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夜行01

作者: 九色雀

第一章 阴暗的小巷与开始的旅途

“哈…哈….哈….可恶,为什么老子会遇到这种事啊!”

漆黑幽暗的小巷内,一道黑影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穿行着.

“嗖~”“唔!好疼,可恶!该死!要被追上了!”随着一声尖锐的破空声,黑影身体一顿,一串血花溅在地面.

看着自己被银质飞刃刺伤的手臂正在“嗤嗤”的冒着白烟,她知道自己可能无法逃脱了,索性也不跑了,黑色卫衣的兔子形兜帽下,露出的银色的长发在夜光下熠熠生辉,酒红色的眸子散发着妖冶的微光,望着巷子尽头的阴影中的人做出了迎战的姿态.

“小猫咪~抓 到 你 了!”阴影中走出一个体格强壮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白色的制式军装,脸上一条刀疤从眉上到嘴角,带着坚毅眼睛闪着犀利的光.

“啧,圣庭的鬣狗吗…”黑影手腕一抖,一把血色巨镰出现在手中,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中年男人,腰身旋转顺势挥出手里巨大的镰刀.

凶狠的横斩横扫而过,想要将中年男人斩成两半,男人拔出腰间长剑向上一挑,血色巨镰攻击微微偏转,看似险之又险从对方脸颊擦过,但黑影知道对方其实游刃有余…

中年男人顺势直刺,被加护过琥珀金长剑缠绕着白光突进而至,黑影向后一跃,纤细的身形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勉强躲开,然而人刚落地,男人已经出现在面前,夹杂着白光的剑刃汹涌而至.

黑影急忙举起镰刀抵挡,“铛!”,一声脆响,血色镰刀崩碎在天空化成了一滩血水.

“唔!”黑影似乎受到的严重的反噬,这也让她清晰的认识到了两人间的战力差,痛呼了一声转身要逃,中年男人见状眼疾手快一把扯住黑影的兜帽,黑影一惊反应迅速,金蝉脱壳般从卫衣中钻了出来.

“哦?居然还是一只小母猫?”中年男人微微一愣,舔了舔嘴唇,脸上坚毅度脸上出了玩味的神色.

随着失去卫衣的遮掩,黑影的真容也暴露了出来,那是一名异常美丽的少女,容貌清纯中透着一丝天然的媚态,雪白的皮肤在夜色下宛若散发着美玉般的光泽,犹如冬日暖阳般的淡金色长发垂至腰际,一双血族特有的竖瞳美眸散发着淡淡的赤色光芒,宛如最名贵的鸽血石,危险而诱人,身上的吊带小背心和紧身低腰小热裤将这具性感迷人的娇躯衬托的淋漓尽致,修长的双腿、紧致的腰肢、饱满富有弹性的胸脯,圆润的小翘臀,这如果不是上天偏爱的宠儿,那么就是诱人堕落的恶魔.

男人掷出白银飞刃封住了少女的退路,她刚要换路逃走,结果瞬间带着白色光芒的长剑已经抵在她白皙的脖颈,一滴冷汗从她的下巴留下,划过脖颈,落在丰满的酥胸上,面对对方强大的实力,自己彻底输了…

“…鬣狗…给我一个痛快吧!”少女气势萎靡,泛着红光的眼睛微微暗淡低垂着,看着被困入结界的自己,语气带着强撑般的颤抖,被白银飞刃伤到的手臂仍在冒着白烟,似乎知道自己的末路,她只好选择了放弃抵抗.

“别着急求死,小丫头,叔叔现在给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中年男人眼神中的坚毅渐渐敛去,盯着少女暴露在空气中的娇躯目光深邃,喉结滚动了两下,哪怕见惯美女的他,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少女单单从外貌来说,有着足以匹敌圣庭神女的姿容,直接抹杀未免太过可惜,如果可以杀掉之前好好玩玩….

本来任务目标的是一个“男爵”级别的血族,而眼前的血族小姑娘也就是一个“贵族”级,这应该只是个可怜的炮灰.

