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雌堕01

作者: 朝行云

第一章

我姓李,叫李轻舟,怎么样?名字是不是很有言情小说男主的味道?然而实际上,我只是一个身高170体重170的即将面临着毕业就失业的废肥宅罢了。

现在站在我对面的是比我小一届的学妹,大学迎新的时候只发现原来我们在同一个市的同一个区,离得很久,也就互相加了联系方式,偶尔放假一起坐车回家。

学妹叫沈雪,个子比我略低一点儿,长相清纯甜美,一头黑色的柔亮长发简单的披散在肩上,穿衣服一身我只知道是jk却不知道是什么款的jk,小腿上穿着黑色的过膝袜,脸颊晕红,雾蒙蒙的眸子里带着些许期待。

“学长!学长!我暗恋你很久很久了,我能不能当你的女朋友啊?”

好家伙,这谁顶得住啊?我一个母胎单身20多年的肥宅,用女拳的话来说就是废宅,第一次被人表白,还是这么漂亮的女生!

我感觉我被各种各样的视线打量着,夏秋之交的夜晚,我愣是出了一头汗!

“我……不是……那个……”

“学长不愿意吗?”学妹的羞涩又期待的神情一下变得泫然欲泣。

“答应她!答应她!”

“人家都这么主动了你还犹豫什么?!是不是男人!冲啊!”

正是教学楼前回宿舍的那条路,周围站满了充满了青春荷尔蒙无处发泄的少男少女。他们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起哄。

在阵阵起哄声中,我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浑身的血液从脚底板冲向头顶,又从头顶流遍全身。

“好的!”我脱口而出,心脏怦怦跳动。

沈雪脸颊一片绯红,雾蒙蒙的杏眼一下被喜悦填满。

沈雪闭上眼,微微仰起头。

“吻她!吻她!吻她!”

我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的也闭上了眼,低头迎了上去。

柔软的唇瓣一触即分,我感觉怀里被塞了一个盒子,再睁眼的时候,只看到沈雪飞快跑开的背影。

我看着怀里的礼物盒,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一路哼着不成调的歌向宿舍走去。

沈雪跑了好远,在一个没什么人的校内花园内停下,双腿内八字的紧紧夹在一起,扶着花园内的走廊柱子,浑身颤抖,极力压抑却仍克制不住的呻吟喘息。

“不错,不错!”一个高大的身影从花园内的阴影走出,如果我在场的话,能一眼就认出这是我的室友张伟。

“主人,我按照你的要求向他表白了,把项链也送给他了。”

“做的很棒,小母狗”,高大的男人摸了摸沈雪的头,“我来检查一下你有没有按照要求做吧。”

“是,主人!”沈雪闻言,脸蛋绯红更甚,却没有一丝迟疑的脱起了衣服。

沈雪先解开了脖子上带着的蝴蝶结,漏出了脖子上一个铁质的狗项圈,项圈上还写着母狗沈雪四个字,接着解开了jk制服的上衣,雪白的上身被龟甲缚紧紧的勒出一道道红痕,没穿内衣,高耸双乳乳头上贴着黑色的电极片,电极片的电线顺着腰部延伸向小腹。

沈雪没有一丝迟疑的脱下了jk短裙和过膝袜,短裙下大腿根和臀部还有小穴密密麻麻地写着:母狗、专属肉便器、正正正、妓女、口交训练等字,过膝袜下的小腿同样写满了字。

沈雪的下体带着一条银白色的贞操带,贞操带绑在腰上,一点儿看不到小穴和菊花,可张伟知道,沈雪贞操带下的小穴里塞着他昨天放的一个无线的电击遥控跳蛋,菊穴里插着一根会自动伸缩的假鸡巴。

“立”张伟满意地从头到尾打量了沈雪一下,语气急促的吐出一个字。

沈雪全身轻轻抖了一下,立马双脚并拢膝盖打开蹲在地上,双手背在身后。

张伟见状,满意的笑了,双手伸入裤兜,掏出了一个类似空调遥控器的东西,打开的上面所有的开关。

随着张伟的动作,沈雪双乳上的电极片开始极不规律的释放电流,小穴里的跳蛋也开始不断地放电震动,菊穴里的肉棒也加快的抽插的频率。

“嗯……哈……主人……”沈雪被浑身上下的快感刺激的抑制不住地呻吟,微微扭动身体,却又维持着下蹲的姿势。

“嗯……啊……嗯……好舒服……主人……”在身上敏感地带不断被电流和震动刺激的情况下,沈雪感觉自己很快就来到了高潮的临界点,这个时候,身上所有的东西却又全部停止了工作,沈雪一脸渴求地看着张伟:“主人,请赐予母狗雪儿高潮……”

张伟呵呵一笑:“当初不是挺傲的吗?现在就甘愿自称母狗了?”说罢,张伟抬起脚,轻轻踢了踢沈雪下身的贞操锁。

沈雪轻轻扭动腰身,让自己的下体顺着张伟的鞋面前后摩擦,一边委屈又讨好地说:“母狗知错了,母狗那个时候不知道主人这么棒,雪儿愿意当主人一辈子的母狗……”

