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杀姬06

作者: Soul1234

第六章

场中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鲁吉环视了一周,众人都是互相张望,人群里本来还有几位陪着自家男人出门看戏的女子,早在黄宝脱裤子的时候就已经掩面逃走了,场外剩下的只有一群大老爷们。此刻就算谁真有什么龙阳之好,也不至于在这般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表露出来,于是众人又看向高台中央,想看这下如何收场,

于是,就在众人看热闹的戏谑眼光中,鲁吉突然伸手,一把将正呆呆站在台下等死的余潇拉到了台上,同时高声喊道“好,这位女贼娃好是一幅菩萨心肠,死到临头了还知道普度众生,施人恩惠,好,好,好”随后他看向了坐在正中的汪大人,老者默不作声地点点头,那名青年官员会意一笑,大声道“汪大人准了,就由这名女犯对那贼人行刑!”

余潇懵了,事情变化太快她都没反应过来,鲁吉倒是没和她多话,只是解开她身上的麻绳束缚,将她一把推到黄宝的身边。本在台上东张西望的黄宝自余潇上了台就一直盯着她,此刻温玉入怀,顿时放声大笑“哈哈哈哈,贱民黄宝,谢过汪大人赏赐”随后一把将余潇抓住,让余潇面对着自己躺下。余潇的翘臀大开,世间无双的美穴正对着黄宝的黑虫。黄宝则是揉搓着余潇丰满的胸脯,用舌头在余潇脸上舔舐,才一会,他的黑虫就坚挺如笋,抵住了余潇的蜜穴口。

“呜呜呜……”余潇哽咽着,各种各样的情绪摧毁着她的神经,消磨着她的意志与思维。此时在众目睽睽上百双眼睛的注视下,要和一个将死之人交配,这已经不能称之为社死了,这将是比死还要恶心人的惩罚!而黄宝能心大到这种情况下还能硬的起来,怕不是淫虫上身,无药可救了。

黄宝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他一手揉搓着余潇的乳头,一手扶稳了自己胯下的黑虫,俯下身子在余潇耳边低声道“请鲁大人务必守诺”

余潇瞪着眼睛望着他,他没有再多话,起身时又恢复了那个色眯眯以致让人觉得恶心的神情。他胯下都尚未完全苏醒的黑虫随着他的动作蠕动起来,却没有插入余潇已经开始略显湿润的小穴,只是在周围随着他身体的动作不断画着圈。他的脸上反倒完全是一副享受甚至渐入佳境的模样,甚至还哼哼出了声。余潇嘴里的圆球好像感觉到了这举动,虽然发生了变化,却并未如之前一样深入,肉棒头在余潇的喉咙口摩挲着,惹得余潇一阵作呕。

台上台下,知道这真相的可能只有余潇和黄宝而已,看到此刻黄宝这一脸痴态,台下的围观群众中又是一阵阵窃窃私语,更有人暗自捶胸顿足羡慕起黄宝来,和那样体态上乘的女子共赴巫山,哪怕马上要死,也是个风流鬼啊,这好事咋让他夺去了?

而站在台边的鲁吉抱着刀,一言不发,只是看着黄宝脸上都渗出了汗水,对着刽子手比划了一个向下的手势。刽子手心领神会,默默来到正卖力耕耘的黄宝身后,举起了长刀。随着黄宝一声舒服至极的呻吟,刽子手手起刀落,寒光从正看着黄宝卖力表演的余潇眼前划过,血柱刹那间喷的余潇满身都是,浓厚的血腥气扑鼻而来,余潇当时就被这强烈的刺激吓得几乎昏厥。倒是鲁吉眼尖手快,看到黄宝一死,几步就窜到余潇旁边,一脚将还在喷血的尸体踢开,将余潇强行拉了起来。

“启禀汪大人,黄宝已经行刑完毕,请问这名女犯如何处置?”鲁吉略微低头看着凉亭中的官员,同时暗暗使着眼色。青年官员

“呵呵呵,这名女犯肯为那贼人行死蝉刑,也算有胆识的豪情女子,更可谓是菩萨心肠,渡人亦渡己。想来成为贼寇并非其本意,许是受人陷害误入歧途。也罢,本官免她一死,如何处置发落,许知县,你自己做主吧”老者微微一笑,看向身边的年轻官员许知县则是立刻起身恭敬行礼,随后冲着鲁吉摆摆手“带下去,此女随后再议”

鲁吉嘿嘿一笑,拉起余潇,也不按规矩捆绑了,直接就往高台下带。余潇怔怔地看着血泊中那具尚还温热的尸体,不知是否应该庆幸自己劫后余生。她踉跄着跟着鲁吉往台下走去去,抬眼便看见又一人往台上走来,而那青年官员也报出了她的名字。

“第九名,南山教教徒,陆小双!”

