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雌堕06

作者: 朝行云

第六章

张伟听到敲门声,看了看卧室一角,那里放着一个圆形的手办展台,展台上立着一个真人等高,衣着清凉的少女,少女手扶着一个同样真人大小的西式棺材,在圆形台子后面,还有一个被黑布盖着的正方体。

“来了”,张伟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了一身正常装扮的我。

我努力地板着脸:“游戏我玩够了,快给我把锁开开!擦你妈的!你个死变态!同性恋!”

听到我这话,张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看来你是忘了谁才是主人吧,你这个人妖母狗!闭嘴”

“?!”什么情况,我明明张嘴想继续跟张伟对线的,可是话到嘴边突然说不出口。

“你干了什么!我怎么了?”我慌了。

张伟难看的脸色变得好了一些,“你这个下贱的母狗,竟然骂你的主人!过来,跪下!”

“让我跪下,你做梦!”我身体不受控制地跪在了张伟的面前,“你干了什么!?”

张伟冷冷地笑了笑,“爬进客厅”,说完张伟走到了我身后,关上了公寓的门。

我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我想停下来站起来,不管我怎么努力,一点儿用都没有,只能看着张伟走到了客厅,脱下了裤子坐在沙发上。

“到底要干嘛?”我脑海里一团浆糊。

“我先爽了再说”,张伟露出了自己又粗又长的肉棒,半软不硬的肉棒看起来已经比我完全充血勃起的肉棒还要大了。

“舔吧!”张伟分开双腿,双手搭在沙发上。

“不,我不会,啊啊啊停下来!”我嘴上的话和身体的动作完全不一致,看着眼前越来越大的鸡巴,我嘴里竟然开始分泌出了口水。

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先是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那紫黑色龟头的冠状沟,舔了一阵以后,张伟的肉棒完全勃起的肉棒竟然跟婴儿小臂一样大,浓郁的腥臭气息不断地顺着我鼻子传进大脑。“唔……停下来……你……干嘛……停!”我眼睁睁看着自己张口将硕大的龟头吞进了嘴里。

“唔唔唔……”我还想说话,张伟轻轻一耸身子,将鸡巴从我嘴里抽了出来。

“你个贱狗,主人赏你鸡巴吃你都不知足?”张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来回扭腰让他那巨大的肉棒像扇耳光一样在我脸上打来打去。

“想开锁是吧?不想玩了是吧?那你就乖乖给我舔”

我的大脑和身体仿佛变成了两部分一样,我只能看着自己蹲在地上,慢慢的将张伟的肉棒重新含进了嘴里,强烈的屈辱感在我心头涌现,可是我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只有泪水无助的流了出来。

“唔,咕…………噗噗……”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口交的动作是如此的熟练。

张伟垂落的双手突然夹住了我的t恤下的乳头,一种奇异的感觉瞬间从脚底板直到后脑勺。

“嗯……哈……啊……唔……”我不受控制的呻吟出声。

张伟听到我的呻吟,猛地一挺身,将整个肉棒直接插进了我的嘴里。

“唔……呕……哈……咳……”窒息一样的感觉令我的大脑空白了一瞬,等我回过神来,我感觉到张伟的肉棒连我的喉咙都撑开了。

张伟一手按着我的后脑勺,腰身不停的耸动,一手不停的捏着我的乳头,疼痛,窒息和乳房酥麻的感觉不停地刺激着我。“嗯……唔……噗……”我努力的耸动鼻翼,想要缓解肉棒在我嘴里不停进出而带来的窒息的感觉。

我眼角余光看到了客厅的落地镜,镜子里,巨大的肉棒在我嘴里不停地抽插,我嘴角时不时流出白色的泡沫,已经盖住耳朵的头发被一只手按住无法挣脱,一时间,男性的屈辱,女性的羞耻,还有说不上来的快感和满足感,令我大脑一片空白。

“嗯……”锅盖锁里的肉棒竟然直接射了出来,这次的射精感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来的刺激,令我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张伟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异样,看了一眼我男装下的裆部,说到:“还不承认自己是淫贱的母狗?什么人会想你一样给人口交都能高潮的?”