张伟脸上漏出得意的笑容,拿出一条铁链,拴在沈雪脖子上的狗链上。

“爬”沈雪立马双膝跪地,用双手撑着地面,顺着锁链传来的牵引力在无人的花园走廊上爬动。

粗糙的地板摩擦着沈雪软嫩的肌肤,阵阵夜风轻抚沈雪全裸的身体,随时被人发现的刺激感和欲高潮而不得的渴求,让沈雪浑身上下如同有千万只蚂蚁在爬,酥麻感刺激地沈雪身上不断地泛起鸡皮疙瘩。

不知道爬了多久,张伟满意地停下了,坐在了一个石凳上。

沈雪思绪仍在恍惚,感到张伟停下,疑惑地抬头。

“做的不错,主人奖励你吃大肉棒!”张伟说着,就用眼神示意沈雪过来。

沈雪乖乖地爬到张伟两腿之间,双手被张伟反烤到身后,“好了,舔吧。”

沈雪把头埋入张伟的跨间,熟练地用嘴巴解开张伟的牛仔裤拉链,又用舌头从张伟内裤里挑出早已硬起多时巨大鸡巴。

强烈的浓厚的气味传入沈雪鼻子,沈雪带着渴望的认真舔舐起来,仿佛在吃天底下最棒的美味。

“咕……湫……咕噗嗤……噗……噜……嘶……哈……”因为双手被反拷在身后,沈雪身体前倾,全靠着张伟支撑的身体,这也就导致了沈雪时不时被张伟的鸡巴插的喘不过气,不得不用力的仰头呼吸。

“咕……唔………”

“喂,你男朋友的电话!”张伟听到了手机铃声,拿出来一看,发现是我打来的。

沈雪抬头,圆圆的杏眼里满是困惑,看得张伟的鸡巴又硬了几分,张伟伸手拍了拍沈雪的脸,“你刚表白的,忘了?”

沈雪点点头表示自己没有忘,又专心致志地舔起了张伟的肉棒。

“刚交了男朋友就不接电话不太好,快接吧”,说着,张伟就按下了接听键,并且将手机贴在了沈雪耳边。

回宿舍的路上,我感觉我走路都是飘的,脑子晕晕乎乎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回到宿舍,舍友老蔡一巴掌拍我脑门上,“别傻笑了!不就有人向你表白吗?”

我回过神来,“你怎么知道的?”

老蔡一脸看白痴的眼神:“大哥,都0201年了,5G都出来了!好家伙,美女学妹大胆林荫道下大胆求爱,咱们学校贴吧都快被刷爆了好吗?”

老蔡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给我看那个帖子,帖子里的照片,清纯可人的学妹和衣着普通的宅男形成了鲜明对比。

“你小子可走了狗屎运了,长这样都能有校花表白,也不知道人家是不是瞎了眼,哦对了,我听说专门有那种杀猪备胎套路,就是把你当ATM,你小子可别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到最后人财两空!”

“屁,你以为人都跟你一样?小雪才不是这种人,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断!”

“噫,小雪不是这样的人~”老四从宿舍厕所里走出来,学着女生娇滴滴的语气说。

“滚,少在这儿阴阳怪气的”,我笑骂道。

“不管怎么说,等张伟那比回来后,你必须请吃饭,三年半了!我都以为你要单身到死了,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小子不声不响搞了了大美女,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老蔡一脸浮夸地说。

老四扶了扶眼镜,“咬人的狗不叫!”

“呸,你才他妈的是狗!”

吵闹了一阵以后,我走回到自己的桌旁,从怀里掏出仍带着体温的礼盒,礼盒上蓝白色的蝴蝶结就像她的笑脸。

我拆下礼物盒上的绳结,慢慢打开盒盖,里面是一颗粉色偏黄的水晶吊坠。

“emmmm,有点像女款的啊,不过挺好看的,这水晶还挺通透的,我打电话过去问问吧……”

这么想着,我拿起电话,找到了备注沈雪的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一会儿就被接通了,电话里的沈雪不知道在干什么,一直发出奇怪的呼吸声,伴随着在嗦什么东西的声音。

我好奇的问:“你在干嘛?什么动静啊?”

沈雪含糊不清地回答:“我在宿舍吃酸辣粉,太辣了,又辣又爽。”

“啊,这样啊……”我没有多想,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送我的是个吊坠吗?但是好像是女款的啊?”

沈雪声音顿了一会儿,继续含糊不清地说:“嗯,那叫水晶吊坠,不分男女款啦,这个款的吊坠的含义是你属于我,不许取下来哦,不然我会生气的!”