“你…你说你不会杀我?真的吗…你只要不杀我…我什么都能答应你…”少女十分聪慧,眼神中绽放出对生的渴望,看着中年男人的目光,隐隐猜到了男人的想法,但已经受伤的她现在只想要活下去…只有活着才有未来.

“那么用你这下贱的身体取悦叔叔我吧!只要你好好伺候我!我就给你条生路,怎么样,很公平吧,只要付出一点代价,就能继续活下去,可以继续享受美好的未来,很划算,不是吗.”男人本来坚毅的脸,因为淫欲显得猥琐丑陋,轻浮的话语诱导着女孩,描绘着活着的美好未来,毕竟没有谁不怕死.

少女听到中年男人无耻的要求,轻轻咬了咬嘴唇,内心挣扎了半晌,终是颤抖着轻轻点了点头,“想不到你们圣庭…是这样的…”

看着少女无助绝望的样子,中年男人难掩眼神中的兴奋,放肆得用目光舔舐着女孩的娇躯,此时他很兴奋,本来前途远大的他就因为在圣庭强上了一个小修女,结果就被贬斥到这种偏僻之地,本想着这是个毫无甜头的任务,没想到居然有意外之喜,捉到了一个这种级别的极品血族的小美人.

“明智的选择,叔叔喜欢听话的孩子…”中年男人用傲慢的话语羞辱着她,尽管她明白这一点,但即将被对方占有身体的她又能怎么办?无畏的抵抗?自己无意义的自尊只会给让对方产生凌虐的欲望,这并不明智.

看着眼前少女已经放弃抵抗的姿态,他连忙又连续施加数重封印才放下心来,看着已经没反抗能力的少女,从背后一把将少女富有活力的诱人身躯搂在怀里,中年男人粗糙的大手攀上了纤细的腰肢,感受着少女紧致的小腹,从吊带背心下面伸入,揉捏起女孩弹软的乳房,另一只大手不安分的在女孩的翘臀上肆意游走,最后绕道前面,拉开了小热裤的拉链将其撤下,粗糙的大手伸进少女的内裤,两根带着老茧的粗糙的手指在女孩私处拨弄着两片花瓣.

女孩下意识扭动要不想挣脱他的大手,但两根粗大的手指已经微微进入了她的小穴,突如齐来的电流让少女身体微微发软“嗯…怎…怎么会….这种感觉…唔..啊…”

中年男人被手指传来的微微阻隔感弄的一愣,随后狂喜,“没想到居然还是个处女,明明长了这么一张勾男人的脸,还穿的这么骚,居然是个没碰过男人的雏,正好一会让叔叔的肉棒教给你女人的快乐!”

中年男人用舌头舔舐着女孩的后颈,吊带背心已经被拉了上去,饱满弹软的胸脯被一只粗糙大手捏的变了形,粉嫩小巧的乳尖被轻捏着,小穴被轻轻扣弄着,比之前温柔了许多,他可不想难得极品第一次竟是自己的手指,手指力度控制的刚好刺激着少女的嫩穴,却不会弄破那纯洁最后的屏障.

中年男人熟练的手法,令女孩双腿发软,轻靠在中年男人怀里,脸颊绯红,“叔叔…好像有什么要来了…求求你…不要…啊…嗯….”

男人感觉到少女小穴爱液已经泛滥,把手抽出,放在嘴里吸吮了一会,体会着少女纯洁的香气,他解开了军服的裤子,粗大的紫黑肉棒已经溢出先走汁,“来!吃它!用你的小嘴来侍奉叔叔胯下的圣剑!”

女孩低下头,犹豫了一下,双膝缓缓跪在冰冷的地面上,鼻尖离肉棒很近,嗅着肉棒带有着男人特有的腥臭,张了张嘴,终是伸出粉嫩的小舌,轻轻舔起肉棒,先走汁的苦味弥漫着味蕾,但女孩丝毫不敢露出嫌弃,直接将龟头含入口中,开始轻轻嗦弄,“唔嗯…哧溜.嗯嗯..哧溜…”香舌舔弄着肉沟,男人的满意的看着在侍奉自己老二的女孩,“不错!对就是这样!含深点,用舌头,不要让用牙齿碰到,特别是你的尖牙!啊…真他妈爽!比之前那个小婊子修女强太多了!”