人群一片安静,不少人还没从刚才的死蝉刑中回过味来,此刻听到南山教这三个字,都是微微错愕。这个帮派在官府口中是为非作歹,打家劫舍,偷鸡摸狗的毛贼。虽然成员的武功在江湖上实在算不得上流,却如在老牛身边嗡嗡作响的牛虻,总给官府找麻烦。几次三番之下也是让官府头疼不已,近年来更是有做大做强的趋势。而在百姓眼里,南山教却绝不是如啸聚山林的草台帮派一般干些杀人越货的勾当,反而总是会有不少贫苦百姓受到南山教的暗中资助。那些自小失去父母,或是家里无力抚养的孩童南山教都会收留过去,不至于让他们流落街头,须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南山教在百姓中的口碑从来也不算差。

此刻,一名南山教教徒就要被当众斩首,更奇特的是此人不阴不阳,不具百姓口中的侠盗气质,倒像是青楼里的女子,带有些许妩媚气息。那一身侮辱性的涂画更是将这点发挥到了极致,看到那对白花花的胸脯随着主人的走动一跳一蹦,真是要把围观的男子心中的馋虫都勾出来了。

余潇惊魂未定,一时间愧意又涌上心头,而不知是该称作路瑶还是路小双的女子在与她擦肩而过时,抬起眼眸冲她笑了笑,毅然向台上走去,自己跪在石墩前,抖开长发露出脸庞,安静地将头放在沾满血污的石墩之上。

全场寂静,青年官员将那名牌递交给汪大人,汪大人沉思片刻,突然开口道“小贼,本官问你,你到底是男是女啊”

“要杀便杀,何须多言”陆瑶身形不动,声音里透着疲惫,却是充满了洒脱。

“你们南山教,不过是小帮派,却屡次让本官治下各州县官府为难,不杀几个教徒本官实难服众。不过本官宽宏大量,见你这般身段,想来许是委身于南山教,并非你本愿,本官给你指条生路,若你愿以女子身份找人与你行那死蝉之刑,本官可以饶你一命,你意下如何?”

此番言语一出,围观百姓顿时哗然一片,今天这刑场可着实有趣,男囚寻女子行死蝉刑虽寥寥无几,却也不算太新鲜,如今却有让“女囚”寻男子行死蝉刑的道理?更别提这“女囚”可还是个带把的,这可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啊。这巡抚汪大人也真是异想天开,到底是菩萨心肠想救人还是蛇蝎心肝想以此羞辱,这就不得而知了。

汪大人捋着胡须,微笑地看着场中跪着的死囚,自己这一出,就是要让南山教从此颜面扫地,死蝉刑本就是用脸面换性命的刑罚,而江湖上哪个帮派不在意面子?这名囚犯死或者不死其实都无所谓,但要是能让一直给官府找不痛快的南山教失了名声,倒也是一桩美事。

“要杀便杀,官府的人,屁话真多”场中传来的声音依旧软绵无力,但汪大人的笑容却凝在脸上,随即变得阴沉起来。路遥已经闭上眼睛,不再多言语,汪大人一番作派在这反应面前倒真像是在画蛇添足了。

“好,好,好,你既要求死,本官也成全你”汪大人的老脸上表情一番变换,终是回到了原本的云淡风轻,他一把拿过墨笔,在名牌上画下一个大圈,随后将名牌狠力掷出。

“斩!”他的声音一时间震住了全场。

刽子手闻言,默不作声地走到陆瑶身后,顺手一振,大刀上的血污便纷纷抖落在地,又闪起令人胆寒的光亮,他看准了陆瑶细腻皮肤下跳动的筋脉,举起了大刀。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一枚飞梭不知从什么地方破空而至,一镖刺穿了刽子手的右手手腕,刽子手正在聚精会神之际遭此变故,一时吃疼,手中大刀脱手坠下,又一镖如影随形,力度更大,直接磕飞了大刀,第三镖则是在刽子手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精准无比地刺穿了他的咽喉。

