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雌堕02

作者: 朝行云

第二章

我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是粉白色的帷幔,我愣了一下,慢慢从床上坐起身子,四下打量了一番,这个房间里到处是少女心的装饰,床上还躺着不少可爱的玩偶。

随着我起身,被子里漏出一截白皙光洁没有丝毫赘肉的小腿。

我自然而然地抬手捋了捋鬓边散落的头发,做完这个动作以后我才发现不对劲,我凝视着眼前的这只手,精致的美甲、纤长且嫩如白葱的手指……

我来到落地镜前,发现镜子里映出都是一个一头及腰长发,身材窈窕的少女。

“可惜,平胸……”我心里一阵无奈,还带着莫名的期待。

视线下移,我发现自己两腿中间本该是女性小穴的地方,却戴着一个泛着银白色光泽的锅盖锁……

“呼!”我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平复了一下心脏莫名地狂跳,随着呼吸的渐渐平缓,宿舍灰白色的天花板映入眼帘。

“是梦啊?我咋做这么个梦,就离谱。”

我伸手摆弄了一下脖子上的吊坠,昨晚的回忆如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来回滚动播放。

“吱”地一声,卫生间的门被人打开,端着脸盆走出来的老四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上一手拿手机,一手握着吊坠看的李轻舟。

老四啧了一声,“大清早的发瘟呢?一脸痴呆样?”

“去尼玛的,你才发瘟呢”,我毫不客气的回怼,“我儿张伟何在?网吧走起啊,我胡桃贼6”

“走了,大清早一起床就出去了”,老四接了一句。

“烦不烦啊大清早的让不让人睡觉了?!”老蔡带着起床气的声音传来。

“靠,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睡,起来上网了!”我跟老四异口同声的说。

“叮咚”,手机微信的提示音响起,我拿起手机,发现是沈雪在我发的早安下面回了一句早。

“今天出去玩怎么样?我想吃海底捞,还想看电影!”沈雪在微信里说。

“好,我们一会儿十一点在校门口见!”我兴奋地打字回复。

“单身狗们,你们去上网吧,爸爸要陪女朋友逛街去了!”我把手机往床上一扔,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去。

“吁~~~”老四和老蔡脸上满是嘲讽意味。

“嗯……哈……啾……呼……”沈雪跪在铺着软垫的狗笼前,柔顺的黑发一半披在光洁的背上,一半悬空垂下,沈雪一只手握着手机,一只手握着张伟粗长的肉棒,用舌头轻轻地舔舐张伟的肉棒。

张伟坐在床上,张开着双腿,满脸享受,用脚指头逗弄着沈雪双乳上嫣红的两点。

沈雪的仍未熄灭的手机屏幕上,仍停留在微信界面,微信界面上,最后的信息是由沈雪发出的:“好,等我先吃点东西”

张伟看着卖力给自己舔舐着自己龟头还时不时把蛋蛋含进嘴里的沈雪,满意地拍了拍沈雪的头。

“你说,你要不要嫁给李轻舟呢?我记得你说过,他父母因为车祸都死了,就给他留了城中村的一栋四层小楼,但是那个肇事司机好像赔了有8900万吧?你嫁给他应该不愁吃穿了吧?”

沈雪光着的身子一颤,猛地停下动作,抬头看着张伟,圆圆的杏眼里充满了委屈,并且还有丝丝可疑的水汽在聚集。

“全听主人的……”沈雪的声音包含着轻微的鼻音。

张伟哈哈一笑,“开玩笑的啦,我怎么舍得我的小母狗嫁给别人呢?”

沈雪脸上立马出现了可疑的晕红,又低头舔起了眼前的肉棒,发出了更大的水声。

“咕……啾……噗……唔……”“那就让你们做姐妹好了……”张伟手缓缓摸着沈雪的头,脸上漏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宿舍里,我把洗澡的东西扔进脸盆,冲进卫生间开始洗澡。

“呵,恋爱的酸臭味,舟舟,我们去上网了哦~”老四的声音伴随着砰地一声关门声。

“你他妈才舟舟”,我笑骂一声。

这个称号来自于某个女主播,所以室友们时不时用这个满是女气的名字称呼我。

浴室里,我顶着一头的洗发膏泡沫一边刷牙一边哼歌。

洗完澡以后,我光着身子走出了卫生间,在宿舍的全身镜旁停了下来。

“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瘦了点儿?而且我腿毛是不是变少了?还白了点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我伸手掏了一把鸡儿,发现手里竟然多了一把卷曲的毛发。