男人一边教导女孩如何伺候自己,一边享受女孩的小嘴,温软的触感让人欲罢不能,临界点逐渐逼近,男人按着女孩的头,粗大的老二拼命得撞击着她的喉咙,“哦!!!太爽了!要来了!要来了!哦!!!”随着男人舒爽的呐喊,腥臭的精液,直接灌入少女的口腔,此刻少女恨透了血族发达的味觉,女孩本能想吐出这些肮脏的白浊液,但头被男人死死按住,“不许吐出来!都吃下去,这是叔叔的精华!一滴都不许浪费!”

“唔!!咕嘟..唔.咕嘟…咕嘟…”无力反抗的女孩挣扎了一下,没能成功,终究只能选择屈辱得咽下了男人肮脏的浊精.

“咳..咳咳…哈…哈….叔叔…现在…已经可以了吧…按照约定…我…”女孩看着中年男人带着希冀的眼神,希望男人兑现他的承诺.

“你不会以为这就完了吧?我的鸡巴说它还没满足呢!”男人看着女孩因为被呛到带着泪痕的绝美脸蛋,嘴角还挂着他肮脏的精液,黑紫粗大的肉棒再次高高扬起.

“啊…怎么…怎么会…明明才…”男人挺立着耸立的老二,将少女逼入墙角,认识到当前的形势,少女低下了头…看来已经认命…“叔叔…我…还是第一次…所以…所以…”她再次抬头时红宝石一样的眸子泛起一层水雾,面带恳切,虽然话只说了一半,但男人已经明白她的意思.

男人的粗糙的大手在她完美无瑕的胴体上肆意游走,奶白色的皮肤泛起了淡淡的嫣红,女孩因为男人的抚摸挑逗呼吸也渐渐变得散乱.

“嗯~嗯~~啊….”女孩用鼻音无意识哼哼着,后知后觉醒悟的她突然止住了自己的呻吟,咬着嘴唇不想露出发情的样子.

男人俯下身,吮吸起女孩的嫩粉色的小巧乳头,色泽和大小正像他展示着这未被人采摘的青涩果实,男人用粗糙的舌头卷动着女孩的乳尖,吮吸着这甜香的味道,女孩雪白乳肉被他的胡茬刺的发红.

“咿!嗯啊…啊….哈…嗯…嗯…怎么会…明明…为什么我….啊~嗯❤”女孩咬着嘴唇,脸上一抹绯红,羞愤的表情夹杂着升腾的情欲.

“哼哼!小丫头,叔叔的真本事还没用出来呢,一会你就会甘愿臣服在叔叔的胯下成为没有这根肉棒就活不下去的女奴!”男人蹲下身打开女孩的腿,一只手将她大腿托起,少女没有一丝毛发的私处近距离的呈现在男人的眼前,看着少女私处粉嫩的花瓣上已经带着点点蜜汁,他伸出舌头,开始尽情的品尝着女孩的滋味.

“啊~!那里是…不可以….嗯….啊…不要舔…啊…啊..舌头不要伸进来…啊…..”女孩咬着嘴唇压抑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灼热的情欲燃烧着她的理智和矜持,女孩小脸绯红,呼吸急促,下意识用双腿夹住中年男人的头,本是要用手推开男人的头,可更像是欲迎还拒,粗糙的舌头不断侵入私处,男人下巴的胡茬刺的她本该有些难受,可就连那微微的刺痛也转化成快感不断叠加着.

男人从舌尖的触感感受着女孩的身体开始微微收紧,他当然不会这样就让女孩迎来第一次高潮,他站起身,一手托起少女白皙滑嫩的大腿将其搭在肩上,耸立的老二抵住了女孩已经泛滥成灾的私处,轻易就用龟头撑开了肉缝,“嗯~❤”肉缝被顶开带来的胀涩感,让女孩无意识发出了一声呻吟,即将到达极限的她每一丝刺激都会叠加成快感侵蚀着她的意志.

