她现在很方,不知道是不是对自己的读心做了防备,根本听不到院长的心声,对于现在的魅羽来说不能看透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听着院长的怒吼,阿雅她的眼睛已经有些湿润了羞愧的低下了头,不过她羞愧的是:

【当时明明可以伪装一下魔法弹的,这样就可以穿过结界了可以少消耗一些魔力,也不用赔这么多钱了,我真是急糊涂了……】

嘭——

“你们没想说的是吧,我有!”院长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怒气冲天,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计划的失败损失了两个手下,更多的是自己任职的五年来第一次出现教学事故:“阿雅,你说你,才开学几天?就搞出这种幺蛾子,不能因为自己有能力就去尝试一些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你妈妈应该教过你对吧?还好这一次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不然我怎么跟你母亲,上头交待?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

“还有你魅羽,身为同学不阻止阿雅还去‘添油加醋’!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嗯,知道了……”魅羽小尾巴低了下去,表示自己很无辜。

“下不为例,这一次的损失就用你们两个月的生活费补,我先垫着。”院长青筋暴起恨铁不成钢的敲了敲桌子,气呼呼的说道:“如果不是阿雅你的母亲求情,你们两个人我是一定要记大过的!好好回去上课,不要再给我搞什么幺蛾子了!”令女院长自己也是没想的是,自己的恩师现在竟然露亚的老婆。

(昨天的魔法通讯:明仔,有十多年没联系了吧?出息了啊,谁特喵叫你把我的黑历史做教材的,还特喵的全国发行是吧!!!这个先不提,要好好照顾你阿雅妹妹哦,知道了吗^_^。要是她在你们学院出了什么事,老娘把你破学院给扬啰!(╯‵□′)╯︵┻━┻)【这叫什么事啊,夕林老师超恐怖的……】

“知道了。”魅羽拉着阿雅灰溜溜的走了。

“可算走了,两小兔崽子气死我了。”等两人走后,院长打了个响指伪装就消失了,他变成了穿着一个妩媚多姿的女子,伸了一个懒腰说道:“啊~还是这个身体舒服,可是接下来要怎么办啊?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也不可能对夕林老师下手,而且现在的我也打不过啊……”女院长头托在两只手掌上,鼓着脸,清脆的声音里满是困惑。

咚咚咚咚咚咚

就在她困惑之际,院长室的门被粗暴的敲响了……

【一天前 巡林人小屋 9:42】

小屋的草坪上,满是被魔法弹炸的土坑,机械女仆身体的零件散了一地,在夕林的炮击下她甚至连一秒的时间都没有拖延到。

机械女仆的头颅落在书屋的楼梯下,受损严重。

“哎…得不到主人的称赞了,没想到居然要启动c计划:撤退了。不愧夕林,居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就赶了回来,还好控制干扰法阵的分身可以转移意识,不然就真的玩完了。”草地上一块黑泥正在朝一个机械头颅蠕动,很快她就到了头颅前,为了避免被夕林发现,暗影她隐藏了自己的魔力。不过自己能不能逃走要看它,激活传送点的开关在女仆身上,暗影对着女仆的头颅说:“你还活着吗?还活着就支楞一声。”

“错误提问……机械没有……生死。”女仆睁开了仅剩一只的眼睛提醒道:“我是……诱饵,头颅上被施加了定位…魔法。”

“我当然知道夕林不会轻易的放过你。”暗影无语的说:“她赶回去的时候时间紧迫,就算是她的法阵也只能覆盖在机械头颅的表面上,你能试着把你的魔法机械脑的芯片取出来吗。”

咔嚓——

芯片弹出来了。

砰——

暗影飞速包裹住了从头颅里弹出来的菱形芯片,飞快的朝着巡林小屋门口的传送点移动过去,顾不上隐藏魔力了。

唰——

就在夕林释放的魔法弹打中她们的0.01秒之前,黑泥和芯片被传送走了……

传送点从一开始就被设置成只能启动两次,所以即使是夕林也无法追踪她们。

【院长室】

“主人我讲完了,以上就是我们的失败作战经历。”已经是一团黑泥的暗影正趴在桌子上,机械女仆的芯片被放在一旁,她正失落的向女院长汇报。

“还不赖吗……”小明同学(女院长)挠了挠自己的脸颊,心里其实是这样想的:【nb坏了好吧,这种战术给我,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啊!】

“不过和我比还差的远呢。”院长还是变成了口是心非的女人。

“那是当然,请主人处死我们。”

“等等等!”女院长怀疑自己是听错了。“话题转移的太快太生硬了吧,还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们有辱主人的名声,如果不是为了向主人汇报,我们早就应该在失败的时候就自裁了。能死在主人的手下是我们的荣幸。”

“不至于——”这个时候女院长的头突然疼了起来。

(你在考虑什么?两个废物而已,杀了她们!)