看着自己可以用白皙秀气来形容的鸡巴,我不由得想起了那次张伟洗完澡光着身子躺床上硬是把大字躺成了太字。

我摇了摇头,随手把手上的毛发甩开,不由自主地看向张伟的床位。

张伟的桌子上放着他的黑色背包,背包里隐隐漏出一节粉白色布料,我好奇地走过去,做贼似的打开了张伟的背包。

“咕噜,咕噜,嘶……咳咳……哈……呼……呵……呼”张伟抽身从沈雪嘴里拔出了粗大的肉棒,沈雪被深喉口爆呛得连连咳嗽。

沈雪双颊因为窒息而带着惊人的绯红,眼神水蒙迷离,舌头在嘴边轻轻舔了一圈,尽力把所有白色的浓浆都舔进了嘴里,可却仍然有不少精液因为来不及吞咽而顺着沈雪的下巴流滴在胸前。

沈雪咽下嘴里的精液以后,又凑到张伟胯前,舌头灵巧地为张伟的肉棒清理起来。

张伟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拍了拍沈雪的头,“做的不错,今天出去逛街就不用戴贞操锁了,但是跳蛋、肛塞不能取,再带两个乳夹吧,不许穿内衣,就穿上次我给你买的那件连衣裙吧。”

“母狗知道了”,沈雪含糊不清地说。

“狗狗乖~”张伟伸手拍了拍沈雪一侧的脸颊,“去把记号笔拿来。”

沈雪依依不舍的吐出了嘴里的抬头的肉棒,爬向了远处的桌子。

用嘴叼住水性笔以后,沈雪爬了回来,张伟这个时候已经穿好了衣服。

“乖狗狗,撅屁股。”

沈雪乖乖地转过了身,撅起了屁股,任由张伟在自己身上写写画画。

张伟在沈雪的水蜜桃一般的屁股上写满了“肉便器”、“专属性奴”、“母狗”、“调教完成”、“骚货”、“臭婊子”等字样,还画两个箭头指向了沈雪的菊花和小穴,接着拿出了一把淫文贴,仔仔细细地贴在沈雪脖子以下到膝盖以上的各个部位。

张伟看着沈雪小腹上艳丽的淫纹,满意地笑了,丢下沈雪一个人离开了。

“好家伙,张伟包里居然有全套女装?还是jk?”我打开了张伟的背包。

我又想到了昨晚的那个梦,鬼使神差地拿出了所有的衣服。

jk制服和连裤袜柔软的布料在我手掌里摩擦。

白色胸罩和一条粉白色的内裤看着色彩异常和谐似乎是一套,让人不自觉地想象这身衣服的主人是什么样子。

衣服上还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馨香,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宿舍。

我看了看自己因为肥胖而微微隆起的胸部,拿起了那个白色的胸罩。

纯棉的胸罩周边点缀着粉色蕾丝,两个罩杯中间链接的位置系着白色的蝴蝶结,蝴蝶结的下方坠着两个小小的铃铛,随着胸罩的晃动而发出低低的声音。

“穿上它……穿上它……”脑海里回荡着低沉又疯狂的呓语。

我慢慢地抬手,将胸罩套在了胸前,双手拉着胸罩的两边的带子,用胸罩本身上带着的挂钩将胸罩固定在了身上。

我下意识地俯身,用双手伸进罩杯里调整了一下双乳的位置,这个胸罩似乎还带着聚拢的效果,本来胸部只有点点肥肉的我,硬生生被挤出来个A杯。

奇异的电流和酥麻在身上游荡,我坐在张伟的位置上,又套上了那条粉色的内裤。

看着桌上剩的连裤袜和jk,我抱着破罐子破摔地想法,拿了起来,拿起以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个连裤袜是类似于假两件一样,就是一直到膝盖上面一点儿是白色,我动作笨拙的套上了连裤袜,感受着紧致的包裹感和丝袜的顺滑。

我双腿穿过格裙,刚穿过腿弯,正准备往上提,突然宿舍门传来了门锁转动的声音。

听到动静,我慌忙褪下格裙,一把把jk制服塞进了张伟的书包,身上的丝袜、内衣胸罩来不及脱,我飞奔跑到自己的座位上,抓起了一条裤子套在了腿上,又飞快拿出一件短袖套上。

张伟打开宿舍门走了进来,看到了强装镇定的我,张伟深深地从下到上打量了我一眼,若无其事的移开目光,坐到自己座位上,随意地问道:“他俩人呢?”我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出去上网了。”