“现在!就用叔叔我这根雄壮的鸡巴让你体会女人的快乐!喝!!!”男人另一手按着女孩的腰不让她乱动,腰部发力,粗壮狰狞的阳具猛力刺入,温暖紧致的小穴被粗大的阴茎侵入,处女膜仅接触的瞬间就被贯穿撕裂,鲜红的破瓜之血从大腿根部缓缓留下,疼痛的刺激与之前的快感的酝酿,使女孩被破处的瞬间高潮也同时降临.

“啊~!啊~❤….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怎么…嗯…啊….好疼…好疼啊…呜呜…”女孩身体微微痉挛,似乎不明白发生什么,随即随着高潮余韵的散去,处女膜被撕裂带来的疼痛再次占据了上风,粗大的阴茎让本就小巧的私处被撑得很满,抽插令之前的疼痛更加剧烈.

“呜呜呜…叔..叔叔…好疼啊…拔..拔出去啊…求你了…太大了…好疼…要裂开了…不…不要动啊…”高潮快感逐渐褪去,刚刚被破瓜的处女穴仍被中年男人粗大老二无情的操弄着,她终于崩溃的开始大哭,祈求这个夺走她处女之身男人能给予她一丝怜悯.

“哈哈哈!如此名器,即使那个高傲的神女恐怕也不过如此吧!”男人感受着男根穿来的触感,女孩因为疼痛,小穴不断痉挛收缩,这种销魂的快感如果不是他身经百战极力压制怕不是插入的瞬间就射了,男人不光没有对这个将处女之身献给自己的美丽女孩一丝温柔,反而将她一条腿举高,整个一字马被按在墙上,粗大的狰狞的老二,毫不怜惜的侵犯着女孩,每次抽插让女孩私处的点点鲜血顺着白皙光滑的大腿缓缓流下.

“太爽了!血族的小丫头!你的这副身体简直就是为了被我肏才诞生的!叔叔我要把你变成没了我的大鸡巴就活不下去的小母狗!”女孩被男人按在墙上不要命般肏着,每次抽出肉沟都带着大量混杂着血丝的爱液,每次插入粗大的阴茎齐根没入女孩娇嫩的私处,肉体激烈的撞击声伴随着爱液飞溅,如果不是血族体质强悍,换成一个普通的女孩丧失处女被如此侵犯大概会直接昏死过去.

“叔叔…你饶了我吧…我好疼…我什么都答应你…饶了我…啊…怎么…不对…啊…好奇怪..好像…有什么…有什么又要来了…啊~❤…我…明明应该…很讨厌的…为什么…为什么…”女孩哭泣的小脸疼痛夹杂着剧烈的快感,意识已经混乱,无意识叫喊着.

“很好…小母狗!叔叔的精华全部接下吧!!!!”看到美丽少女的痴态,获得征服的快感的男人非常得意.

“不要!!不要射在里面!!求求你…会有小宝宝的…这种事情….不要啊!!求求..你…”听到男人的话女孩猛然惊醒,意识到男人要做的事,女孩哭泣求饶,身体开始挣扎,然而在男人的压制下这毫无意义.

“噢!!!!”听着女孩求饶的话语,男人非但没有怜悯,反而那根粗壮的老二变得更粗更热,而女孩身体给他带来的反馈,那种销魂蚀骨的刺激,终于让他精关失守,随着一声低沉的吼声,腥臭的精液直接灌入女孩纤细的身体!

”不….啊~❤~啊~啊!怎么..怎么会…进来了…好热….太多了….装不下了…会坏掉的..啊~~~❤”猛烈的冲击让女孩本就已经难以维持的理智终于绷断,猛烈的快感使少女达到了高潮,灼热污秽的精液灌满了私处和子宫,最后因为无法容纳从肉棒与小穴的缝隙倒灌喷出.