“你给我滚!”女院长感受到脑海卡特修的残念,她火气就上来了【动不动就要杀自己人难怪输的连裤头都不剩了,军心不稳怎么赢?!】

(……)卡特修的残念消失了。

“好的主人。”

暗影黑泥她收到命令,开始努力的吸气,把自己的身体膨胀成一个小圆球在桌面上像个不倒翁一样来回的滚来滚去,别说还挺可爱的,她一本正经的说道:“主人这样滚可以吗?”

“哈哈哈…”女院长被逗了,捂着自己的肚子笑的喘不上气。“好了停下来,我不会杀你的,我不是卡特修……实话实说如果不是它的残念影响我,我也不会叫你们去杀那个人。”

经过一天的实验,女院长发现自己只要不提露亚这个名字就不会起太强的杀意,也就不会像自己刚获得新身体那样,不经过大脑思考就胡乱下达命令导致现在对方有了防备,从而加剧了杀死露亚的难度……

“当务之急是先恢复你们的身体,复仇的事情可以从长计议。”女院长边说着边用手摸了摸圆滚滚的暗影,感觉冰冰凉凉的,手感软乎乎挺舒服的。不过没一会儿,暗影就“泄气”了,被主人摸着的她辛福感爆棚的说着:“主人~不可以~太近了。”

“额……”女院长(本质还是直男)挠挠自己的脸颊,自己也没做什么啊。看着无力趴在桌上的暗影她决定先恢复机械女仆的身体,用葱白一样细腻的食指和中指夹起桌上的菱形芯片为其注入了魔力。

“醒过来吧,我的仆人。”

手中的芯片吸收了魔力后,开始以魔力为能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成金属的外壳,先是生成小部件,小部件组合成大部件,然后组成躯壳,魔力线纺织衣物,不一会身穿女仆装的机械女仆就重现了。

“主人很高兴又见到了您,还恳请主人亲手处死我们。”

“又来是吧……”女院长感觉到了头痛。

“主人,我说了错什么吗。”机械女仆歪着脑袋,不解的问道?桌上趴着的暗影小声提醒道:

“你现在应该要滚。”

“什么?系统理解不能。”机械女仆歪着脑袋眨了眨眼睛,她存储了3万本书籍的大脑里并未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而一边听着她们谈话的女院长早就已经尴尬的满脸通红了……

“咳咳咳……”院长尴尬的咳嗽那一声,强行转移了话题。“接下来就是帮暗影你修复身体了,不过该怎么修复你来着,卡特修的回忆里只有只有创造和毁灭灭暗影的记忆?”

“主人~”趴在桌上的暗影把自己的身体变成有一节压缩弹簧,轻轻一蹦,就弹了起来落在了女院长的胸前的山峰之间,她在其中扭来扭去的就像一块晃动果冻一样,娇声道:“人家是主人的被爱液创造的,比起魔力修复还是补充主人的爱液来的更快一些。”

“什么?”女院长表示这题对自己来说超纲了,自己要和这个没有形体的暗影做做爱??(注院长并不知道暗影的人形)

但是实话实说,现在自己魔力的少的可怜,身为一个反派头头她是说不出这种话的。

“主人要是不愿意~就算了~用魔力修复暗影的身体也是可以的…”不知道是不是院长的错觉,暗影声音里好像还带了一丝丝怨气。

“也不是不可以了。”院长用自己鲜红的尖指甲挠了挠脸,准备打肿脸充胖子,更重要的是自己变成女生后还没有碰过自己的身体,毕竟最近开学都在加班,然后又遇到了阿鹿和魅羽的事情,被上头骂了一顿……所以说她还是很期待的,毕竟暗影的声音是那种自己比较喜欢的御姐音:“温柔一点哦,不然主人我可是会生气的……”

“遵命老…主人。”暗影连忙改口,把到嘴边的“婆”字压了下去,然后急切到:“女仆拉窗帘。”

“好的。”女仆把窗帘关了起来。“侦测周围人员预计一小时内无人会来访,启动待机等待唤醒模式。”事实上女仆已经开启了录像功能,这是暗影回来的路上要求的,虽然她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很懂嘛~女仆。”暗影少女给女仆点了一个大大的赞。“这里不太适合,我们去床上吧,主人~”