说完张伟加快了速度,两边的蛋蛋打在我的脸上发出了啪啪啪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我渐渐感到麻木的时候,张伟突然死死的按住了我的后脑勺,将整个鸡巴塞进了我的嘴里。

浓浓的精液灌进了我的嘴巴,镜子里都能看到我的喉咙被张伟的鸡巴撑了起来。

“咳咳……唔……噗……嘶……哈……”我被一股一股的精液呛得喘不上气,来不及吞咽的精液顺着我的气管又从鼻子里呛了出来,在我都要以为自己要窒息而死的时候,张伟猛的抽出了肉棒,飞快地撸动了几下,又是不少精液直接射在了我的脸上。

“呼……呼……哈……咳咳咳……呕……”我眼前一片白,费力的喘息了几下以后,精液独有的味道直接弥漫在我周围。

“呼”,张伟满足的叹了口气,“好了,站起来吧。”

我顺从地站了起来,我用眼角余光看向客厅里的镜子,镜子里的我紧抿嘴唇,满脸白浊,还时不时有液体顺着鼻子流到嘴巴又滴落下来,这淫靡的景象刺激的我贞操锁里的鸡鸡又有了想硬的感觉。

“好吧,想开锁是吧?我这个人也不是什么魔鬼,咱们玩个游戏,你赢了,我就解除掉我在你身上动的一切手脚,你输了,以后就乖乖地当我的肉便器怎么样?”

我紧紧抿住嘴,不让脸上的精液流进嘴里,我吐了一口唾沫(?),“不怎么样!”

“那可由不得你喽,跟我来吧,我知道你晚上七点要跟沈雪约会,现在是中午一点半,你只要能坚持到下午六点半,就算你赢。”

张伟领着提线木偶般的我走进了卧室,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展台上的真人等比手办。

张伟走上圆形手办台,安了一个按钮,打开了那个西式的棺材,棺材里铺着软垫,可以看出一个人形的轮廓,人形脖子,手腕,脚腕的位置还有着银白色的铁环。

“你只要在这个棺材里待五个小时,出来的时候,我就放你走,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冷冷地说。

“好,游戏开始,你进去吧!”

尽管我知道这个棺材里肯定有不少机关,尽管我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可我的身体却随着张伟的话动了起来。

棺材是微微斜立的,我半站半躺了进去,随着咔哒咔哒两声,我发现我的双手被被拷在了身体两次,又是咔哒两声,我双脚脚腕的位置也被拷住了。

张伟站在我身前,身后从我脑后摸出了一个皮质的项圈,牢牢的箍住了我的脖子,令我的头部只能紧紧的靠在棺材的软垫上,接着,张伟弯腰解开了我的贞操锁。

张伟在我忐忑不安的注视下,拿出了一个遥控器,一脸猥琐,“好了,开始享受吧,只要你能坚持5个小时,我们就结束这一切”。

张伟按了几个遥控器的按钮,我看着棺材盖缓缓的向我合拢,不知道张伟在搞什么花样。

冰凉的触感从我屁股那里传来,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缓缓上升,同时伴随着淡淡的机械声,我看到棺材盖的位置缓缓伸出了一个飞机杯,这一刻,我的内心竟然还隐隐有些期待。

“噗……咕……”屁股那里的东西似乎直接伸进来菊穴,似乎是一个带着颗粒的肉棒,我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这段时间一直以来菊穴的空虚仿佛一下就被填满了,待我意识到我干了什么以后,我红着脸看到了一脸坏笑的张伟。

“咔”随着棺材盖的合拢,我陷入了一片黑暗,黑暗里除了我的呼吸就只有机械声了。

棺材板上的飞机吗慢慢的吞没了我终于得到解放又硬了很久的肉棒,轻轻地动了起来。

黑暗中,我感觉到两边乳房有什么东西在轻轻地抚摸,瘙痒和舒服的感觉令我忍不住张开了嘴,想到张伟还在外面,我强忍着没有呻吟出声。

一个硅胶肉棒趁着我张开嘴的时候直接插了进来,并且缓缓也开始缓缓的抽动。

“唔唔唔!”我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我开始试图挣扎,可是手腕脚腕还有脖子上的铁环牢牢的固定住了我。

随着机械声不断地加快,我感觉到菊穴和嘴里的里的肉棒,飞机杯,还有胸部不知道什么东西加快了频率。

“哈……啊……好舒服……”

一直以来憋着的情欲得到了强烈的刺激,我忍不住大声呻吟。

“嗯……好棒……快一点儿……”菊穴里的肉棒不停抽插,时浅时深,顶的我有一种想尿尿的感觉,而肉棒上的飞机杯也不停抽动。

“唔……哈……要射了……好棒……”我感觉自己的肉棒一跳一跳的,就在我马上要射出来的时候,突然一阵强烈的电流从我的双乳还有肉棒上传来,剧烈的灼痛一下唤醒了我。

“嗯啊啊……好疼,不要”我感受着电流在我身上不停地乱窜,疼痛刺激着我不停发抖。

强烈的痛感很快就过去了,但是电流仍没有停,只是变得微弱,很快微弱的酥麻感就刺激的我又硬了起来,但是突然所有设备都静止了,我不适地扭动身体,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垫子和我的身体微微摩擦发出沙沙的响声。

