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来的皮囊02

作者: Sentry

第二章

本文以COC跑团以及《克苏鲁神话》系列原著世界观为背景,但有改变

我从柔软的大床上醒来,尚未拂晓,身上和身下都有着难受的感觉,昨日一夜的疯狂行事让我现在全身上下都有疼痛感,下体处更是有一种难以忍受的撕裂感,而且感到身上全都黏糊糊的相当难受。

在酸痛中直起身,让僵尸随从送我到厕所去冲洗一下,顺带看了一眼自己的面板,然后就看到了令我震撼的数据:生命值 5/9

9点的上限是因为换了身体,至于这扣掉的四点……恐怕就是做爱带来的消耗了,毕竟到最后我已经意识模糊,根本不知道被干的怎样了。

进了厕所用热水让两个僵尸随从脱光扶着我冲了个澡,将那些粘稠的液体去除后才出来,这一点让我不禁有些惊叹,这些由“灰色束缚”的法术拉起的僵尸与原本法术不同,不再会腐烂,而且受伤会愈合,只是需要我输送魔法值而已,若尸体是男性能射,是女性则也能有女性的功能,只是不知能否让正常人受孕,我会在往后做实验。

现在外面天蒙蒙亮,时间是五点多,现在是周一,看了一眼书包再去欺负了一下这个少女的灵魂获取了一些记忆,她在班级里成绩中上,与几个性子阴郁的同学有交往,讨论话题主要是神秘学等等,而她的主科老师基本不查作业,只有语文老师稍严厉点,所以,这书包里面的好几张作为周末作业的卷子那是一点没碰,叠的十分整齐,让我不由叹了口气,这么漂亮聪明的孩子,还是不写作业。

我将她的校服找出来穿上,过会就该去上学了。

【赶路ing…】

来到学校里,按照记忆找到座位,把书包一放,书本立在桌上,开始摸鱼,原身不知为何,也许是性子孤僻,即使美若天仙也没有关系特别好的朋友。

因为高达98点接近人类极限的教育,让上学的时间显得相当无聊,听课也没什么意义, 但思考之中我却想起了一个自己玩过的一款游戏:密教模拟器。

这款游戏玩家会扮演一个…邪教头子?追求邪恶奥秘,期间可以创立自己的教会,招募信徒来帮助自己,我或许可以凭借丰富的神话知识来募集信徒,如果信徒能足够忠诚,多数情况下比僵尸随从好用的多,这样很多事情都会十分方便。

于我而言,信徒的首选并不明确,我应该谨慎选择我的教徒,避免在我的邪教发展起来之前被警察之类的东西端掉,那就太搞笑了。

寻找信徒的方式,我选择去编撰一个文稿,在某些适宜的公共场合发表,不过于引人注目,而有心者自然可以找上来,就如同那个游戏里的行动:“语及怪力乱神”

迅速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然后立马依据自己的知识开始编写一篇含带众多隐喻而并不过度显露的公开演讲的文稿,我要尝试在学校里传播我的言论,家里也开始布置一些伪装成研究成果的手稿、素描等,如果有人愿意相信,那就有可能获得教徒,即使数量很少,但我也不需要大量的教众。(注:素描设定上主角还是个正常人时学过)

上课写文稿,下课也继续写,如果有人对此感兴趣,那么或许就能发展成信徒,与此同时,也有一个骰点读条在我的脑内开始,随着我的笔落下而推进,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一份文稿的骰点。

[幸运-1d100=37/60 成功]
[1d2=1]

一个男生靠近了我,来到我的身后颇有兴趣地看着,我对那个少女记忆的汲取并不充分,并不清楚这个人的名字,他看上去是那种阳光大男孩类型的,十分开朗的孩子。

这个时候,几声骰子落地,并非文稿读条,不出意外的话就应是这个男生的。

“你写的东西,能给我看看吗?”男生沉稳开朗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他的好奇近乎要溢出来了。

我浑不在意“等我写完之后,你想看自会看到的。”我尽量让声音听起来诱惑而低沉,希望诱惑他对此着迷。

他更认真地看着我写下的每一个字,片刻之后再次开口“那……你写好的下面那几张能给我看看吗?就……”

“请等到我写完之后,你若是想看,自会看到。”