“呜呜呜…会有小孩的…呜呜呜…现在…现在你…满意了…?我…”女孩低声抽泣着,然而男人刚射完的肉棒在她体内迅速再次坚挺.

“嘿嘿!小母狗,夜晚还长着呢!我会不停肏你,让你身体每一个细胞都记得叔叔鸡巴的形状和它的味道!!”

然后男人直接吻上少女软滑的香唇,粗糙的舌头大肆侵犯着女孩的口腔,尽情品尝女孩销魂的滋味,肉体撞击带着水花迸溅的声音在幽暗的小巷里回荡着.

不知过了多久,此时女孩双膝跪地,粗糙冰冷的地面已经将她膝盖的肌肤磨破流血,双手被男人从后拉着,男人就这样拼命在少女的肉体上冲刺着,肉体相接的地方,不时随着肉体的撞击,爱液混着血珠不断飞溅而出,男人的体力已经剧烈消耗,而女孩的意识早已开始模糊.

“真他妈爽!!!以后这堪比圣女姿容的血族丫头就是我专属的泄欲工具了!!你是老子的了!!哈哈哈”男人狂笑着,脸上的刀疤随着表情不断扭动,显得狰狞又恶心.

“哎呀~那可不行呦那可是非卖品~那么叔叔你现在可爽够了?~~现在咱们开始算算你的嫖资吧~❤”突然背后传来熟悉好听的声音,可女孩那个不是在他面前吗,甚至他的老二还在女孩那娇软的肉体里,背后的女孩从背后环抱着他的脖子,小嘴在他耳畔吐着热气,带着女孩特有的好闻味道,可此时他内心宛若冰洁,身体的行动也受到了压制,甚至连插在女孩身体里的阳具也开始萎靡起来.

“哇哦~我算算~内射17次,嘴里6次,体外8次,哎~?连可怜的雏菊都被弄了3次,算上夺走处女…哎呀这里里外外全被灌满了你肮脏的东西呢…这价格可不便宜呦~我算算~~嗯,四舍五入嫖资就用你的…命来偿吧,虽然还差点,但你只有这么多,我也只能勉为其难收下了呀!”女孩笑嘻嘻趴在中年男人的肩上,就像和家长撒娇的小姑娘,随着女孩话落,她张开小嘴,露出四颗小巧的尖牙,一口咬住中年男人的脖子!

“唔嗯咕嘟~咕嘟❤啊哈~情欲的味道!强者的味道!果然美味!”男人觉得脖子一麻,一种销魂的快感袭来,随着少女吞咽鲜血的声音,中年男人不止没有痛感,甚至一种难以抵挡的酥麻快感袭遍全身,未拔出的肉棒宛如回光返照般,猛然勃起,继续把肮脏的精液射进身前女孩不堪重负的小穴中.

“嗯?都已经结账了啊!!真是…算了!这次算赠送的吧~”女孩吸了几大口,舔着嘴唇有些恋恋不舍,虽然意犹未尽,但似乎已经满足,而且只有情欲爆发最高点的强者鲜血最和她的口味,男人欲望消退,显然对食物挑剔的她有些兴致缺缺.

中年男人突然身上圣洁白光爆发强行挣脱了女孩的压制,他后跳出十几米远,眼神忌惮看着眼前的女孩,眼前的女孩和扔在地上被他肏的昏死过去的女孩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似乎五官更加精致,身材比例更加完美,两人如果不同时出现几乎难以分辨.

男人此时下身赤裸,之前不可一世的老二,此时正如霜打的茄子耷拉在两腿之间,他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女孩,面前的女孩虽然与之前女孩极其相似,但却给他一种极度致命的危险感,很强,非常强!散发出的气息至少是伯爵级!而他因为之前的纵欲甚至腿还在打着哆嗦.

“哎呀呀~叔叔~真是拔吊无情呢…明明都把‘我’玩了个爽,现在居然用这么可怕的表情看着我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女孩轻佻的笑着,与之前女孩一样她也穿着黑色兔子卫衣,简直就像影子…影子?影子!!!