“嗯…”纯情的小明同学为了自己在手下目前的威严已经放弃抵抗了,满脸羞红的倒在了席梦思床垫上,顺带一提她现在还是穿着男生时的魔法师袍,而且还是真空的状态,因为以院长伪装成男性的形象时,不能去买女士内衣,也不可能暴露自己的女性形象。

“那人家开动了哦,主人~”边说着暗影边改变了自己的身体,让黑泥变成了可以流动的半透明的胶状,很快女院长的两对玉兔就被暗影胶状身体包裹住了,圆润的乳房被包裹后有一大圈的光环,感受到主人已经充血发硬的草莓,暗影更加兴奋了。“主人,为了和暗影做爱,你连内裤和胸罩都没穿嘛~主人居然愿意为我身为奴仆的我做到这种地步~暗影好幸福呀~”

“啊~那是当然~你可是我~的啊——”在胸前强烈的刺激下女院长并没有完整的说出“你是我的仆人”,这样导致的后果就是是暗影更兴奋了,她加速了身体的流动,高兴的说:“没错~暗影永远都是主人的所有物~”

女院长感受到自己的乳房正在被暗影胶衣压着,就像果冻一样被揉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最要命的是胸前的两颗草莓竟然在同时感受到了不吸吮的快感。“啊~不~”

“怎么了~主人”

“要~吸啊~吸啊!”(作者:论断句的重要性)

“原来主人,你喜欢这个啊~”暗影为自己发现了主人的g点感到由衷的高兴,然后下一秒,女院长身上覆盖着暗影乳胶的地方都感受到了吸吮快感,但却不让人讨厌,就好像有数百张樱桃小嘴在轻吻自己的身体。

“嗯呐~”院长摩擦着大腿,腿间的花朵已经开始流出花蜜了,暗影将院长身体四周的自己的身体流动汇聚于花谷处,至此院长的身体已经完全被胶衣给覆盖了。

暗影胶衣操纵着的女院长胶衣包裹的双手解开了巫师袍,就好像剥荔枝壳一样,失去了绳结维系的长袍顺着胶衣滑到了床的另一边,被胶衣包裹着的肉体就这样暴露出来:

女院长她的脖颈一下都被黑色胶衣包裹人,没有一丝的空隙,她感觉自己的全身都有小触手的东西在自己皮肤表面蠕动,让自己感受到了浑身被电流透过了般的快感,但是却不讨厌,只要自己的呼吸急促起来了,触手的行动就会放缓。

“啊~”比起这个,暗影的香舌,才是让院长登直了腿。在自己的阴唇上周围有一条小香舌,那是吸收了自己爱液开始恢复身体的暗影正在为了让自己努力而奋斗。院长想都没想过,自己看过的百合本情节居然会在自己的身上发生,内心的快感油然而生。

“主人在~,你喜欢人家吗?”暗影开始打起来自己的小算盘,她的舌头只在阴唇的周围来回舔舐却不深入…

“嗯~,喜欢~”女院长只是直目前,她也不是傻子,暗影明显是喜欢自己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暗影对她的好感如此之高,按照卡特修的记忆来说,一般的暗影,应该是一个只会服从基础的命令傀儡而已啊。“啊~”像是奖励自己一般,暗影的小舌对着自己花蕊进攻了,在强烈的快感她放弃了思考。

“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花朵决堤了,女院长透明的爱液如同潮水般喷涌而出,所有爱液都被暗影吸收殆尽。

获得足够的爱液的,开始恢复起自己的身体,女院长身上的胶衣也解除了。黑泥先是构成了一个基础的形状,不一会儿,一个穿着洛丽塔的女生重现了,她正是暗影少女。

“主人,虽然很任性,但是可不可以请您和这样的我再来做一次呢~”暗影不甘就这样结束,之前没有人形的自己没办法得到主人的爱抚。

“不——”还处在余韵中的小明同学,本来想当场就拒绝的,可是她睁开双眼看到了眼前这个女生她迟疑了0.0001:

她有着黑色光滑的长发,一双含情脉脉的双眼,烈火一般的红唇,最最重要的是她穿到是一件露肩吊带洛丽塔啊!!!