我未等他把话说完就开了口,他的话语中透着那样的渴求,但这就如同钓鱼一般,吊着他的胃口,就好像钓男人也要让对方渴望而不易得来,这样他以后会更忠诚于此。

他的眼睛着魔似得盯着我正在写下的文稿,这样渴望的目光我都能直接感觉到。

过了一会,我轻轻把这一小叠纸放回了桌里,“你不写了吗?”他的声音带着急切的迷惑,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上课铃响了。”语气显得平淡而又带着一种掌控性的压迫感,他头也不回逃跑似的回了自己的座位,那是较靠前的座位,虽然他比我高但成绩比身体的原主要好。

上课时我继续写我的文稿,而他也显得急切无比,甚至刚与这种知识稍稍碰面就已经入迷,不时看向后面,虽然看上去是在看挂在教室后面的钟,但我能明显感到他炽烈如火的目光,也只得惊叹他对此的悟性与着迷。

之后我的时间多数在编写和修改我的文稿,而他一到下课之类的时间就立马前来看着我的文稿,我乐得他如此着迷。

星期三,我的文稿于中午完成,读条也完成了,骰子落地声立马响起。

[克苏鲁神话-1d100=27/46 成功]
[教育-1d100=78/98 成功]

文稿十分成功,用语在某些地方足够准确精致,但在需要之处则语焉不详,我会去散播我的言论以获取声望与可为教徒的人。

那个男生又来了,他看到我落下最后一个句号,没再继续写下去,他知道我写好了。

“你写好了吧?能给我看一看吗?”他的语气诚恳,带着近乎哀求的情感,我知道只要稍稍引导,他就会走上追求神话知识的不归路,这正是我想要的。

“拿去罢,看完了还我。”我将这一叠纸递给了他,上面全是我编写下的东西,或许可以作为宣传的基础了,但或许在此之前,我可以先发展出第一个信徒,所指的,自然是他。

他是如此急切的渴望着这些知识,在放学时向我请求带回家看,我自然是应允,他看上去精神振奋,入迷如此。

晚上回到屋里,我认为他成为信徒近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便坐在僵尸随从身上,将肉棒吞进小穴,在娇媚的喘息中思考该如何诱惑他,同时也开始写起了教义与教会宗旨之类的东西。

不眠之夜,我确定了我的教会将以追求“生命的最初”为教义,概念空而广泛,崇拜纱布·尼古拉斯,淫乱的行为在教义中被称为“寻求生命的最初之启示”,我暂时没有让僵尸随从往我的身体里射精,我不确定摄入这样的死物的精华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同时,我开始了关于法术的研究,教会有如此淫荡的教义,自然需要一些力量的补偿,否则会引起信徒的怀疑,我需要想办法让这种行为变得可以获取一些东西,而我还无法做到无中生有,所以只得使这样的法术求于它物,譬如神恩。

当然,法术还急不来,在教会发展初期我还可以糊弄信徒,到时慢慢将这东西放出来,信徒就会对我死心塌地。

周四,到了学校里,第一个下课那个男生就过来了,他把东西还给了我,双眼有浓重的黑眼圈,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是反复阅读到了很晚,他开始与我交谈,他在渴求知识,我并不吝啬,他对于我隐约透出的淫荡教义没有多少抵触情绪,我知道时机将要成熟。

我与他的交谈每一个课间都没有间断,班级里甚至传起了他与我早恋的传闻,我由此而得知他的名字:不过这只是那些人事多,他对此不甚在意,我亦如是。在周五,我在对话中暗示如果他能足够守口如瓶,那我可以带他到我家里,见识更多东西。

放学之后,他来到我身前,“我希望去欣赏更多的,那些可贵的东西。”男声不急不缓,但充满渴盼,我微微颔首,示意他跟上我。

我带着他坐上出租车一路到我家里,他没有说他家里的情况,或许他的父母十分繁忙,但这也正是我想要的,在到家之前我脑中命令僵尸先到二楼三楼的空房间里去避开他。

我带着他来到我家楼下门前,掏出钥匙开了门,门里的楼梯间灯没有亮起,黑暗而静谧,我回头看看他,缓缓开口“你真的确定吗?”我斟酌着词句,“这条道路不会允许你回头。”