“影…影身!!难道是影身,你到底是谁!”中年男人此刻胯下的东西已经快缩入身体,影身这种天赋能力哪怕在血族也只有极少数人才拥有,而那几人无一例外,都是金字塔的顶端的强大存在,而用这种强大的能力只用来勾引别人…这种操作他根本不会去想,也想不到…他得到的情报明显有误,这并不是一只柔弱的小猫,而是一只吃人的猛虎.

“咦?见识不错嘛~居然能猜到了~叔叔看来你不简单哦~”

女孩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美丽的笑容仿佛让昏暗的小巷都亮了一些,她微微眯眼,好像是在分析着什么,又像是回忆着之前血的味道,“嗯…叔叔你…扎哈特…圣庭原十二骑士末席….咦想不到大叔居然还是个大人物欸~”

“你…你…你到底是谁”中年男人脸色更加苍白,女孩应该是用了从血液提取记忆的能力,这种能力在血族中也是非常稀少的天赋,算上之前的影身,光这两种天赋已经可以锁定一个很小的范围了,对方绝不是不是无名之辈,男人悄悄积蓄力量,为搏一击命拖延着时间,而女孩似乎没意识到或者根本不在意.

“咦,大叔你真是的…居然是因为强暴了圣庭的修女就被除名了…哈哈哈,好逊哦.”

男人快速搜寻着记忆,突然她想到了圣庭的一份档案,“你…你是瑟莉丝…色欲的…”男人有些惊恐,显然猜到了对方的身份,血族色欲神座的幼女..尽管她已经叛离了色欲一方,但她身后还有那位被称作“神座之下”的恐怖存在.

“那个词,只我可以说!而你不能!”女孩突然表情变冷,似乎被触及到逆鳞,被提到了最不想被提及的事情,之前的轻佻魅惑,直接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上位者蔑视蝼蚁的冷漠,少女打了个响指,”啪”男人还没反应过来来,一条手臂就齐根断掉.

“啊!!!!你!!你!!!你放了我!我告诉你圣庭的消息!”男人惊恐着看着掉落的手臂,血液从肩膀断口出喷射而出,断面平整光滑,就像是被极度锋利的刀切断,男人拼命使用力量终于止住了血.

“哦?叔叔~说谎是不对的呦~而且,叔叔有什么秘密~我都知道呦~❤~因为啊~人的血液最诚实呢~你的筹码不够呢”女孩歪着头,点着自己的嘴唇,然而她美丽可人的外表在扎哈特眼中就是最可怕的恶魔.

“可恶,小婊子,别以为就吃定我了!别小看圣骑士!”男人手中白光爆发,化成白色巨刃,斩向少女,明显是想把女孩从中间劈成两片,女孩见状面露微笑,打了一个响指“啪”,那人的脚腕被斩断,跌倒在地,手中力量溃散,鲜血如注,少女始终一动未动,而他此时也终于看到了无数密密麻麻诡异浮在空中的透明丝线,少女每次响指就会有一条丝线收紧或是直接斩下,天堑般的实力差令男人陷入深深的绝望.

“啊!!!求求你放了我,我可以签订奴隶契约,我可以作为你在圣庭的间谍!求求你不要杀我!”男人涕泪横流,没有任何狠话,丝毫没有前圣骑士的骑士骄傲,不过往往这种人活的要比那些真正高洁的骑士长久…在无敌的力量面前,他展现出蝼蚁应有的姿态,他连逃跑和同归于尽的机会都没有一丝.

“唔很令人心动的条件,不过吧,我可不想我的奴隶有着把主人按在墙上肏到失去意识这种羞耻的回忆哪怕那不并是真身~~”女孩随后又打了两声响指,男人另一只手的手腕和脚腕应声而落,鲜血洒在地面上,男人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

美丽的少女站在幽暗的巷子里,脚边断肢混杂着鲜血,腥味令人欲呕,可女孩似乎并不在意,她蹦跳着捡起了地上的手腕,嗅了嗅“…恐惧的味道…不是喜欢的口味果然只会觉得恶心啊…啧..真挑剔呢…”似乎本来想尝一尝,但后来像是因为不合口味,只能嫌弃的放弃.