只能说暗影少女的外表衣品已经把自己的xp戳爆了好吧:“我愿意!”女院长立马起了身,双唇和暗影少女的烈火红唇紧贴在一起,右手手掌覆盖在暗影少女的左胸上,感受着她的丰满和抵着手掌心的凸起感。左手则是抚摸着暗影顺滑的乌丝。

“啊~~主人,太激烈~这样的话~暗影要撑不住~”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事后,暗影为此难过了好几天【在主人面前,连两分钟都没撑过,本来以为自己是攻的呜呜呜……】

【两天后 阿雅房间 】

“又是榨菜,馒头,稀饭!”魅羽嘴唇颤抖着看着自己眼前的阿雅买来的早餐,陷入了绝望。她已经两天没有沾一颗糖了,感觉自己都快出现戒断反应了,一想到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一个月,整个人瘫倒在了床上,像个小孩子一样在床上撒泼打滚:“我要吃糖,没有糖吃人家要死了!呜呜呜……”

“魅羽别闹了……我们现在剩余钱只能吃这些东西了……”阿雅她也是很无奈,这几天下午除了兼职时间外,她都在图书馆里面看消费方面的书籍比如(一个铜币=10块软妹币)《两个铜币如何过一周》《把一个铜币掰成两半用》……等等。【哎呀,虽说帮学院新展开一个四级结界可能少损失些钱,但是妈妈叮嘱过人家,女孩子不能太招摇……才开学一个周,也不可能跟家里要钱……】

一旁大哭大闹的魅羽没有空闲听阿雅的心声,不然为了糖果“小恶魔”的她肯定会蛊惑阿雅的。

“别哭了,魅羽,张嘴。”

“唔——嗯~活过来了。”含阿雅丢到自己嘴里着牛奶硬糖,感受到久违甜蜜滋味的魅羽,瞬间就感觉又有了生活的意义。

“给你,这是一个周的量。”

“就只有六颗了吗……”接过阿雅手中的糖果,魅羽本来还想任性一下的:【买糖又是一笔额外的开销,看来只能下午去再去多找一点兼职了】阿雅都在努力想办法,自己也不能太任性了。

“吃完了。”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令人讨厌的早餐,魅羽就拉着阿雅的手去上学了。

“……”走在魅羽身后的阿雅,看着活蹦乱跳的魅羽,在心理悄悄的想着:【最近魅羽是不是变得会察言观色了?果然是成长了啊。】

“诶——疼疼疼,魅羽抓的太用力了~”记仇的小魅羽只是一言不发的拉着阿雅奔向了教室。

【食堂】

“……”

看着自己眼前的只有炒白菜和米饭的午餐,魅羽陷入了沉默,她下不去筷子,自己已经连续两天的午餐和晚餐都是吃的这个了,她感觉现在自己现在流点汗可能都有白菜味了。【我现在看到白菜就恶心】

而阿雅已经提前吃完去找兼职挣钱了,与其说是兼职倒不如说是帮同学做魔法作业,一下午可能也就一两个铜币吧,根本不够两个人的开支。

和阿雅不同魅羽更想挣的是快钱,比如从正坐在自己对面的同学那里挣:学院里的贵族,莱欧莉,现在皇家大臣的孙女。

她正一脸期待的看着魅羽,手里把玩自己的金色螺旋马尾的尾端,快起来是一个端庄优雅的女子。如果不是魅羽会读心术的话:【收集可爱女生的贴身衣物,真是让人家欲罢不能呢。】如果阿雅在这里她就会惊奇的发现,魅羽对面的女学生,就是那天邀请自己吃午饭的女生。

“魅羽,想好了吗,一件2银币这可是稳赚不亏的哦。”【快点接受啊,魅羽我从老师那里听说了知道你们现在没钱啊!】

“你要的是阿雅的内裤?”听着对方的心里话,魅羽是典型的脸上敢怒不敢言【我没钱,吃你家大米了是吧!】她却不敢直言,毕竟一方面对方说的是实话,一方面这是目前来钱最快的方法。

“就知道,拜托魅羽你准没错。”莱欧莉利索的从钱包里掏出了两个原因的东西:“这是预支的报酬。”

啪啪——

两个银币被轻拍到了餐桌上发出来清脆的声响。

“晚上我把它给你。”

“那到时还是约到这里哟~”

“嗯,合作愉快。”

有钱能使魅羽推磨,她拿到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阿雅买新内裤,不过学院商店里没有阿雅之前的款式,阿雅想着到时候想些法子糊弄过去吧。“额……虽然这几件还挺好看的,不过这些也太暴露了吧,还是就买现在这几件了好了。”