“你咋不去?”“我要跟女朋友约会,傻了吧,爸爸有女朋友!”我装出平常口嗨的形态。

张伟不屑地啧了一声,一把拎起了书包扔到自己床上。

我的心也像被人抓了一下,看着张伟若无其事地把书包扔在床上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轻轻地舒了口气。

“接下来只要找个机会,把衣服脱了扔进他书包里就完事大吉了……”我心里想着,不时地用眼角余光瞥向张伟。

张伟旁若无人的打开了电脑玩了起来,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坐立难安。

胸部不断传来束缚的感觉,丝袜紧贴双腿,柔滑的布料和肌肤摩擦的感觉不断地刺激着我的大脑,女式内裤下,我的鸡儿一点点抬起了头。

“叮咚”一声,我手机的微信响了,是沈雪发来的。“我弄好了,在校门口,你在哪儿呢?”我这时才想起我约了沈雪要一起逛街吃饭,可张伟迟迟不去洗手间我抓不到机会换掉,我只能硬着头皮穿了件外套,正常我准备穿袜子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我穿的是连裤袜,就是连脚的那种。

“希望张伟没有发现,不然我可真社死了!”我心里想着,飞快穿上了鞋。

足部丝袜和运动鞋摩擦的那种感觉,是以前穿棉袜或者船袜完全体会不到的感觉。

随着我的动作,胸罩上的铃铛轻轻晃动起来,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你刚刚听到什么声音没有?”张伟转头问我。

“啥声音?没听到啊?”我心虚地看了自己的胸部一眼,发现正好能透过白色的短袖看见微微隆起的粉白色胸罩边缘,我下意识地掩了掩胸。

“哦,那是我听错了吧……”我为了掩饰隆起的胸部,又拿了一件薄外套套在了身上,装作和平常一样的样子走出了门。

校门口,我看到了低头刷手机的沈雪,沈雪今天一身浅蓝色的修身连衣裙,修身的设立完美地勾勒出了沈雪动人的身材曲线,脖子上带着一个心形镂空的项链,没穿丝袜,光洁的两条小腿暴露在空气中。

“对不起,我来晚了,但是你这样穿冷不冷?请你喝奶茶怎么样?”

沈雪嗔怪的看了我一眼,轻哼了一声,扭头就走,“我要中杯的,少放糖!”

我笑了笑,连忙跟上,按照沈雪的要求给她买了杯奶茶。

在海底捞吃火锅的时候,因为担心胸部的隆起和背后的内衣带子的痕迹,我连外套都不敢脱,结果就是我那件短袖被汗微微打湿,胸部的内衣蕾丝边更明显了。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今天吃的比平时少很多,比沈雪都少的那种,沈雪还以为我不喜欢吃火锅,还说下次不吃了。

不对劲啊,我明明挺喜欢吃火锅的,可是今天怎么没吃几口就吃不进了呢。

我心里奇怪,但也没多想,逛街的时候,我偷偷握住了沈雪的手,沈雪不仅没甩开,反而握紧了几分,我悄悄看了沈雪一样,她脸蛋红红的,我想我也是。

路人的眼光不停的投在我和沈雪身上,我一边握着沈雪柔若无骨的手,一边是我身上内衣和丝袜的刺激感,让我产生了一种变态的快感,鸡儿就没软下来过。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紧张或者心理原因,我一直觉得能听到若有若无的铃铛响。

电影院里,我和沈雪取了票,找到了自己的座位,静静地等待电影开场。

今天看电影的人不多,整个场次里只有稀稀拉拉十来个人。

随着灯光的熄灭,黑暗里,我觉得自己身上内衣传来的那种变态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我的鸡儿一跳一跳的,我能感觉前列腺液都打湿了内裤。

电影开场后不久,沈雪凑到我耳边说:“我去下洗手间”,好听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清香。

在沈雪的如兰似麝的声音刺激下,我只觉得鸡儿更硬了几分。

“好”,我没有多想,点头答应。

沈雪走出了放映厅,来到了商场的厕所门口飞快地左右看了看,钻进了男厕所里的一个隔间。

隔间里,沈雪飞快的解开了连衣裙背后的拉链,漏出了戴着两个铃铛乳夹的胸部,接着又撩起裙子,漏出了一丝不挂的真空小穴,小穴里还伸出了两根电线,电线分别连着被胶带粘在左右腿上的遥控器了,菊穴里还塞着一颗肛塞。