“对就这只手,刚才不是扣的挺爽是吧,你是不是还用这手自己撸来着~”少女蹲在躺在血泊男人的身边,拿着男人的断手,扇向他的脸,而男人此时脸色惨白已经没有说话的余力,飚射的鲜血让他几乎晕厥.

“啧…”少女似乎很是不慢,手一挥,男人的血居然逐渐回流到他的身体,显然她不想让眼前人那么快死掉“你现在是不是幻想着着这只手在摸我?捏这里?扣这里?”少女拿着男人的断手在自己身上比划着,本来恬静可爱的小脸此时带着一种病态癫狂的美.

“啊!!!”随着少女又一声响指,男人的老二也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哈哈哈,狗东西!你现在还想肏我吗!哈哈哈,你现在也成了‘无鸡之谈’了吧!看你还怎么抱女人!!”少女的声音有些癫狂,就像男人拥有这东西成为她天大的怨念.

她控制鲜血将男人的老二托起,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

“你不是喜欢让人吞你这臭玩意吗?你自己现在尝尝吧!”看着男人发不出声,只能唔唔叫,她充满快意,似是积压的怨愤终于得到释放,少女缓缓呼出一口气,打了一个响指,男人断腕处直接被削掉食指宽的一片胳膊,没错仅仅是一片..

“唔!!吾!!”嘴里塞着自己老二的男人只能拼命摇着头,然而少女并不会施舍给他一丝善良.

“你之前怎么说来着~来吧,夜还长着呢呢~嘻嘻~”相同的话,相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主角.

地上一地狼藉,大量的肉片混杂着肠子脑液以及一些分辨不出是什么东西的肉块和碎骨.

少女蹲在地上,拾起一片男人的大腿片,轻轻嗅了嗅,“噫!果然,好恶心啊”女孩摇了摇头,丝毫没有自己是始作俑者的自觉,“果然我几个爱吃‘肉’的兄弟姐妹只是单纯的变态吧…”

她看了看地上仍旧趴着不动,下体还偶尔流出精液的‘自己’,用脚轻轻踢了踢.

“喂!一号!别装死啊!快起来!”

“哎…完事了?”和少女几乎一样的女孩从地上爬起来无辜的眨了眨眼.

“完事了~完事了~你不要划水划的这么明显啊..”

被称作一号的女孩生气的鼓了鼓腮帮,“你被那王八蛋肏几小时射了30几发试试?”

“抱歉,不行呢~我可是处女~不可以那么随便的,而且怎么看都是人生主角的我怎么可能成为战败CG呢,而且我可不想带着被人肏到失去意识到经历变回男人,所以你这种没什么战斗力的影身,丢去探路激发目标情欲不是挺好吗,何况我看你也挺乐在其中”女孩无所谓的说着,声音带着一丝痞气,用嘴努了努看向一号的下体,此时还时不时有精液流下,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在地狱般的小巷里聊天拌嘴显得十分诡异.

“可恶的本体,我赌你永远都变不回…”

“再见!”

女孩不等一号说下去,直接发动能力,一号身体瞬间崩散成一团血水,她一招手血水形成一个血球飘在手心上,不一会血球里分裂出一个西瓜大小带着腥臭味的浊白色球体.

“恶…射进去这么多,这家伙是牲口吗…”她解除法术,血水流向女孩的影子,悄然融入.

“所以明明是个分身,为什么会越来越像独立的人啊……居然还诅咒自己…”少女吐槽了一下自己的分身,分出一丝灵魂与血液成为的分身,虽然战力一般,但却相当于另一个自己,难道是因为经常拿来当诱饵…经历多了也就黑化了?…想了想如果是自己…不由打了个哆嗦,反正自己不会害自己…下次也拜托了呢!一号!