魅羽偷偷的跑回了宿舍,阿雅还没有回来,生后的小尾巴不安定的胡乱摆动,吱声一声,衣柜被打开了,然后她把魔爪伸向了阿雅的衣柜里……

【阿雅日记 第五天】

今天阿雅也努力工作了,比昨天多赚了两个铜币呢。人家也好像吃甜点啊,布丁啊,不过目前没有办法……学院里不予许用童工。比起魅羽其实人家还好了。

晚上洗澡的时候我才发现,备用的内裤不见了,多余的都洗了,还好可以穿魅羽新买的……还有一些闲钱,明天再多给她买几块糖吧,嘿嘿。

【圣露女子学院 女生宿舍 第六天】

虽然今天是难得的周末,可阿雅还是早早的起床了,整理好了自己的地铺。现在躺在她床上睡着的人是魅羽,她只穿着贴身衣服,被子踢飞到地上了,手还贴挠着自己的平滑小肚子。

“这样会感冒的啊。”阿雅堵着嘴,有些小生气却还是轻声的说着,把被子从地上捡起盖在了魅羽。

“阿雅…好多糖…我吃不下了…快过来……我们一起……呼呼呼。”

“真是的…”听着魅羽的梦话,阿雅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麻酥酥的,把自己的手放在脸颊两边做出爪子的形状,娇声道:“人家可是‘男生’哦,魅羽这么没防备~人家可要把你吃…吃…掉……我在干些什么啊……”说到一半,阿雅就说不下去了一脸娇羞。【最近,我对魅羽态度是不是有点奇怪。不过希望她自己也注意一下啊,明明知道人家的秘密…还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阿雅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决定不再胡思乱想了,脱下了睡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只穿着纯色内衣内裤的身体,她只觉得脸颊有些发烫,连忙从衣柜里抽出一套衣服穿好了。

镜子里的阿雅穿的是一套抹茶色为主色调的洛丽塔,衣服的上半身,两边的袖口是蕾丝布料做的短袖,胸前戴着一个深绿的蝴蝶结,而腰间则是缎带系成的大蝴蝶结。腰下的部分,绿色的内层裙面上绣着淡黄的花纹,内裙外围从上到下还环绕着一层又层的白色蕾丝褶子做的裙边,裙摆能刚好好盖住大腿。

“真不错~”在原地转了一圈后,用手压住旋转的裙摆,阿雅离开了寝室准备开始今天一天的兼职了。“晚上回来顺便去一下商店,给魅羽买糖~”

【一分钟后】

房间里装睡的魅羽微微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环顾四周掀开了被子“听不到阿雅的心声了,终于走了。”魅羽连外衣都没有穿就,就从床跳了下来,没有丝毫的犹豫打开了阿雅的衣柜,很快啊,魅羽就发现她的目标:阿雅的内衣!

“对不起了,舍不得阿雅套不到狼。”魅羽看着阿雅的蕾丝文胸,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变成魅魔的原因,她可以在上面闻到阿雅身上特有的橘子香气,脸颊烫烫的:“我在想些…什么呢,阿雅内心可是个男孩子,我喜欢的可是女生……”

【关于时间循环的事,阿雅从那天起就没有再问过我,就这么相信我吗,傻“小子”还想……吃掉我,就不怕被本魅羽小姐吃干抹净吗…】

(魅羽最好了。)这是在第24次循环时阿雅对魅羽说的话,最近一直回荡自己的脑海中。“臭阿雅,说不记得就不记得了。算了你也别怪我偷你衣服哦,咱们扯平了。”

嘴里吃着这个周的第二颗糖,魅羽也穿好了学院服水手服,打开宿舍门离开了房间,准备去和等在食堂的莱欧莉交易。

【慕慕房间】

扑踏扑踏

一只魔法千纸鹤运着一个小箱子从慕慕的房间里飞了出去。

“唉…可算是把假期的魔法作业给补完了。”满眼黑眼圈的慕慕,终于把二年级的开学作业在开学的第六天完成,开学前一天带阿雅熟悉了一下校园,自己就熬夜补作业补到了今天,嘟着小嘴说:“早知道就不拖到最后一天做了,这几天导师她的眼神恨不得分分钟把人家千刀万剐……”

【暑假的时候咱也没做什么吧,也就帮妈妈们做衣服,去怜月家玩……】

“啊~困死了~听同学说,好像阿雅前几天在魔法课释放射击魔法上失误了,赔了一大笔钱。”慕慕看着镜子里自己满是油光的红头发,把头发扎起来了,戴上水手帽,这样先遮掩一下吧。“应该是出了什么事吧,那可是阿雅妹妹怎么可能在那种低级魔法上失误呢。”边说着,边打开了寝室的门。“去找阿雅了,阿雅雷达启动~”实际上魔法里面并没有这种东西,但是难以置信慕慕精准的寻到阿雅的方位,并直直的像她所在的位置走起,大概是东国的某种秘法吧。