“好好好……”我怕惹刚恋爱不久的女朋友生气,却又不舍得挂电话,连忙转移话题,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沈雪聊着天。

“噜噜噜……咕……知道啦,放心吧……噗呲……”沈雪一边舔着张伟的肉棒,一边应付着李轻舟的话,时不时还因为被肉棒插得太过深入而费力的呼吸,一阵阵奇异的感觉在心中翻腾。

张伟看着眼前人狼狈又极力忍耐的样子,恶作剧般地打开了遥控器上所有的开关。

“嗯……哦……”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沈雪一下没忍住呻吟出声,沈雪嗔怪地看了张伟一眼。

“嗯,我……我没事,刚刚嗦粉咬到舌头了……放心啦……”沈雪累积了一个礼拜没有高潮的身体,在身上各处玩具和这种背德的刺激感双重影响下,没几分钟,就浑身颤抖地达到了高潮,但是又因为打着电话,极力压抑着呻吟和喘息。

“我……我没事啦”沈雪还想解释,张伟却直接拿走手机,直接挂断了电话,接着,张伟用力按着沈雪的头,腰部一耸一耸地用鸡巴在沈雪的嘴里抽插起来。

“咕……湫……咕……噜噜……噗噗噗……哈……嘶……呼……哈……”张伟粗暴地按着沈雪的脑袋,每一次都把鸡巴怼进沈雪的喉咙,沈雪连艰难的喘息,呼吸声和口水声交织成了淫靡的乐曲。

“呼……”张伟满足地叹息一声,猛地从沈雪嘴里抽出鸡巴,龟头耸动,一股股白色的浓精射在了沈雪脸上。“不许擦,钥匙给你,你先回我给你租的公寓吧,衣服我拿着了,就这样回去吧,手铐的钥匙在公寓的狗笼里,回去才可以解开。”张伟把钥匙塞到沈雪被反拷的手里,又把沈雪脱下来的jk制服塞进了随身背着的包里。

沈雪轻轻一抖,杏眼里满是可怜巴巴的哀求。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张伟冷冷地说,“怎么?不听话?”

沈雪连忙摇头,“母狗知道了,雪儿谢主人恩赐,母狗这就回家。”

张伟看着沈雪慢慢转身离开,偷偷跟在沈雪身后。

沈雪浑身只有粗糙的麻绳,走在无人的大街上,一路都小心翼翼,生怕撞到路人,微凉的夜风和露出的刺激让沈雪白皙的皮肤染上一片又一片的绯红。

张伟一直跟着沈雪回到公寓楼下,看着沈雪因为怕电梯监控不敢上电梯而走向了楼梯。

看着沈雪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张伟转身向学校宿舍走去,轻轻地哼起了歌。

沈雪一路胆战心惊的上头,走到6楼以后又费劲地用双手打开了门,瞬间的来到loft公寓里落地窗前的大型狗笼前,摸索出了一把钥匙,解开了双手的反拷,打开狗笼门钻了进去。

“喂?好好的电话怎么断了?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我要去找她!”

我在宿舍里焦躁不安的来回走动,给沈雪打了好几通电话却都无人接通。

老蔡和老四在一旁安慰我:“安啦,咱们学校又没有倪哥,治安又是出奇的好,而且人都说了在宿舍,能有什么事?”

“不行,你们谁认识沈雪宿舍的人?我打他们电话问问?”

老蔡和老四对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对了,你可以打电话问问张伟嘛,张伟认识的人多,说不定可以联系到呢?”就在我准备打张伟电话问问的时候,沈雪给我发了微信。

“我没事,就是刚刚不小心咬到舌头了,手机又没电了,刚刚才充上电,好了,不说了,我去洗澡了,你也早点休息,晚安,么么哒~”

我看着微信,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回了句“晚安,我也爱你。”

我看了看桌上放的水晶吊坠,把它戴到了脖子上。

张伟满脸笑容地推门而入,“呵,你小子,不声不响搞了个大动作啊?不行不行,必须请吃饭,顺便把儿媳妇带出来给爸爸瞧瞧!”

“我呸,你才是我儿子,甘霖娘!”

“别扯了,上号!”

我们一直玩到凌晨一点,室友们纷纷表示撑不住了要去睡觉,可是我却一点儿睡意都没有,室友又睡着了我也不好再玩电脑,于是躺在床上玩起了手机。

玩着玩着,我就习惯性地打开了推特刷了起来,没错,我有一个奇怪的性癖,就是喜欢伪娘,也想穿女装,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时候开始就有这种幻想,可是我却又不像GAY一样对男的有兴趣。因此这个秘密我一直埋在心底,也是因为这个秘密,我一直单身。

刷了一会儿推特上的各种网黄伪娘以后,我又开始羡慕起来人家的天赋和女装以后都好看程度,想了想我170170的正方形身材,叹了口气,不知不觉地困意上涌,就把手机扔在一边睡觉了。

随着我手机屏幕熄灭,宿舍里只剩下月光透过窗户淡淡的光亮。这时,张伟猛地起身,蹑手蹑脚的下床来到我的床前,看着我脖子上挂着的吊坠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淡淡的粉色微光……

我的雌堕01》有1个想法

  1. 收猫狗奴1715140050
    收小狗狗,骚女儿,
    绝对服从,能做任务,
    年龄不限,一个人住优先,
    能做到带着年龄匹配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