“瑟莉丝小姐,您这样使用影身实在是过暴殄天物…而且之前您粗鄙的言行并不是一个贵族淑女应该做的…”突然阴影里一个老管家模样的老人走了出来,打理的整整齐齐管家服,头发胡须搭理的一丝不苟,看起来就是那种…很刻板的感觉..此时老管家的眼神就像看着我自家大小姐穿着一身华服在街边泥坑玩泥巴一样无奈而悲伤.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的偏好就是‘情欲之血’,对我产生情欲的人才会觉得美味,你不会让我像那些贵妇一样去亲自勾搭男人吧?而越强的人力量越多,何况我还拿到了他的记忆,还有,别叫我小姐,老子可要变回男人的!我一定要找到方法,之后再做掉色欲那个老女人!然后就可以去追大姐头~赛巴斯,咱们快到旧政的范围了吧.”女孩精致的外表和粗鲁的言语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不过或许是她太过美丽,即便说话如此粗俗,也并不会太过令人反感.

“还有大概三天的路程,就可以进入‘赤耀共和国的’的地界了,而且那边的人很反感那个称呼,还请注意,还有,我的意思您应该更符合贵族的礼仪去舞会里寻找猎物,并不需要战败…最后…瑟莉丝小姐,我不叫赛巴斯,我叫巴隆斯…”关键一丝不苟的回答.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每一个管家都应该叫赛巴斯~,还有…贵族礼仪全见鬼去吧.”少女无所谓般打着哈哈.

“瑟莉丝小姐请优雅…如此粗鄙简直就像桥下的流浪汉一般.”

“老子本来就是男的,死老头!大姐头是让你来照顾我的!不是让你管着我.”少女磨了磨牙气鼓鼓的样子有些可爱.

“如果那位大人知道她对您的教导都付之东流,估计会很难过…嗯..还会生气..”老管家推了推鼻梁上的单片眼镜.

“可恶!你要是敢告密!我…我就让你对着母猪发情!”女孩色厉内荏,显然她更怕那位发怒的‘大姐头’.

“您的情欲操纵只能放大对方的某些情绪…我又不会喜欢一只猪,所以您发动能力的条件对我并不会成立”老管家站的笔直,十分称职的站在女孩侧后方,而少女看看着老管家,总觉得很想一拳揍过去.

“可恶!”少女眼看讨不到任何好处,足尖轻点,一闪身出现巷子的墙上,就像一只优雅的猫.“哼,死老头,略略略.”她扮了个鬼脸,又轻轻一跃消失在夜色中…

“哎,如果那位大人知道瑟莉丝小姐出来之后这样的行为,估计会生气的”老管家有些忧愁,虽然少女潜力巨大能力出众,更是角逐色欲之座的最有力人选之一,可毕竟太年轻,不算前身年龄成为血族甚至还不到10年…实在太过年幼,哎…是到了叛逆期吗?随后老管家又想起那位大人,她生气的后果,不由得难得生起了一丝幸灾乐祸的情绪.

“那位大人安排瑟莉丝小姐到‘赤耀’暂避圣庭的人,希望能争取到成长的时间,希望一切顺利…”

夜色中少女蹲在一座路灯上,此时她眼中的红色褪去,竖瞳恢复正常,变为了澄净的天蓝色,她喝了一口可乐,“嘿~这次还得谢谢那位丑叔叔,不是他我还真不知道,原来‘旧政’这些老古董的地盘居然还有和‘神秘’相关的事件,还以为这个国家好像都是普通人类来着…”少女又闭上眼回忆了一下他最感兴趣的线索,“性别更换,五男一女,似乎有着‘色欲’的影子呢”少女自语着,如果真能找到变回男人的契机,她就可以追求大姐头,最后把那绝世的女子压在身下,登上人生巅峰,想到这,她不自觉留下了口水,“旧政”那里…还是人类时的死党就在那,或许应该顺道看看去,算了…还是先去找找那个叫慕颜的丑女人吧…

“哎呀呀,‘旧政’那边基本都是凡人,我过去不是乱杀吗…哈哈哈,想那么多作甚..”

想着自己的无双之路,女孩哼着歌轻盈的身姿融入了茫茫夜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