他在与我的交谈和对文稿的阅读中已经对世界的隐秘有些许了解,我话语中透出的东西让他对我的信任到了空前的程度,“我确定。”他毫不犹豫,坚决而狂热。

我领着他走进了黑暗一片,在呼吸声中走到五楼,我拿着钥匙摸索着锁孔,将钥匙旋转一圈,门随之而开。我将他带了进去,关上了门。

灯泡亮起,客厅内的情景一览无余,中央的茶几上放着未完成的素描与文稿,墙上也有大量挂着的杂乱文件夹、素描画,几乎占据一半的墙面。

他进入屋内后似乎就被震撼到了,这些东西畸形得令人恐惧,未知在这些语焉不详的文字与细节处真实得恐怖的素描中体现,他对我的目光更敬畏了。

我看向他,笑笑说:“你看,这是我的成果,它们还不够完整,但我已经梳理出了一小部分东西。”他仍旧痴迷地盯着这些东西,伸出手就想要去拿一个看上去塞得满满当当的文件夹,但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挡住了他,这么四天晚上我可没办法整出这么多,这些文件夹除了向外的一张外多数都是白纸,这可不能让他看。

“口渴了吧,喝杯水。”我向他递去一杯桌上在我们回来前已倒好的水“过来,房间里有更多。”他不疑有他,喝下那一杯水跟我进了卧室。

我待他进入后再次关上卧室的门,里面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他因此迷惑地望向我,但我可以看到此时他的呼吸已经不再平稳而变得粗重,下身都已形成了一个小帐篷。

“你知道吗?”我一手攀上他的脖颈,“我拥有这些禁忌的知识,我希望能创立一个教派,去追求这些令人着迷之物。”

“所以你找上了我?我会是……你的第一个教徒?”他的回答没有太多迟疑。

“对,我们,以追求生命的最初为目标。”我离他的身体更近了,“现在,让我们开始第一次实际应用吧。”我吐气如兰,并没有骰点用魅惑,而是直接自己行动。

我给他喝的水里面加入了刺激性欲的药物,此刻我褪下了身上的衣物坐在床上,并为他脱下了裤子。

他不出我所料,将我按倒在了床上,勃起的阴茎对于这个年纪已经可称巨龙,上面青紫的血管盘虬,已经出了些液体,不过这样的处男不知何为前戏或情趣,直接将其之凸入我之凹处,一插到底。之后却不知干什么,我只得自己忍住那股快感与疼痛开始扭动着屁股迎合,他这时才反应过来开始抽插。

我感受着内部肉壁与他的摩擦,挑逗着神经。但这样的享受仅仅十数次我就感觉到他突然的挺起,然后有液体喷射而出,冲击着我,但仅仅如此,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还不够。

他再继续抽插了几次,活塞运动就渐渐变慢,最后那一根可怖的棒子便开始缩水,瘫软了下来。我缓缓起身,将衣物再穿起来整理好,毕竟我要当教主还是要有些威严的。他消耗了不少体力,坐在那里喘着粗气。

我转头看向他,他却微微扭过头不敢来看我,让我忍俊不禁“哎,别害羞嘛,来,看着我。”

他听了我的声音,将头埋低,更让我起了挑逗的心思,“干人的可是你,别那么害羞嘛, 还是说你要再来一次?”

“不,不了”他的声音有些低。

我看着他这副样子, 大约时机已到,“你知道吗?我所研究的东西,与方才之事相关,”我朱唇轻启,不觉中用上了神话知识,我想要通过神话知识给他下暗示,虽然他的入教几乎已成定局,但是我希望他更忠诚,更坚决。

[克苏鲁神话知识应用:1d100=76/46 41/46(奖励骰+1) 成功]
[应用消耗:mp 34/34->32/34 san-4]
[精神固化:san-2]
(注:规则书中有写,允许以克苏鲁神话知识的点数为基础进行一些运用)

“我将以此禁忌之知识,创立我的教派,追奉生命与一切的起源!你愿意成为我教的第一名信徒吗?”我的声音提起,变得慷慨激昂,因为神话知识的成功应用,让话语中充满着穿透力与吸引力,他的头抬起来看向了我。

“我愿意!”他的声音激动难耐,近乎急切地同意了这个邀请。

我知道他已经被我所俘获了,只要我仍旧维持着知识的供给,哪怕细若游丝,他也会永远保持着他的坚决与忠诚。

“我,主教荣卜秋,命你与我再次探索生命之秘!”我再次褪下衣物,一手勾起他的脖颈,在柔软的床上又一次缠绵。

抢来的皮囊02》有1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