【学院训练室】

“失策了啊”找到阿雅之后,慕慕就后悔了,阿雅现在正在帮二年级的学生做假期作业。“姐姐,你的法阵是没问题的,不过千纸鹤循迹的魔法比起单纯的千纸鹤飞行消耗要少,这也是很多人第一次做这个魔法失败的原因。也就是说你的魔法释放的量过多了,这一次可以尝试一下释放上一次的一半。”

“嗯,我试试。”坐在阿雅身旁的女学生开始对千纸鹤注入魔法,这一次限制成了上一次的一半,果然桌面上千纸鹤就运着一个小箱子朝导师在的高塔飞了过去。

“阿雅真是太谢谢你了,简直是我的大救星。”

“没事,姐姐要是以后还有什么需要或者是你的同学有什么需求都可以找我帮忙。”阿雅还不忘记推销自己。

“嗯~这是你的报酬,多的算姐姐请你喝奶茶的。”

“姐姐,这怎么好意思呢…”此乃谎言,伸出小双手接过五个铜币满心欢喜的阿雅心里是这样想的:【哦吼!人家今天的布丁有着落了呢!】

在慕慕静静呆在门口的10分钟里,阿雅一共解决了6个人假期作业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慕慕靠在门口边上看着,她现在正双手环胸的绝望的想着:【我熬的这六天的夜究竟有什么意义啊,早知道该早点来请阿雅帮忙,呜呜呜……】不过另一方面,

她的眼里满是欣慰,和以前只会躲在哥哥身后的娇小身影比起来,阿雅也成长了啊。

做人家也很欣慰了。

“幕幕姐姐,你的眼睛怎么了,最近过的还好吗?”阿雅送走了今天和自己约好的最后一个人,才发现原来暮暮姐姐就站在门口,她穿着有些皱的学院服,脸上挂着两个黑眼圈,蓬头污垢和往常很在意自己外表的形象很不一样。

【讨厌了,阿雅这是小嘴抹啦蜜吗,做阿雅姐姐的什么的,还是要等你的怜月哥哥主动开口才行哦~】

“幕幕姐姐没事吧?”阿雅看着正捂着自己泛红脸颊的幕幕,她更担心了。

“我没事的阿雅——”幕幕微微的半蹲了一下,双手搭在阿雅的肩膀是,两个人的眼神就对视上了,幕幕的眼神变得稍微严肃了一些。“跟姐姐讲,最近是不是犯了什么事啊……”

“额……”阿雅眼神飘忽不定的说:“幕幕姐你也知道到了啊。我发“四”,是因为情况很特殊诶——”

阿雅被一把抱住住了:“姐姐当然是相信你的了,好久没有和阿雅贴贴了,嗅嗅~”

“幕幕姐姐,不要这样,人家会很为难的。”被幕幕疯狂蹭着脸蛋的阿雅如此感叹着。

“嗅嗅……别含羞吗阿雅,姐姐晚上请你吃大餐哦。”

【那等会儿,叫上魅羽一起吧。】这样想着阿雅放弃了抵抗。

【阿雅日记 第六天】

今天赚了24个铜币好开心啊~

而且晚上幕幕姐姐请我和魅羽吃大餐了~最爱慕慕姐姐了~

只能说久违了布丁,论对布丁的爱人家是不会输给魅羽对糖果的爱,可惜对我们来说太贵了,不然真想天天吃。这世界上会有这种违规的美食啊!院长简直是天才。

幕幕姐姐回宿舍前塞给了我5个银币,我本来很想拒绝的但是“破产”的现实摆在那里,还要请借魅羽吃豪华糖果,不过还是要还给幕幕姐姐的。

晚上洗完澡,多余的文胸也不见,还好有魅羽借我。昨天还清理过衣柜的,应该是那个恶趣味的家伙偷走了吧,竟然都没触发我设置在在宿舍里的结界?!不过我在我的文胸上设置了定时的隐匿式定位魔法,哼哼,等明天魔法启动了我倒是要看看是谁,敢在我阿雅头上动土。

诶,魅羽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了,说吃多了出去运动一下。

愿望的代价06》有2个想法

  1. 怎么没了?楼主是转载别人的小说吗?可不可以告诉我在哪看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