“唔!”菊穴里的肉棒突然猛地顶了一下然后开始剧烈的抽插,我爽的不能自已。

不止菊穴,身上其他设备也陆陆续续开始动了起来,慢慢积累的快感又让我达到了高潮的边缘。

“呼……要射了要射了”,我心里想着。

这时强烈的电流又流遍了我全身,我不停抖动的肉棒被灼痛刺激的软了下来,但是我嘴巴里和菊穴里的硅胶肉棒突然喷出了味道像精液一样的液体。

电流的灼痛刺激的我合不拢嘴,不知道什么成分的液体顺着我的嘴角流了下来,菊穴也因为电流刺激而漏出了水。

然后又是所有设备静止,黑暗中只剩下我粗重的喘息。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菊穴里的肉棒又开始抽插,这次抽插的时候嘴巴里的肉棒突然死死的按在了我嘴上,就像给人深喉一样。

“唔唔唔……啊啊啊好爽好麻……不行了……要射了”

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约括肌迎合着抽插,电流又是在我快要射的时候出现,这次强烈的电流直接刺激的我尿了出来……——————

棺材外面,张伟听着里头的动静,满意的点了点头,拍了拍手,沈雪就从卧室盖着黑布的笼子里爬了出来。

“听听,这就是你的男朋友”张伟拍了拍沈雪的头,“你说他能不能忍住呢?”

沈雪看了一眼棺材,媚眼如丝地说:“不管忍不忍得住,人家都是主人的,人家的小穴也只有主人可以玩,其他的只要主人开心就好!”

“真乖”,张伟说,“来,主人奖励你下面的小嘴吃大鸡巴。”

张伟躺在床上,看着全身赤裸,脖子上戴着项圈的沈雪,缓缓站了起来走到了床上,又蹲在自己的肉棒前,湿漉漉的小穴对准了自己的肉棒,猛地坐了下去。

“唔……”两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叹息。

因为张伟体位的原因,沈雪正好面朝着墙角的棺材,张伟伸手打了几下沈雪的屁股。

“嗯?”沈雪歪头,水润的眼眸里满是疑惑。

“一边动一边骂你的男朋友”,张伟又拍了一下沈雪的屁股。

沈雪本就绯红的双颊变得更加红润,但是没有拒绝张伟的要求。

“嗯……我男朋友是主人的母狗……哈……啊他只配舔主人射给我的精液!”沈雪满是羞耻的小声说了一句。

“不错不错,继续”,张伟满意的拍了一下沈雪的屁股,双手揉搓起了沈雪的乳房。

“嗯……啊……哈……李轻舟就是条绿帽王八,嗯……哈啊……他……他的鸡巴只配给主人当玩具……”

“啊……嗯……轻舟是比我还贱的母狗,只能看着主人操我……唔……他的废物鸡巴连我的小穴都插不进去……哈好棒……嗯嗯嗯嗯……”

“他这种小鸡吧男只配看着我跟主人做爱在一旁撸管,能不能射还由不得自己……哈啊啊啊啊啊顶到子宫了,好爽……”

张伟看着软在自己身上的沈雪,反身压了上去……——————

棺材里的我听不到外面的动静,只有机械和呼吸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身上所有的设备每次都在我要射出来的时候放出强烈的电流,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理智开始被黑暗缓缓吞噬。

黑暗里,感官的一切都被放大,每次我要崩溃的的时候,沈雪的样子就在我脑海里浮现。

为了转移注意力,也为了打破这只有呼吸和机械声的黑暗,我开始胡言乱语。

“嗯……肉棒哥哥……唔好棒,人家的口穴和屁穴被插得好舒服”

“主人……不要……别停……嗯嗯嗯嗯……求你了……别停”

“嗯嗯嗯嗯……好痛,不要…………错了……爸爸……”

棺材里,我一边咬着嘴里的硅胶肉棒,一边趁着抽插的间歇呻吟。

棺材外,张伟压在沈雪的身上不停地耸动腰身,啪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

“啊……嗯……主人好棒,射进雪雪子宫里……哈……嗯……”

我的雌堕06》有1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