飞镖太快,时间太急,在全场不明就里的目光中,刽子手怒目圆睁,用一种无可置信的眼神环扫着周围,终是一个仰头,血如泉涌,高大的身形倾斜,栽倒在地。

就在这时,一股若有若无的异香随着一阵怪风席卷而来,瞬间蔓延全场,凡是闻到这异香的男子无不立时血脉贲张,下身坚硬如铁,几欲炸裂。当时就有不少人捂着下身蹲了下去,其余人则是咬着牙苦苦支撑。就连场中的几位官员也是脸色一变,顿感不妙。还是鲁吉反应快,觉察到刽子手已死,又见场内形式有变,立时大呵一声“有古怪!快捂住鼻子!别让人靠近刑场!”他自己则是赶紧从衣袖处撕下一块布捂住口鼻,随后提气凝神,强行压抑自己身体里窜起的一股无名邪火。

但寻常官兵百姓哪里跟得上他的反应,场中多的是青壮年的男子,此时已经有人双目赤红,大吼着脱下自己的裤子,疯狂撸动自己胯下阳物,更有甚者抓住身边的人,不管是男是女,脱下其裤子就想插入其后穴泻火。原本队列整齐的官兵也是东倒西歪,还能坚持的都是大汗淋漓,浑身颤抖,死咬着牙才不至于露出丑态。拿长枪的手都稳不住,哪还有阻挡人群的精力。一些憋红了眼的群众此时已经盯上了余潇,冲破了官兵的封锁,眼中只剩下余潇那具窈窕魅惑的身躯。

鲁吉满头大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他一手捂鼻,一手握刀,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更别提出声提醒了。看见余潇有难,他大踏步冲向余潇,此刻场中已如群魔乱舞,哭喊声吼声此起彼伏,但这与他无关。只要能带走他中意的小娘子,其他人如何丑态百出,如何尸首异处,都与他如浮云。他以家人性命要挟黄宝演了这出好戏,就是为了光明正大带走余潇,即使突遭眼前变故,他依旧没忘自己本来目的。

“都给我让开!”他低吼一声,一拳将一名眼红着扑向他的汉子打翻在地,随即一个铁山靠,撞飞一名自顾自撸着自己下体正入佳境的年轻人。但人群已经蜂拥而至,余潇此刻就是场中最香的香饽饽,鲁吉想在这么多人面前护住她,可算难比登天。癫狂的人群在那愈加浓厚的异香催动下,仿佛不知疼痛,只知交媾的野兽,若是寻常贼寇,鲁吉早就拔刀相向,化身屠夫了,但此时面对的都只是普通百姓,若是动手,虽然自可动用关系摆平事端,但于官府,于自己宗派,可算是要结结实实背上遗臭万年的骂名了。

“可恶啊!”他暗自想着,手上劲道更甚,拳风所至已是免不得伤筋动骨,但他自己也是渐渐不支,气血运转之下,那异香之毒一遍遍催磨着他的神经,他也感觉自己下体炽热难耐,已经快到非要发泄不可的边缘。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高台下飘然而上,一个起落间便落到了台上仍然跪躺着的陆瑶身边,一抹寒光闪过,她身上的绳索尽数断裂,来人将陆瑶抗上肩头,在她耳边轻声道“别怕,我来了”

陆瑶浅笑一下,也不看来人,只是微微点头,跟着抬手向台下遥遥一指。那人心领神会,打了个响指,人群后面便又飘出两道身影,一道落向余潇,几脚就将围在余潇身边已经在她身上动手动脚的几名汉子踢飞,一手挽起余潇,提气就走。鲁吉见此,怒吼一声,也不管身边如何人潮汹涌,一身蛮力暴涨,一步跃起,跨过人群就想拦住两人,却在空中被另一道身影一剑拦下。

“滚!”鲁吉抽刀,也不捂住鼻口了,此刻他的眼中满是红丝,青筋暴涨,已然快被下体的淫欲给逼疯了。那身影却是不急不缓,甫一拦下鲁吉,身形便是急退。鲁吉急追前冲,势大力沉一刀劈下,那人直接借势反跳,又是一个起落,已经落在路边一间酒肆的凉棚顶上。

“告辞了,鲁护法”那人一抱拳,乌黑的面纱下传出一声轻笑,随即几个起落,与先前两人一起消失在了街角。

“可恶啊啊啊啊!”鲁吉又急又气,身上衣服皆被气劲震碎,他却不管不顾,一把抓过身边一名身材瘦削的年轻书生,扯了其衣裳便将自己那早已高高翘起的肉棒狠狠插入其屁穴。那书生哀嚎一声,疼的昏死过去,任由鲁吉在他身上肆意发泄。

那一日,后来有人作诗一首留作纪念,只道是“津州风云动,异香绕指柔,风定雨落时,满地菊花伤”

异世杀姬06》有1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