沈雪努力的控制下身前后穴的肌肉,不让跳蛋和肛塞掉出来,双手堵着隔间的墙壁,高高地撅屁股,静静等待着。

随着脚步声由远到近,张伟走到了沈雪所在的隔间前,一把拉开了隔间门,看到了沈雪微微发黑的小穴和塞着肛塞的菊花。

张伟走进隔间,啪啪两声,在沈雪浑圆的屁股上打了两巴掌,留下了两个鲜红的巴掌印。

沈雪身体一抖,发出了不知道是疼还是爽的呻吟。

“做的不错,母狗,今天奖励你下面吃肉棒!”张伟说着,解开了牛仔裤的拉链。

“唔,谢谢主人”,沈雪压抑了一路的快感,早就安耐不住了,听到张伟这么多,兴奋的说到。

“啪”,又的一声,沈雪的屁股上又多了一个巴掌印。

“小点声,这里是男厕所,算了,还是把你嘴堵上吧。”

张伟拿出一个带吸盘的巨大假鸡巴,贴在了沈雪脸前的瓷砖上,“含住它,不许吐出来。”

沈雪费力的张口含住假鸡巴,巨大的鸡巴撑开填满了了沈雪的樱桃小嘴。

张伟双手将沈雪的双手拉到背后,双手被拉住失去重心的沈雪深深地吞进了墙上的假鸡巴。

张伟弯腰,将沈雪小穴里的跳蛋开到最大,接着,将婴儿小臂粗的肉棒插了进去。

“唔……哦……”重心全靠张伟手臂和墙上假鸡巴的沈雪发出了压抑的喘息。

放映厅里,我看着沈雪离开,坐在座位上,丝袜和裤子,丝袜和双腿,还有胸罩带来的束缚感不停刺激着我,我心里涌现出一种暴露和生怕被人发现的快感。

“嗯,不行了……好想撸……算了,去男厕所找个隔间冲一发吧……”

我犹豫了一下,离开了座位,走向了电影院的公厕。

在我走进男厕以后,一个戴口罩的工作人员飞快跑来,在男厕门口放了一个故障维修的三角牌,而我丝毫不知情。

走进男厕,我随便找了个隔间门打开走了进去,然后锁上门锁,脱下了裤子。

兴奋许久的鸡儿不断地涌出前列腺液,早已经把内裤连同丝袜打湿了一块,我缓缓褪下丝袜,把外套挂在隔间挂钩上,掀起了上身的短袖,漏出穿着的胸罩,开始撸动了自己的鸡巴。

“变态,穿女装,还敢上街……”

“鸡巴这么小也敢学别人漏出?这么小的鸡巴就应该锁起来,然后跪在真正的大鸡巴面前接受洗礼!”

“臭婊子,死人妖,爸爸的鸡巴爽不爽?”

“人家别的男的生下来都是操别人的,只有你是被人操,贱不贱?”

伴随着脑海里的幻想,我一边撸动自己的肉棒,一边揉自己穿着胸罩的胸,快感不断地在我下身汇聚,我双腿都因为随时可能被人发现而刺激的发软……

男厕里的另一个隔间呢,沈雪和张伟听到了隔间门开启的声音都顿了一下,沈雪用余光哀求的看着张伟。

张伟感受到裤兜里的手机响了两声,无声的笑了笑,不仅无视了沈雪的哀求,反而加大了动作幅度。

“呼……呼……呼……喔……嗯……嘤……”

沈雪感受着张伟粗暴的动作和小穴里最大档的跳蛋,想呻吟却又因为重心不稳深深地吞着吸在墙上的巨大假肉棒而只能发出压抑的喘息。

“小骚货,主人棒不棒?爽不爽?”

“喜不喜欢当主人的母狗啊?”张伟的声音如同令人上瘾的毒品,不断地传到沈雪耳朵里。

随着动作幅度的加大,肉体交合产生啪啪啪声和水渍声不断变大。

“隔壁就是你那个废物男朋友,知道吗?”

“他正穿着你的内衣和内裤还有丝袜打飞机呢,你说他是不是个骚货?”

“你知道他鸡巴硬起来跟我不硬的时候长短一样吗?你是喜欢他的小鸡吧还是我的大肉棒呢?”张伟的声音在沈雪听来如同魔音贯耳,在精神和肉体的多重刺激一下,沈雪浑身触电一般颤抖,一股股湿润的液体从沈雪小穴流出。

沈雪带了一周的贞操锁,每每被跳蛋刺激的将要高潮的时候张伟都会停下,所以这次高潮不仅流出了大股大股的液体,在潮吹完了,淅淅沥沥的尿了出来。

张伟皱了皱眉头,拔出了肉棒,等着沈雪尿完。

沈雪浑身瘫软,如果不是张伟拉着怕是能直接跪到地上,过了好久才回神,沈雪不好意思地看了张伟一眼,也不嫌弃自己刚刚尿在上面,蹲下身子就开始为张伟的鸡巴清洁起来。

“你这种废物也能有女朋友?你能让你女朋友爽吗?”

“快把你女朋友叫出来一起挨肏!”

隔间内,我被脑海里的幻想刺激地不停的加快手上的动作,一边想象着自己被人粗暴的插入菊花,一边不停的闪过沈雪的形象,倒错的快感刺激的我一下喷了出来,射出了比以往多的多的精液。

“呼”,我深深地呼了口气,把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幻想赶了出去,用纸擦了擦满手的精液,犹豫了一下,脱下了连裤袜和女式内裤揣在了兜里。

因为胸罩不好脱,而且也没办法像连裤袜和内裤一样揉吧揉吧放进裤兜,所以我仍然穿着胸罩。

脱下内裤和连裤袜以后,我心情平复了很多,刺激感也少了不少,我穿好衣服后,定了定神,推开隔间门走出了公厕,丝毫没有注意地上放着的黄色三角牌。

另一旁,张伟听到隔间门开关的声音,揉了揉沈雪的头发,“你老公比你还短呢!”沈雪嘴含肉棒,眼神迷离妩媚地抬头看着张伟,认真舔舐着张伟的肉棒。

“妈的,母狗!”张伟骂了一声,像把这小孩撒尿一样把沈雪抱了起来按在隔间门上抽插起来。

“嗯……喔……”沈雪还记着这是公厕,极力压抑着呻吟。

张伟却毫无顾忌,剧烈的抽插不停的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沈雪泥泞的下体甚至让张伟的鸡巴在抽插的时候不断带出水声。

我回到自己在电影院的座位,才过去了10分钟左右,沈雪还没回来,我想着女生上厕所就是慢,于是继续等待。

又等了30分钟左右,电影都快演一半了,还不见沈雪人影,我拿起手机给沈雪打了个电话。

男厕隔间里,啪啪啪的水声让沈雪丝毫听不见电话响。

张伟听到电话响,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但是张伟不打算接,而且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沈雪极力压抑的呻吟终于压制不住了,大声呻吟了出来。

“嗯……哈……好棒……嗯……嘤……唔唔唔……啊啊啊……”

张伟被沈雪的动静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捂住了沈雪的嘴,细碎的呻吟从张伟指缝流出,不仅如此,沈雪还伸出舌头不停的舔着张伟的手指。

张伟猛地加快了速度,如同打桩机一般。

伴随着张伟一声满足的叹息,一股又一股的白浊精液射进了沈雪的小穴,张伟鸡巴拔出来的时候,甚至发出了“啵”的一声。

沈雪双目没有丝毫焦点,眼神放空,好半天才回过神了,被张伟放到地上以后直接软趴趴的靠在了隔间墙上。

“你自己收拾一下,我走了,精液不许擦!”张伟叮嘱完,就打开隔间门走了出去。

沈雪在张伟走出去以后,靠在隔间墙上又缓了半天,双腿才恢复了一点儿力气,勉强穿好衣服以后,听了半天确定男厕里没动静以后,飞快的跑到了女厕。

在女厕,沈雪对着镜子理了理散乱的头发,看着镜子里自己脸上怎么也化不去的绯红,胡乱补了补妆,走出了卫生间。

因为没有张伟的命令,沈雪不敢拿出跳蛋,只能调到最小档,小穴里满满的精液在跳蛋和地心引力的双重作用下不停的说着小穴流到大腿根,沈雪就这样走回了放映厅。

“怎么这么久?碰上什么事了吗?”漆黑的放映厅里什么也看不出来,我关心的问道。

“没事,女厕人多,在排队,后来又出了点儿故障,阿姨在修,没办法,你知道的,女生去上厕所比男生时间长嘛……”

沈雪语气轻松,我也没有多想,点了点头,“可惜了,电影好多片段你都没看到。”

沈雪笑了笑:“没事,下次再来”

我的雌堕02》有1个想法

  1. 收猫狗奴1715140050
    收小狗狗,骚女儿,
    绝对服从,能做任务,
    年龄不限,一个人住优先,
    能做到带着年龄匹配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